寓意深刻都市言情小說 御獸進化商 起點-第兩千零八十三章 你不欠我什麼!讀書

御獸進化商
小說推薦御獸進化商御兽进化商
在不断追求实力的道路上,林远早就已经明白了一个很多人都不懂的道理。
那就是身边的人比提升实力要更为重要。
实力除了能够助自己突破更高的层次以外。
更重要的是,实力能够守护住身边的人。
这也是为什么林远没有像其他的少年天骄那样,会陷入明显的瓶颈期中。
变得骄傲与狂妄。
因为守护的力量,是永远都没有极限可言的。
寿元鼠哪怕林远已经拥有了四只,林远依旧会郑重的使用每一只寿元鼠。
如今这只寿元鼠发挥了其最大的价值。
这只寿元鼠护住了老人家的寿命,也等于护住了辉耀这一方净土。
老人家看着林远坦荡真诚的眼神,不由再次大笑出声。
”少年意气比天高,何愁不能在命数中搏一个长生的机会!?”
“月后你收的这个徒弟,实乃辉耀之幸!”
月后闻言,浅浅一笑。
“老人家,小远都这么说了。”
“你就把这只寿元鼠契约了吧!”
“少年心性岁岁长,少年自有少年福。”
“年轻人的路就由年轻人自己去闯荡!”
月后说出这样一番话,不由有几分大家长在显摆自己孩子的感觉。
曾经需要月后精心呵护的小幼苗,现在已经长成了能够让月后骄傲与自豪的小树。
听月后和林远这么说,老人家运转精神力。
与掌心活泼好动的小家伙缔结了契约。
缔结契约的一瞬间,老人家就发现了这小家伙,有多馋自己手中月后刚刚递来的落月命梨。
老人家将落月命梨递了过去。
寿元鼠的两个小爪子捧住落月命梨,飞快的吃了起来。
在寿元鼠鼓囔着小嘴,吞咽啃食落月命梨的过程中。
老人家明显感受到了自己的寿元在缓慢的增加着。
老人家很清楚一直困扰自己的寿元问题,如今已经得到了完美解决。
自己再也不用为寿元的问题担忧发愁了。
尽管之前冲击境界失败,自己在短时间之内无法再次冲击境界。
血之轍
然而即便是这样,自己等五年之后依旧能够再次去冲击那道境界。
并且不用担心冲击境界失败,会让寿元缩减。
在寿元鼠啃食落月命梨的时候,夏晴一会看看自己爷爷,一会看看林远。
满眼都是感激之意。
只是作为一个女儿家,不好意思在长辈面前对林远表示感谢。
于是夏晴在确定自己的爷爷寿元得到补充之后,对着林远发出了邀请。
“林远,我带你到王廷的其他地方逛一逛啊!”
“月姨和爷爷一会聊起正事来,我们也插不上嘴,无聊的很。”
月后听到夏晴的话,直接对着林远说道。
“小远,小晴邀请你,你就和小晴一起出去逛逛吧!”
“等一会师傅走的时候叫你一起回辉月殿。”
林远闻言站起身来,对着老人家和自己的师傅月后行了一礼。
才跟着夏晴走出了寝殿。
刚离开寝殿,夏晴就直接转身对着林远十分认真且真诚的表达了感谢。
“林远,谢谢你让我保留下一个还算完整的家!”
“今后如果有什么事要我去做的,你尽管开口!”
“我夏晴今天等于欠了一你一条命!”
夏晴之前就已经把林远当成了朋友。
并且这个成为朋友的机会,还是夏晴主动争取来的。
夏晴对待朋友说话向来不会转弯抹角。
夏晴面对林远,很坦诚的表露出了自己心中的想法。
撐死的蚊子 小說
夏晴从来都不是那种爱开玩笑的个性。
夏晴既然说了欠了林远一条命。
如果有一天真要用到自己的命,去换林远性命的时候。
夏晴是绝对不会含糊的。
夏晴的话中满是真诚,可却让林远听的有些头大。
林远赶忙说道。
“没有什么欠命不欠命的说法。”
“我是从夏郡出来的,如果不是你爷爷一直守护着辉耀。”
“在我父母身死的情况下,我和妹妹也不一定能在夏郡有一个安稳的生活。”
“你不欠我什么!”
夏晴听到林远的话不再多言。
夏晴从小就是倔脾气,认定的事便不会轻易改变。
夏晴的脾气没少让夏晴的爷爷,也就是老人家头疼。
夏晴这边带着林远在王廷内逛了一圈。
在闲逛的时候,遇到了蝉鸣和铁狱。
蝉鸣和铁狱两人紧皱着眉头,显然蝉鸣自己想不出办法,便拉着铁狱让铁狱和自己一起去想。
蝉鸣和铁狱见到林远和夏晴,有说有笑的从远方走了过来。
两人沉痛的脸上尽皆露出了惊愕的表情。
蝉鸣是刚从寝殿内走出来的。
在蝉鸣的印象中,夏晴刚刚正在寝殿内哭的伤心,不忍多看。
老人家正躺在床上,寿命仅剩一年多的时间。
夏晴哪怕和林远自由恋爱,现在也不应该带着林远心情这么明媚的闲逛吧!
就在这时,蝉鸣只听夏晴对着自己和铁狱喊道。
“蝉鸣叔,铁狱叔!”
“爷爷的寿元问题已经解决了,你们不用担心了!”
蝉鸣和铁狱闻言,身躯齐齐一震。
脸上瞬间露出了惊喜的表情。
这番话既然是由夏晴说出来的,那么定然不会有假。
蝉鸣和铁狱立刻动身,朝着寝殿飞身而去。
都没有来得及去和夏晴,林远这两个小辈说上一句话。
哪怕知道夏晴所说的不会有假,两人也必须要看一看老人家的情况才能够心安。
离去的时候,蝉鸣的目光不由落在了林远身上。
在蝉鸣的记忆中,月后面临这种窘境的时候也没有任何的办法。
否则当初老人家也就不会拿出地心琼乳这等珍物赠予月后了。
月后本来没有办法达成的事情,后来却在没有任何人帮助的情况下破了局。
如今老人家面对和月后同样的困境,在月后到来之后,这位老人家也直接解决了寿元所剩无几的难题。
这让蝉鸣不由下意识的想到了被月后带来王廷的林远。
难道说解了月后和老人家困局的人,是林远这名少年不成?
在蝉鸣和铁狱前往寝殿的时候,月后和老人家正聊着家常。
“唏月,我之前一直觉得夏晴这个孩子过于孤僻。”
“现在看来夏晴只是没有遇到真正投缘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