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fx4t妙趣橫生都市异能 不敗天王 愛下-第四百一十五章 十三年後,天王重返上京熱推-07ej1

Home / 都市小說 / cfx4t妙趣橫生都市异能 不敗天王 愛下-第四百一十五章 十三年後,天王重返上京熱推-07ej1

不敗天王
小說推薦不敗天王
证据确凿,徐天成哭喊着还想抵赖。
但是,林轩根本就不为所动。
这些,本就都是给徐禹看的。
让徐禹知道,确确实实,他最宠爱的孙子对他下了毒手。
这种打击,就是他徐禹这些年来对徐静不公待遇,种种苛责逼迫的报复。
林轩大度,但徐静却是他的逆鳞。
谁都不能触碰,即使是徐家血亲,也不行!
这种报复,此前不是不报,时候未到而已。
现在,就正是时候。
徐禹身为徐静的爷爷,林轩自然不能把他怎么样。
但是,让他遭受到最沉重的打击,这种来自这种最亲近的人的背叛跟暗算,这种亲情上的撕裂,才是最痛苦的。
即使徐禹这样的老江湖,也不能幸免。
今朝君漠漓 輕羅小扇
徐禹始终没有说一句话,没有为徐天成说话。
也许是死心了。
也许是知道,林轩做事,一贯如雷霆轰顶。
不出手则已,一出手,便不给人任何退路。
当日田家十一口人的遭遇,还历然在目。
遗失的五官
既然林轩是杀鸡给他看,他就只能看着。
“徐天成的罪行,调查清楚。”
“一切,都依法办事,量刑不增不减。”
林轩交代陈屠狗这一幕,被两个教授跟徐天成看在眼里。
爆宠毒妃王爷请接招
两个医学界的大咖,都惊呆了。
他们知道陈屠狗的身份显赫,在战区身居高位,是将军。
但是没想到,这位将军,竟然要听从这样一个低调青年的吩咐。
这是什么情况?
陈国胜暗自庆幸,自己没有怠慢徐禹这个破落的二线家族家长。
谁能想到,他家的一个上门女婿,竟然有这么大的来头?
而徐天成现在彻底明白了。
原来,不是林轩借助陈屠狗的名号,动用陈屠狗这个“战友”的人情。
他根本就是陈屠狗的上司。
对付小国师,对付林陆,出面的是陈屠狗,是缉巡司,但幕后的主使,都是林轩。
他这一年来的蝇营狗苟,完全都是没有意义的。
只需要抱住林轩的大腿,凭着他的心机,就会一切应有尽有。
但是,因为跟徐静竞争,他却选择了站在林轩的对立面,终于身败名裂,一无所获,一无所有。
“原谅我,徐静,林轩,我是你们的堂哥啊……”
“爷爷,爷爷,您要相信我,我是您最疼爱的孙子啊……”
“我再怎么不对,也是您的骨肉,是徐家的一脉单传啊……”
四季錦 明月珰
徐天成哀嚎着,被两个缉巡员拖了下去。
等待他的,将是无情的审判。
对徐禹的投毒,谋杀;强拆猫耳古城时候的故意伤害罪……
徐天成也算是罪行累累了。
徐静捂着嘴,百感交集。
徐家,只是一个二线家族,竟然也有这般的龌龊事。
她低声问林轩,“是不是那些豪门望族,这些糟心事更多啊?”
林轩很想告诉她,是的,更多,更狗血,更匪夷所思,更骇人听闻。
但是,所有的感怀都只化成一句:“以后我们的家,永远不会有这种糟心事的。”
徐禹听了这句话,老泪纵横,低语道:“小静,我对不起你,对不起你们家啊……”
林轩转头看向徐禹,温声说道:“爷爷,您老身为徐氏集团董事长,经商多年,历经风浪,徐静虽然创下一番大局面,但经验上还是有所欠缺,希望爷爷您能……”
听到这里,徐禹眼睛一亮。
“希望爷爷您能当个智囊,在幕后为徐静公司把把脉,查缺补漏。”
但是,林轩后面的话马上让他眼神又黯淡下去。
大家一起奋斗
是啊,徐静的公司,怎么可能让他一个老家伙来执掌呢?
能让他给出谋划策,参与进来,发挥一下余热,就已经不错了。
转念一想,徐静现在的徐氏集团,可是掌控百亿以上两个大项目的庞然大物。
在云州,绝对是仅在巨龙之下的大财团,大企业。
局中迷雾
租個女人來結婚:代班新娘 憐香小荷
现在的云州首富赵天翰,跟徐静一比,已经是黯然失色,在财富的差距上,越拉越大了。
他徐禹能指导这样的大企业,还有什么不满足呢?
徐禹刚刚被徐天成打击,一下苍老几岁。
喪屍追擊
现在,听了林轩的提议,又精神焕发了起来。
他故作沉吟:“这……”
徐静也说道:“爷爷,你也来么。”
他马上应诺道:“好,爷爷我就勉为其难。”
对此,林轩只是笑笑。
家有一老,未必是宝,也可能是草。
对于林轩来说,徐禹即使不尽心,也无所谓,本就是废物利用而已。
而且,徐禹的心思,林轩早就摸得一清二楚。
徐禹不会不尽心尽力的。
他一定会竭尽所能,帮徐静壮大公司,显示自己的存在感,以及必要性。
然后,他才会琢磨怎么拉动徐氏家族,从中获得地位。
甚至,还可能想办法给徐天成减刑,让他出来给徐家传宗接代。
这些,林轩都不在意。
只要你改过,肯帮徐静。
因为,林轩近日就要先离开云州,前往上京了。
因为母亲跟妹妹的失踪,林轩不能再耽搁了。
所以,云州的后事,他要交代清楚。
毕竟,北领天王打过没有准备的仗,但更多是有备之仗。
即使对手弱鸡,杀鸡用了牛刀。
……
三天后,上京机场。
林轩跟陈屠狗两人下了飞机。
这一次,因为是国内航行,并没有战机护航。
林轩特意要求低调。
“天王,您是上京人,对上京应该不陌生吧?”
陈屠狗对上京自然不陌生,但在他的记忆里,林轩还是第一次来上京。
以往的几次受衔,加封,天王都是人在北领或者云州,没有来过上京觐见。
但是,他隐约知道,林轩是上京人。
“屠狗,我离开上京,已经十三年了。”
“我们一家,刚被逐出上京的时候,我满是悲愤,委屈。”
“那些年,我时时刻刻都在幻想,莫欺少年穷,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终有一天,我会风风光光的回到上京的。”
“到那时候,我定会让上京震动,让林家后悔。”
陈屠狗感受到天王那种近乡情怯的莫名情绪,他低声说道:“天王大人,您可以风光回来,不用这么低调的。”
“上京林家虽然名门望族,财势雄厚,但天王驾临,是龙是虎,也只能蜷着盘着。”
經年成傷
林轩笑道:“不,我携着北领天王横扫六合之势回转上京,固然扬眉吐气。”
“但是,那样一来,林家就不敢妄动了,我也就没有了出手的理由。”
“十三年了,十三在西方,是个不吉利的数字。”
“我要把这个不吉利,送给林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