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u9z精华小說 問丹朱 線上看-第四百四十八章 在後讀書-j5brg

Home / 言情小說 / 06u9z精华小說 問丹朱 線上看-第四百四十八章 在後讀書-j5brg

問丹朱
小說推薦問丹朱问丹朱
陈丹朱!
致我的青春爱情
原来陈丹朱一直在屏风后!
原来是皇帝抓走了陈丹朱。
皇帝竟然要用陈丹朱来威胁楚鱼容,可见他也防备着楚鱼容会来。
楚修容原本失神的面容更发白,向前迈步,周玄也发出一声喊,人就要向墨林扑去。
最强投机者 余人
进忠太监就近一抬脚将他踢翻在地上。
“父皇——”楚修容喊道,“这些事跟丹朱小姐有什么关系!”
皇帝不理会他们,只是看着楚鱼容。
楚鱼容没有说话,也没有大喊大叫,先抬起手摘下了铁面具,虽然殿内已经亮如白昼,但诸人还是觉得眼前一亮。
异世全能大小姐
这的确不是年老的铁面将军,年轻的面容白皙,五官俊美,在金纹黑甲衬托下宛如画中人。
“丹朱小姐。”他一笑,如日光洒落在高原的雪上,“我猜到你是被父皇带走了。”
陈丹朱发出呜呜声,眼睛瞪的更大,似乎也是在跟他打招呼?
而且还激动的挣扎,根本就不怕落在脖颈上的刀。
是吓傻了吗?
“别怕别怕。”楚鱼容忙对她说,又安抚,“别急,别急,我们听听父皇要说什么。”
不知道是因为陈丹朱出现,还是楚鱼容摘下面具,露出了面容,说话呈现了丰富的表情,跟先前那个狂狷又冷漠的人完全不同了。
殿内的气氛也因此变得有些怪异,架在陈丹朱脖子上的刀似乎也没有那么吓人。
皇帝的脸色更难看了:“楚鱼容,不用一口一个父皇,在你眼里无君无父,朕问你,现在你是束手就擒,还是看着丹朱小姐头断血流。”
楚鱼容看皇帝:“这是你我父子,以及君臣之间的事,牵扯丹朱小姐,没必要吧。”
皇帝冷冷道:“你我父子君臣,从很早以前就有陈丹朱牵扯其中了,你先前说,不当铁面将军,要当楚鱼容,是为了丹朱小姐,朕信了,那朕今日再问一遍,你当楚鱼容,是为了丹朱小姐,还是为了要皇位。”
楚鱼容看向陈丹朱。
皇帝也看向陈丹朱,陈丹朱还在呜呜,比先前挣扎更厉害,不停的摇头——
这是在告诉楚鱼容不要管她吗?
真是想不到,皇帝心里冷笑,陈丹朱竟然这么不怕死啊,这时候不是应该流泪哀哀,让这位义父怜惜吗?
他念头闪过,忽的见陈丹朱做出了更不怕死的动作,脖子竟然向墨林的刀上撞去——
与此同时楚鱼容如闪电般掠来。
皇帝的喊声也脱口而出“墨林——”
墨林的刀瞬时移开,用的力气似乎比落刀砍人还要大,脚下都有些不稳。
刀避开了,陈丹朱人向前扑去,不仅没有停,脚还在地上用力,竟然一头撞向皇帝。
这死丫头,是要跟他拼命吗?
进忠太监可在他身边呢,谁能伤得了他?皇帝念头闪过,腰腹陡然刺痛,他不可置信的低下头,看到一柄匕首刺入。
这——
陈丹朱与此同时也撞了过来,进忠太监正一手抓住她,下一刻,面色大变,另一只手一抬,砰的一声,一个人影飞了出去。
大家好,我们公众.号每天都会发现金、点币红包,只要关注就可以领取。年末最后一次福利,请大家抓住机会。公众号[书友大本营]
“陛下!”进忠太监大喊一声扔下陈丹朱,扶住了皇帝。
皇帝低着头看腰腹,那柄匕首已经没入,汩汩的血冒出来,瞬时染红衣服。
这突然的变故让殿内的人都惊呆了,甚至都没有看清怎么回事。
陈丹朱突然撞向皇帝,楚鱼容冲过去,突然皇帝就倒下了,另外还有一人被扔出去——
那个人,诸人的视线有些乱乱惶惶昏昏不清的看去,好像是周玄。
怎么回事?
