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m1ri精华都市小说 快穿之男神又蘇又甜 公子糖糖-第143章:佛子大人,請留步(21)讀書-sg1qf

Home / 現言小說 / zm1ri精华都市小说 快穿之男神又蘇又甜 公子糖糖-第143章:佛子大人,請留步(21)讀書-sg1qf

快穿之男神又蘇又甜
小說推薦快穿之男神又蘇又甜快穿之男神又苏又甜
唐果笑了笑,颔首道:“这是自然,他们虽然贫寒,但是心地不错,在霍雁晚死后凑钱买了纸货给她烧了些,这看起来都是些小事,但有些鬼神却会记着,在关键时候庇佑着他们。”
饶尹和宋烨梁都是聪明人,两人对视了一眼,就明白唐果话中的意思。
村子里作妖的鬼祟,与李家有关,且极有可能是霍雁晚。
可是村子里其他人并没有得罪过霍雁晚,为何她要闹得元齐村鸡犬不宁?
宋烨梁想不透这点,饶尹大概是猜到了些什么,但她什么都没说。
唐果想了想,又问道:“我听说李大公子去年元宵前后也死了。”
宋夫人点头说道:“确实,不止是李大公子,李家那位一直没嫁出去的二姑娘也死了。”
宋烨梁端着杯子低头呷了口茶水,没再开口说话,他大多数时间都在镇上或是县里读书,关于元齐村的事知之甚少,多是从他娘和家中下人那里听来的,而且他并非官员,插手不得这些牵扯人命的案子,与李家关系又不好,所以一直都不会刻意去打听李家那些腌臜事。
“李家大公子具体是怎么死的,你知道吗?”唐果问。
宋夫人思考了片刻,徐徐讲解道:“我也只是听说,刚开始发现李家大公子尸体的时候,村里人传是自缢,还有人说李大公子思念霍雁晚,悔不当初,最后才自杀的。”
不过宋夫人显然对这种说法嗤之以鼻,半个字都没信。
“李和书肯定不会为霍雁晚自杀,他那种人最是惜命,有钱有闲,又怎么会舍弃这一切去找死,再说他那窝囊的样子,估计怕死了会被霍雁晚给撕了。”宋夫人摇头说道。
……
唐果指尖压着杯沿,低低笑了一下,眉梢眼尾带上了几分轻嘲。
李和书自杀还是他杀,她现在还不确定。
至于霍雁晚有没有把李和书的魂魄给撕了,她却能明确给出答案。
肯定是没有!
因为霍雁晚把李和书的魂魄给吞了。
不仅仅是李和书的魂魄,还有好几只鬼的魂魄,都被她给吃了。
霍雁晚的胃口不是一般的大,短短一年多的时间,就吃了近十只鬼,也不怕自己魂体受不住。
毕竟只有神魂强大,才会不为其他体内其他魂体所影响,所以不够强大,很容易被夺取魂体的控制权,最终成为其他魂魄的养分。
……
爱情小说死亡事件
宋夫人自顾自地说道:“不过后来衙门派了仵作来验尸,说是李和书先是被人用衣裳盖住脖子和脸,用手掐死的,之后才被人吊在了树上,属于他杀。”
“不过这事传出来后,村里很多人都说他是被鬼杀的,有人说是被李家这些年迫害死的冤魂,也有人说是霍雁晚,但是李家毕竟是元齐村大户,村里的人也不敢和他们对着干,有些人更是想靠着他们赚钱,所以这风声慢慢就被压下去了,很多人对此事都三缄其口,即使说也多是说李和书浪子回头,过度思念亡妻,最后抑郁自杀而亡。”
唐果:“……”
这还是个小村子,就活得那么势利,真是让人开了眼界。
宋夫人皱眉道:“其实李家二小姐死的也蹊跷,掉进了池塘里淹死的,可是把尸体捞上来的时候,大家才发现池塘里的水还没她人高,可就是被活生生淹死了,而且根本没人听到半分动静儿。”
唐果将杯中温热的茶水一饮而尽,起身道:“多谢宋夫人和宋公子告知这些事,我打算先去村尾那三户人家问问,然后去看看霍姑娘的墓。”
宋夫人看着唐果谈笑风生的模样,心头直跳,又瞟了眼外面已经漆黑的天色,惴惴不安道:“唐姑娘,现在实在是太晚了,要不等明天天亮再出门吧,村子里本来就闹鬼,也就我们宅子安全点,你出去若是有个什么三长两短……”
唐果笑意温和,安抚道:“宋夫人不必着急,我敢出去自是有所依仗,不会有事。”
饶尹点了点头,扶着宋夫人的胳膊,劝说道:“娘,你别担心,唐姑娘非常厉害,就算是青山派的那几位联手,也打不过她的,村子里这些闹人的鬼祟之余她而言,不过是些上不得台面的喽啰。”
唐果哑然失笑,看着饶尹生动的模样,诚恳地点了点头:“饶姑娘说的对,我的确不惧这些小东西。”
饶尹面色微红,扭头道:“不过你还是吃些东西再出门吧,都忙了一下午了。”
唐果想了想,点点头道:“也可,那我去叫常清。”
……
常清被扔在宋家的院子里,她傍晚的时候出去得急,所以没顾得上小和尚,玄尘估计是尾随她去的,也没来得及交代,所以常清就一个人蹲在院子的台阶上,看看天,看看地,看看土里的蚂蚁,又瞅瞅门柱上的楹联,花圃里栽种的花树和绿植,浑身上下都透着两个字——无聊!
