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熱小說 我的細胞監獄笔趣-第一千九百九十三章 源池熱推

我的細胞監獄
小說推薦我的細胞監獄我的细胞监狱
着实很不对劲,
既没有验证身份,
甚至连口头都没有核实一下,
便直接领着两人前往最深处被,被称为【源窟】的区域,参与所谓的「成王宴」。
更别说,
同行的W.沃尔特还是一位纯粹的‘外人’,具备最高位的实力水准……如果沃尔特真有敌意,完全可能对这里造成大规模的破坏。
“难不成,所谓邀请我们参宴,并非以客人的身份,而是作为餐宴的食物?”
韩东去过各种不同的异魔区域,类似于深渊派对,自然见过各种套路,对当前的情况已有所猜测。
于是,韩东移步来到臃肿的驾驶员脑袋侧旁。
“请问,像这么重要的【宴会】,难道不需要核验我们或是其它外来者的身份吗?”
电影世界大盗
驾驶员一边吮吸着连接至肉球表面的吸管,一边慢吞吞地解释着:
“在你们贴近星球时就已经核验过了,在你的身上残留有基特的‘错误因子’,只要是与基特大人有过接触的个体,都会携带这样的因子且持续存在整整十年以上。
根据我们的识别,
携带在你身上的因子量远超平均值整整十倍还要多,说明你与基特存在十分‘亲密’的关系,完全具备参与宴会的资格。”
“原来如此!”
这样的解释让韩东豁然开朗,至少将自己做出的假设性危险全部排除。
这也是多亏于曾经在伦敦游戏期间,
韩东无视着莎莉的警告,亲自前往城外接待「第九原质-基特」。
对于基特的错乱本质以及潜在的不稳定性与危险性,韩东一点也不介意……因为,在初次见面时,韩东就能感受到基特性格间所具备的一种天真与善意。
因此,
韩东打心底将基特视作朋友,甚至为他制作辅助拟人化的「食尸鬼外皮」。
……
当然,
就算是真的以宾客身份参与所谓的「成王宴」,依旧需要有所戒备。
像这种绝对错误的区域,或许连‘善意’也是错乱的。
韩东继续询问驾驶员头颅:“能不能带我们先去见基特?我希望能当面恭喜他。”
“距离宴会开启虽还有十几个小时,
你们作为贵宾可以在【源窟】的公共区域自由活动,但基特大人正处于特殊的‘聚合’阶段,想要见他的话必须得到吾主的直接许可。
需要让我带你们直接前往吾主所在的【源池】吗?”
沃尔特先生立马传音:『尼古拉斯,既然我们选择来到这里,必然需要见一见统御这里的最高存在,提前一些也没关系。』
韩东深吸一口气后,点头给出回答:
“好的,麻烦你了。”
这里驾驶员口中所谓的【吾主】,自然代指基特的‘生父’,
亦即是世间错乱、污秽与可憎之物的根源,
一切不净者的源头,让整个S-01异魔群体皆感到不适、危险甚至忌惮的至高存在……
无论是包裹于禁区的混沌浓雾,
或是漂浮于外围的监视者行星,
或是来自于遥远虚空间的凝视,
一切监控的主要目标,正是这位本不应该存在于世间的【邪魔之祖】,
由于某种不可抗拒的原因,邪魔之祖同样占据着S-01一席王位,属于最特别的「终主」。
祂不享有任何旧王相关的权限,且永生永世被禁锢于邪魔外域,不得因任何原因离开半步……祂自身似乎也愿意被禁锢于其中,无数纪元都没有过主动闹事的经历,十分安静地待在其中。
就连S-01间各种旧王的集会,也尽可能绕过关于祂的任何话题。
仅有讨论关于「不净者」的话题时,才会小心翼翼聊起关于祂的一些情况,但也不会聊得太深,以免在言语层面沾上错乱之物。
终主间也都不愿插手与祂相关的事情,谁都不愿惹得一身臭,一旦染上至少需要清洗数个月才能将身体间的污秽全部洗净。
『这位存在必然是上位者间最难交涉的一位,甚至无法正常交涉的一位……接下来的见面一定要小心,任何一句话语出错,我与沃尔特前辈都将遭受前所未有的危险。
甚至危险程度,可能比面对古德曼时还要高出一截。』
当肉球的下行速度开始减缓,即将抵达源窟的最深处时,
韩东的额头、后背、掌心均开始溢出汗水。
就连一旁的W.沃尔特也不自觉地屏息凝神,本能间产生出一种如临大敌的感觉,拿出随身携带化妆盒开始补妆,调整着体内的黑涡频率与数量。
嗡!肉球驶停,表面裂出一条开口。
展现于两人眼前的是一处类似于山谷的肉壁狭缝。
嘎叽嘎叽~
不断蠕动的肉壁间持续不断地流出最为浓郁的「恶液」,呈灰色,却与韩东的灰色截然不同,属于污秽的集合体,憎恶杂质的根本。
大量恶液形成一条溪流,流往冗长肉缝的最深处。
“鉴于你与基特大人间的特别关系,吾主愿意见你们一面……沿着这条「不净者大道」一直走到尽头,就能抵达吾主所在的【源池】。
切忌在这里使用任何飞行、传送能力。
一定要踏着恶液前行,完成沐浴仪式,这是与吾主见面最基本的礼仪……最好是能将你们的防御性能力全部卸去。
最真切地去感受恶液的直接沐浴。”
“知道了。”
沃尔特是不可能让肉体接触这等恶液的,
他刚不久才剔除深海诅咒,可不想染上更麻烦的污染。
将黑涡收敛到最小范围,看似踩进恶液间,实际这些恶液都遭到漩涡的分流,没有与他直接接触。
而韩东就不同了。
他的做法,甚至让肉球间驾驶员都瞪大眼睛。
沃尔特也完全没法理解韩东正在做出的疯狂举动。
韩东不仅将自适应领域与各项能力全部收敛起来,
更是脱去身体穿戴的一切衣物,直接将自身的肉体踏进恶液间。
用肉体与灵魂去感受着最为纯粹的错乱流质,
任凭恶液附满身体,甚至是沿着毛孔钻入体内,韩东都毫不在乎。
全程没有任何的停步,
以最虔诚的眼神凝望前方,走完这条不净者大道。
所到之处,是一处开阔的水池间,
在这里蓄满着最原始、最纯粹的恶液,属于一切不净者的起源之地。
然而,在这等污秽不堪的源池间,似乎生长着某种活体生物。
咕噜咕噜~
一道灰白色的巨大莲花浮出水面,
随着花瓣的盛开,
一位拖拽着灰白长发,体态修长的俊美男人站于其中,
纯白的瞳孔正凝视着同样赤身的韩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