v22cq火熱小說 帝逆洪荒討論-第一千六百六十六章 世界意志的後手原來是這個!相伴-0dtuq

帝逆洪荒
小說推薦帝逆洪荒
听罢世界树的话语之后,帝辛心中就有数了。
是啊,四纪大世界如今还不是完整的。就算是世界意志,也不能够主导其后续。尤其是这个四纪大世界就要即将完美的时候。此时的四纪大世界是公平的。
他可不管你是世界意志的地盘,还是世界树的地盘。不断诞生的世界本源充斥在世界树的地盘之上。
知道了这些之后,帝辛就知道他与世界意志的碰撞是必须的了。逃都逃不掉。很显然,世界意志不会让世界树恢复元气。因为世界树成长,扎根在四纪大世界之中。他与四纪大世界的真正关系,严格说来要比世界意志还要深。
这个深倒不是说四纪大世界与世界树关系亲近。而是他们的接触之深。
或许这就是世界意志早早算计世界树的原因。要不然的话,世界意志将会没有容身之处。
不过现在说这些都还太早。他们必须要真正度过接下来的难关。
世界意志不会放过他们。
“时刻准备着!”
而在他们对面那六巨大旋涡此时也是显现出来他的本质。
六个巨大的虚影出现在了虚空之中。这六个虚影赫然正是被世界树自爆了的六个开天灵根。
随着一阵阵的旋涡转动,这些虚影正在慢慢的恢复。帝辛可以看到正有无尽的世界本源灌输进他们的身体之中。
这是一个长久性的过程。
或许这个世界意志和世界树一样,也是要借助四纪大世界的后续成长来促进这六个开天灵根。甚至帝辛想到了世界意志也许还会有什么算计助这六个开天灵根更进一步呢。这谁也说不准。
就算是想要争夺这六个开天灵根的所属权。也要让这些开天灵根恢复巅峰。而有这个本事的就只有世界意志了。
、、、、、、
“帝辛,你准备好了么?”
一道轻笑声音传进了帝辛的耳朵。帝辛知道这是世界意志出招了。很是自傲的世界意志,居然还打了一个招呼。
随即只见有四道光影出现在了虚空之中。这四个光影帝辛很熟悉。却正是所属大商黄中李,金苹果树,五叶松针树,扶桑树的四灵。
是的。他们的一切除了身体之外全部都在世界意志手中。且被他牢牢地掌控着。
就像是现在,四个光影呈现出来了又一个巨大的树影。
他们分布四方,和帝辛摆布出来的阵势一样。四个树影联系在了一起。
“给我回来!”
如同招魂一样。从这四个光影身上传来了一阵阵可怕的吸引之力。
这突兀的一幕太让人意外了。
黄中李,金苹果树,五叶松针树,扶桑树如今的本体居然产生了摆动。
“镇!”
那可怕的吸引之力差点让四个开天灵根没有把持住。被吸引了去。简直太可怕了。对面的四个光影就像是四个巨大的磁铁一样,时时刻刻,分分秒秒在吸引着黄中李他们的本体。
“这四个光影的效果被强化了。”
看到了这一幕之后,帝辛第一时间就是看出了虚实。也是,如果帝辛没有让他们入驻新的真灵。或许他们在一瞬间就被世界意志给夺回了所属权。毕竟世界意志手中的光影原本就是他们。严格说起来,帝辛所注入的真灵才是真正的后来者。更别说这世界意志还施展手段让这四个光影更加强大了。
这是开天灵根的争夺之战。
帝辛倒是想要出手。可是现在,帝辛却很憋屈。他根本就找不到对手。世界意志隐藏在背后,借助着天时地利,根本就不露面。可实际上,他又是无处不在。
帝辛知道,世界意志肯定牢牢锁定着他。
如果他出手,世界意志必定也会出手。如今的他们两个,就是两个看客。就是两个幕后大手。他们就是最后的裁判。
世界意志手中的棋子就是剩余的六大开天灵根以及手中所拥有的光影。而帝辛手中的棋子就是世界树以及四大开天灵根。
如同棋盘一样,他们两个就是坐镇最后的帅和将。他们要打出手中的牌面。
世界树毕竟是四纪大世界之子。他真正爆发起来,那也是很可怕的。就像是现在世界树闪烁着璀璨的光芒。一股属于他的意志笼罩住了黄中李,金苹果树,五叶松针树,扶桑树。
如果可以的话,世界树应该能称之为这十大开天灵根的老母。
更何况这四大开天灵根身体之中也是有着四灵存在。因此,在关键时候,搬回了一局。
对面的四个光影绽放出来了无量光芒。有无尽的吸引之力传出。而大商之处,世界树也是爆发出来了璀璨的星河光芒,与黄中李,金苹果树,五叶松针树,扶桑树连为一体。
双方在对峙着。
世界意志想要夺回四大开天灵根的身体。帝辛也想要拿回此时被世界意志控制着的四大光影。帝辛有直觉,拿回这些光影,四大开天灵根的路子会走的更远。他们的实力也会更进一步。
现在就看谁的手段更厉害了。
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
虚空被双方的吸引之力给拉扯的不断发出撕裂之音。甚至是一道道巨大的裂缝出现在了这里。
如果有人出现在这里的话,恐怕第一时间就会被撕裂成为虚无。这里的拉扯之力太巨大了。整个四纪大世界像是被分为了两半。一半白,一半黑。
“这该死的世界意志,该死的帝辛!”
好不容易存活下来的势力,如玉皇大帝,如乾元子他们又是在咒骂了起来。
双方这争锋搅动了整个四纪大世界。
要不是他们坐镇其中,且动用大手段,他们各自的势力都要被拉扯进这些裂缝之中去了。不用想。肯定没有好下场。
就算是现在,他们也是在竭尽全力的维持着属于他们的地域。
这连番的战斗虽然不是他们的斗争,可是他们付出的代价一点也不小。这和他们亲自动手也没有什么区别了。
他们的底蕴,他们的手段全部被逼了出来。
这就是他们恼怒的由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