唐果走回厢房的院子时,常清猛然站起,委屈巴巴地看着她,问道:“唐姐姐,你们都不带我出去。”
唐果脚步轻盈,很快便走到他面前,伸手揉了揉他的小光头:“有急事。”
“什么急事?”常清好奇地问道,问完他又觉得不对劲,伸长脖子往她身后看,追问道,“小师叔呢?小师叔怎么没跟你一起回来?”
“哦,他应该还在李家,今晚也不知会不会回来。”唐果不在意地答道。
常清瞪圆了眼睛,气哄哄地说道:“唐姐姐,我家小师叔被你带出去,你总该让他囫囵个地回来吧?村子里如今万分危险,你还把小师叔丢在别人家,万一出了事儿,师祖肯定要罚我去净坛苦修三百年……”
“你这话就说得很有问题了,什么叫你小师叔是我带出门的,我可没逼着他跟我一起,是他自己尾随我出去,更是他自己决定要在李家待着,他都一百多岁的人了,难道还是个宝宝,需要别人替他做决定?”唐果伸手点着常清的脑门,不满地驳斥道,“再说,他是你佛门圣子,就算全村的人都被厉鬼弄疯了,他也不会出什么大事,顶多也就受点伤……”
十二星灵 吴启凡
常清踮起脚尖,震惊道:“受伤?”
唐果不满道:“受伤怎么了?你们出门在外修行,受点伤不是家常便饭,难不成你们还想一路顺风顺水?真那么能,你们怎么不给天道当爸爸呢?”
我就是大德鲁伊
常清被怼得一脸懵逼,唐果怼完人后神清气爽,单手拎着常清的后襟,将小和尚提溜着转瞬消失在小院内。
被当小鸡崽拎着的常清:“……”
鬼王这么可怕的吗???
不仅战斗力惊人,连嘴炮技能都是点满的?
……
吃完饭后,唐果又悄无声息地消失了。
宋夫人望着空荡荡的位置,想了想神出鬼没的唐果,扭头看向饶尹:“尹尹啊,那位唐姑娘究竟是何人,你清楚吗?”
饶尹叼着鸡腿愣了两秒,然后点了点头,将嘴里的鸡肉咽进肚子里,她才开口回答宋夫人的问题。
“唐姑娘是这世上顶顶厉害的大人物,玄门中关于她的传说比较多,我以前听青山派的弟子说过,她好像与青山派开山的师祖关系不错,这么算来她应该有上年岁了。这年龄放在修真界里也是十分罕见的,能活到她这个年岁的,不管是人是妖还是鬼怪,都是实力极为强悍的存在。”
宋夫人端着碗,拿着漆木筷,震惊地长大了嘴。
就连宋烨梁都十分意外,他知道那位唐姑娘来历不凡,但万万想不到会是这般……惊人。
“那你怎么和她这种大人物认识的?”宋夫人问道。
饶尹有些为难,支支吾吾不知该如何回答,她组织了一下语言,说道:“唐姑娘平时都是孤身一人在人间行走,没到一个地方她都会查探是否有修为较高的厉鬼,若是合她眼缘,她会将厉鬼收到麾下,送回她所在的城池干活,那些厉鬼一旦答应进入她的城池,便不再受神明和地府管辖,但是也不能再踏出她的城池一步,否则便会由她亲自诛灭。”
“这些我也都是听说,但是没有真正见过,我和唐姑娘也是在路上遇见的,她为人极有底线和准则,我也十分喜欢她。”
宋夫人震惊了。
宋烨梁看向低头刨饭的常清,搭话道:“常清小师父,那位唐姑娘可是如尹尹所说?”
常清心里腹诽:鬼王大人那是十分有底线和准则的鬼吗?这饶姑娘怕是加了一千倍滤镜吧?
但是他不可能去诋毁对方,若是让小师叔知道他乱说话,肯定又要挨训。
所以常清飞快地点了点脑袋,一双黑亮的眼睛真诚地看着他们:“唐姐姐很厉害很厉害。”
“就算是我们佛宗最厉害的人来了,估计也只能和她打个平手。”
但宋烨梁却觉得这位唐姑娘的身份有些诡异。
按照饶尹说的那样,能带走作恶多端的厉鬼,还能庇护其脱离神明和地府管辖,那得是多大的权力?
而且还能驱使厉鬼为己所用……
总感觉听起来不太像正道人士的做法?
……
常清若是知道他在想什么,肯定要给他点个赞。
终于有志同道合的人了。
麟磬城鬼王当然不是什么善茬,她所表现出来的善意,也都是不在触及鬼王利益的前提上。
像之前德裕镇那红衣厉鬼,明明要去害人,偏偏鬼王大人还阻止他们除鬼,甚至还要助纣为孽……
可惜,他师叔跟猪油蒙了心一样,竟然真的听从对方的话,离开了德裕镇,逃了上官家下的单子。
可以预见,他们普陀寺日后除妖的声名必会受到影响!
风评被害,全赖鬼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