周玄对陈丹朱情根深种,所以为了救陈丹朱,弑杀皇帝?
“周玄!”进忠太监喊,老太监这么多年了,第一次声音颤抖带着哭意,但还喊出来的话满是杀意,“墨林!杀了他!”
墨林长刀一挥,向周玄扑去。
被进忠太监一抓一扔跌滚在地上的陈丹朱,这时候嘴里的布终于松动了,一声呜呜后冒出声音。
“楚鱼容——”她喊,用尽了全身力气。
原本到了她身边的楚鱼容脚尖点地,身形一转,手中的重弓砸出去,锵的一声,与墨林落下的刀撞在一起。
墨林人和刀一歪,落在了周玄的身侧,金石相撞,溅起火光。
这一个停顿,楚鱼容人也到了这边,一脚踩住了地上的周玄,一手一把刀对准了墨林。
大殿里场面诡异,一方对峙凝滞,一方混乱骚动。
太监宫女们再次哀哭,燕王鲁王看着缓缓倒下的皇帝,吓的更向后退。
进忠太监跪在地上揽着皇帝:“陛下,陛下。”又喊“张太医,张太医。”
胳膊中了一箭的张太医跌跌撞撞的奔来,用没有受伤的手按住皇帝的伤口。
那把匕首随着皇帝急促的喘息起伏。
“还好,还好。”张太医喊,“就差一点,就差一点就伤及要害了。”
这一点,应该是因为陈丹朱撞来阻止了,进忠太监心里闪过念头,又懊恼,当时太乱了,他也不自主的被楚鱼容和皇帝的对峙吸引了注意力,竟然没有察觉周玄的动作。
周玄他——
他这是——
“阿玄。”皇帝的声音响起,悲又愤,“你为了陈丹朱杀朕?”
被楚鱼容踩在地上的周玄发出笑声:“陛下不是心里早有定论,我不是跟太子就是跟楚修容一伙,他们都要杀你,我要杀你有什么奇怪?”
皇帝闭了闭眼:“好,好,儿子杀朕,朕虎毒不食子,臣子杀朕,朕杀你天经地义——杀了他。”
话音未落,陈丹朱的声音就喊:“陛下,且慢。”
这声音就在耳边没多远,震的皇帝耳朵嗡嗡——腰腹的疼痛没有让他意识模糊,反而更清醒,原来陈丹朱那么挣扎,不停的呜呜,是因为发现周玄的动作了吗?
那时他们注意力都在她身上,她作为一个旁观者,反而看到了周玄的动作,所以急急的要提醒?最后不惜撞向墨林的刀也要来,救——
皇帝的手摸向伤口,这个位置,再正一些,再深一些,他大概就真的没命了。
陈丹朱啊陈丹朱,皇帝长长的叹气一声,没有说话。
其实陈丹朱也没等他允许,声音已经响起:“陛下,杀周玄之前,我替他问一句话。”
问一句话?替周玄?
“陈丹朱!”周玄嘶声喊道,“住口!我与你无关!”
他说着全身绷紧要踹开楚鱼容,但楚鱼容干脆利索一把刀砸下来,砸的他肩头和腿断了一般剧痛,周玄在地上剧烈的颤抖蜷缩。
陈丹朱没有理会周玄这边,她的手被绑缚着,身前滚落吐出的布条,狼狈又疲惫的看着皇帝,声音沙哑:“陛下,周青是你杀的吗?”
周青!皇帝的身子一震,睁开眼,摸着伤口的手猛地抓住了匕首。
张太医啊的一声“陛下——不要动它——”
皇帝没有理会张太医,手紧紧握着半截匕首,看着大殿的上空,眼泪模糊了视线。
“阿玄。”他的声音再没有先前的冰冷愤怒强硬,苍老沙哑又无力,“你——果然看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