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xvxz火熱連載都市小说 在港綜成爲傳說 愛下-第二百六十八章 空手道斷水流看書-1bsle

Home / 科幻小說 / 9xvxz火熱連載都市小说 在港綜成爲傳說 愛下-第二百六十八章 空手道斷水流看書-1bsle

在港綜成爲傳說
小說推薦在港綜成爲傳說在港综成为传说
柯南对铃木园子的魅力有着迷之自信,坚定认为没人会喜欢上园子,即便有,也是图谋不轨,比如杀人犯、绑匪什么的。
这让廖文杰十分无语,在他看来,铃木园子各方面条件都不差,单是铃木家继承人的身份,就足以让无数人趋之若鹜,真要说有什么不好,大概是长了一张嘴。
至于花痴……
呵呵,谁还不是个老色批呢!
远的不说,就拿他们这张桌子来举例,除了毛利兰有待商榷,剩下的一个都跑不了。
“园子,偷偷告诉你一件事。”
廖文杰单手撑着餐桌,另一手抓住柯南的衣领,小声道:“柜台的店员一直在偷瞄我们这桌,尤其对你时刻关注,我怀疑他可能喜欢上你了。”
噗———
园子闻言喷面,直接糊了柯南一脸。
柯南:“……”
我是谁,我在哪,我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看书福利】送你一个现金红包!关注vx公众【书友大本营】即可领取!
廖文杰放下柯南,感慨头大就是好用,拿起桌边的湿巾拍在其脑门上,训斥道:“说了多少次,吃饭的时候不要到处乱跑,还好园子在吃面,吃辣椒酱你就惨了。”
柯南:“……”
“来,先把脸擦干净,然后喝杯水压压惊。”廖文杰到了一杯老白干,推在柯南面前。
叶天鸿 风天雷
柯南:“……”
喝是不可能喝的,他看得很清楚,酒精度数75%的老白干,深知这玩意儿体验感极差,一般人根本无福消受。
别问柯南为什么会知道,这次和夏威夷无关,他在霓虹喝过,还不止一次。
第一次是意外,那天他刚好感冒,又刚好遇到了大阪的服部平……黑鸡,喝下老白干,身体还原成十七岁的高中生。
好东西,喝了就能变大!
因为这次发现,柯南对老白干无比上心,之后又尝试了几次,只是效果不怎么理想。
变大是变大了,但不是身体变大,而是头大,整整三天宿醉,走路时脚不沾地,看什么都带重影。
“文杰哥,你没开玩笑吧?”
铃木园子抓起湿巾擦嘴,小心翼翼朝店员看去,入眼是个正在忙碌的背影,并没有廖文杰所说的时刻关注。
她撇撇嘴,认为廖文杰在拿她寻开心,只顾低头吃面,再没关注过店员的情况。
四人饱腹,休息片刻离开面馆,店员望着夕阳下四人离去的背影,抬手推了推眼镜。
没看错的话,四人前往的方向是山顶,他也清楚听到毛利兰想拍摄几组日落黄昏时的风景照。
想到这,店员默默解下围裙,保持一段距离随后。
没别的意思,听说最近有活跃的变态杀人犯,而受害人的特征都统一为茶色头发。
四人里,铃木园子刚好是这个发色,极有可能会遭遇袭击。
另外,恕他直言,廖文杰油头粉面,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东西,两个女孩在山顶被廖文杰袭击的可能性更大。
他不跟着,难道指望同行的小鬼见义勇为?
别闹了,那小鬼看起来就傻乎乎的。
……
夕阳落幕,山林小路瞬间黑漆漆一片,柯南打着手电筒在前方带路,中间是抱团而走的铃木园子和毛利兰,最后才是廖文杰。
之所以保持这个队形,是因为太阳下山的时候,廖文杰讲了一个关于女厕的夜间小故事,提神醒脑,无益睡眠的那种。
总之,听完这个小故事,两个女孩觉得山里到处都有人。
柯南无所谓,坚定的唯物主义者,不相信世界上有鬼,有也可以用科学来解释。
“刚刚说了女厕的小故事,我又突然想起来电梯里也不太平,而且还是我亲身经历的事件……”
见铃木园子和毛利兰边走边抖,廖文杰阴仄仄一笑:“那是一个闷热的晚上,朋友帮我搬到新家,我们两个共乘一座电梯,他因为电梯通风坏了,热得满头大汗,我却一点闷热的感觉都没有,后颈凉飕飕的,甚至还直打喷嚏,你们知道为什么吗?”
“不,不知道。”
毛利兰哆哆嗦嗦说完,铃木园子跟着补上一句:“可以了,我们不知道,也不想知道。”
恐怖故事就是这样,明明心里怕得要死,但就是想听,就是想知道后面发生了什么。
“嘿嘿嘿,我当时也觉得奇怪,直到我看向电梯墙壁上的反光才明白,原来是因为有个女鬼站在我身后,还把双手搭在了我肩膀上……”
廖文杰上前两步,双手搭在铃木园子和毛利兰肩上,阴森道:“就像是这样,在我身后吹冷气。”
“呀呀呀————”x2
尖叫声冲破云霄,柯南双手堵住耳朵,面无表情瞪着死鱼眼。
好事,只要廖文杰不折腾他,爱干啥干啥。
簌簌!
树林里传来异动,一个矫健的身影踩踏树干,几个闪烁过后,敏捷冲到山道前。
是面馆的店员,他大手一挥,指着廖文杰说道:“禽兽,放开那两个女孩。”
“不,无论怎么看,该被放开的人都是我才对。”
廖文杰无语出声,他的恐怖故事吓到了铃木园子和毛利兰,但因为店员一身白衣,在黑暗中飘着走路,直接把两女吓得躲在了他身后,还一人一边,死死抓住了他的胳膊。
“……”
店员一时语噎,貌似还真是这么回事。
“我认识你,你是之前面馆里的人,说,为什么跟踪我们?”
柯南抬手怼上手电筒,皱眉道:“最近发生了袭击茶发女性的案件,是不是和你有关?”
“没有,我只是路过,听到尖叫声才过来看看。”店员急忙摆手,强调自己的路人身份。
“柯南,不要胡说八道,他只是垂涎园子的美色,故而一路尾随,普通的尾行痴汉行为,杀人犯什么的太夸张了。”廖文杰好心解释,并为其送上助攻。
“啊,我不是,我没有,我不是变态!”店员手忙脚乱解释,实锤了痴汉行为。
“不可能!”
柯南摇头,信誓旦旦道:“文杰哥哥,你太天真了,园子姐姐哪来的美色,我看他分明就是……”
四大美女杠上四大校草
嘭!!!
铃木园子牙齿咬得咯咯响,气到面容狰狞:“臭小鬼,什么叫‘园子姐姐哪来的美色’,今天不把话说清楚,我就杀了你。”
待铃木园子话音落下,廖文杰眉头紧皱,鼻子略微抖了一抖,健步冲向路边山林。
“那边的痴汉,照顾他们三个……”
“哈!?”
店员正疑惑着,突然身躯一颤,面露不可思议的狂喜,大步朝廖文杰追赶过去。
“怎么回事,一个两个的,都在发什么神经?”
柯南抱怨一声,冷不丁想起什么,上次见廖文杰跑得比奥运会金牌还快,是在富泽哲治被袭击的时候。
他不做多想,丢下手电筒给毛利兰,打开手表照明,跑向廖文杰消失的方向。
“柯,柯南。”
一边是远去的同伴,一边是黑漆漆的山林,不时有乌鸦或者猫头鹰之类的叫声,毛利兰果断扛起脚软的铃木园子追了上去。
说来有些难以启齿,虽然她可以一拳打死一个工藤新一,但她胆子很小,最怕的就是鬼。
……
密林深处的空地,一处极其适合情侣幽会的位置,廖文杰在树下发现了一名衣衫褴褛的茶发女子。
腹部被利器刺穿,血流不止。
他快步上前,并指按在其脖颈,尚有一丝脉搏,还能抢救一下。
廖文杰撩起女子的上衣,掌心压着一团水雾,以春风化雨的道术为其疗伤。
树上,一个黑影潜伏冒着,双目凶光毕露,找准机会一跃而下,双手紧握匕首朝廖文杰背后扎去。
“小心头上!”
店员一声大喝,快步从密林中冲出,凌空一个飞踢,在黑影即将刺中廖文杰的前一秒,狠狠踢在了黑影握刀的肩膀上。
仙动
黑影翻滚落地,手臂颤动无法抬起,换手持刀,和店员对峙起来。
“不错嘛,身板挺结实,这样的话,我就不怕太用力把你打死了。”店员冷冷一笑,捏着拳头走了上去。
接下来……
怎么说呢,一边倒的场面,就好比在成龙面前放了一把椅子。
想怎么耍就怎么耍,要不是怕折腾散架,还能加大力度。
十来秒过后,黑影满心欢心晕倒,庆幸对方终于玩够了,廖文杰这边,也收手停下治疗,顺便将女子的上衣拉回原位。
“她没事吧?”
“还好,运气不错,已经脱离了生命危险。”廖文杰从口袋中摸出手帕,擦了擦手上的水渍。
“这么远的距离都被你闻到了血腥味,你不是普通人!”
店员舔了舔嘴唇,兴奋不已:“能够在我之前先一步察觉,且速度快得像风一样,不论是感知还是身法,你都超过了正常人应有的极限,如果我没猜错,你不是霓虹本地人。”
言下之意,霓虹这边能打的,他都打过。
“是啊,我来自港岛。”
“原来如此,说来真是太巧了,我大师兄也是港岛人。”
店员摘下自己的黑框眼镜,双眸在清冷的月光下,映照出火焰一般的熊熊战意。
“大师兄……”
廖文杰眉头一挑,将手帕塞进口袋,而后脱掉外套扔在一旁:“我叫廖文杰,还未请教阁下的身份。”
“失礼了!”
店员躬身弯腰,重新摆开格斗架势,兴奋地五指握拳捏响:“空手道·断水流——京极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