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c6ju精品玄幻小說 我有一座恐怖屋 愛下-第1171章 新來的夜班醫生姓孫相伴-h5cx6

我有一座恐怖屋
小說推薦我有一座恐怖屋
普通病例单需要填写的地方并不多,但陈歌的病例单是个例外,足足有好几页,每一页上的内容似乎还都不一样。
高医生每天都在做记录,他好像察觉到了陈歌疑惑的目光,不着痕迹的将病例单放下:“陈歌,我记得前几天你给我说,你非常厌恶恐惧,只要处在恐惧当中,就会感到非常的不安?”
“是这样的。”
“根据我的观察,你的第二人格应该就是为了帮你分担恐惧才出现的。你长时间活在自己妄想出的恐怖故事里,在那里除了你自己外,其他所有人都是虚构的。你自己心里其实也明白,为了缓解不安和痛苦,所以你的脑海中诞生了另外一个自己,也就是许音。”高医生坐在陈歌床边,从面部表情无法分析出什么他内心的真实想法:“当你沉睡在噩梦里,活在妄想中的时候,许音保护着你,让你免遭伤害;可等你回到现实里,病情开始好转的时候,你的第二人格许音却成了你康复的最大障碍。”
“他是我康复的障碍?”
“在我们的治疗下,你可以简单分清楚现实和虚幻的边界,但是许音却没有这个概念,他因你的妄想而存在,你的妄想就是他全部的世界。”高医生的每句话都在引导陈歌:“当他想要逃离妄想的世界时,他会拼命抓住你,让你无法挣脱。或许在他看来这是一种保护,但实际上这只是在伤害你。”
“那我应该怎么做?”
“挣脱他抓住你的手,把幻想出的世界留给他,你来拥抱现实中的阳光。”高医生双眼盯着陈歌,他的目光中有一丝疲惫,但在他的眼眸深处,陈歌看到了一种很复杂的情绪。
那种情绪让陈歌感到陌生,似乎他记忆当中的高医生绝对不会流露出这样的情绪。
“他总是在我昏迷的时候出现,我无法和他交流。”
“没关系,我们可以制造出一个特殊的场景,让你在保持清醒的同时,将其从你脑海中激发出来,这么做非常危险,所以我们需要你全力配合。”医院最近几天好像发生了很多事情,这让高医生产生了一种急迫感,他想要尽快将陈歌的病情稳住,至少也要把陈歌的第二人格给处理掉。
“我可以配合你们,坦白说,我也很想见一见自己的第二人格。”陈歌刚说完,高医生就立刻摇了摇头。
“不要对他有任何好奇,也不要相信他说的话,你好不容易走出了妄想,绝对不能再次沉沦其中。”高医生语气非常严肃:“将近一年的治疗,就快要出结果,现在是最关键的时候,如果你动摇了,那一切就都前功尽弃了。”
“我明白了,可我要怎么配合你们?”
“你到时候只需要做一件事就可以了,那就是发自内心的去拒绝他。记住,你一定要真心的告诉他,你不再需要他的帮助,不想再被拖拽进那片绝望的黑色海洋里。”高医生收起了病例单,站起身:“如果他的存在只是为了保护你,那他应该明白自己的使命已经完成,你已经不再需要他了。”
陈歌默默的点了点头。
“治疗在今晚凌晨过后进行,我会来病房接你。”高医生拿出药瓶,喂给了陈歌三枚药片:“好好休息吧,今晚对你来说应该是最重要的一个晚上。”
推门离开,陈歌躺在床上,脑海里回荡着高医生的话。
“他们突然采取这么激进的治疗方法,肯定是出现了什么意外。”
“医院想让我主动配合他们毁掉第二人格,这说明单凭他们的能力,似乎短时间内无法消除掉第二人格,许音到底是怎样的一个存在?”
“上次昏迷的时候,我曾看到有一个人背对我站立,他承受了大部分的诅咒和痛苦,这样的人怎么可能害我?”
陈歌已经知道自己该怎么做了:“今晚对我来说确实是最关键的一个晚上。”
从床边坐起,陈歌看了一眼窗外,和方医生打过招呼之后,拄着腋拐,慢慢悠悠的来到食堂。
舒舒服服的吃了一顿饭后,陈歌来到了医院病区外面的花园里。
确定没有人监视之后,陈歌开始在花园中溜达,当他来到自己经常坐的长椅时,发现左寒就坐在那里,似乎一直在等他。
“纸条看了吗?”
“恩。”
“接下来你准备怎么办?”
“寻找病院外面的张文宇,他们可能保留着未删改的记忆。”
“需要我帮忙吗?”
“今晚凌晨以后高医生要对我进行治疗,如果我出了意外,你就先逃到医院外面去吧。”陈歌脸上带着笑容,光从他的语气根本听不出来他今晚要面临着什么样的凶险。
“我一个人逃?”
“恩,你先保护好自己,以后有的是机会。”
“你的新室友怎么样?你能和他成为朋友吗?”左寒小心翼翼的询问道。
陈歌摇了摇头:“他幻想自己体内有东西,比如针筒和蜗牛,我看了他的喉咙,结果在他的嘴里发现了一张人脸,他自己的脸。”
“嘴里有一张脸?”左寒吸了口凉气。
陈歌和左寒说话语速都非常快,不到一分钟的时间他们就已经交谈完毕,左寒没有过多停留,直接离开了。
在长椅上坐了将近一个小时,陈歌发现花丛中有异动。
他拄着腋拐走了过去,看到了花丛中那个可爱的白猫脑袋:“你好像吃胖了?我怎么感觉你变大了一点?”
两天没有看见陈歌,白猫喵呜、喵呜的叫着,异色双瞳之中满是担忧。
它蹭着陈歌的腿,带领陈歌来到了花园围栏附近。
隔着几米远,陈歌就看到了站在围栏外面的张雅,装扮成红衣的张雅带给陈歌一种莫名的亲切感。
“你不是说每天早上都会来吗?”张雅语气中没有责怪,更多的是担心,可连她自己都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去担心一个陌生人。
“我还以为你不会来的。”陈歌走到围栏旁边,双手抓着生锈的铁栏杆:“张雅,我需要你帮我一个忙。”
“什么忙?”
“帮我在这坐城市里寻找叫做张文宇的人。”陈歌声音很低:“他们正在被追捕,医院将他们当成了外逃的精神病人,其实他们并没有生病。”
看着身穿病号服的陈歌,张雅有些犹豫,任何一个正常人都很难去接受这样的请求。
毕竟在正常人看来,肯定要相信医院,而不是去相信一个精神病人。
“你刚说他们正在被追铺?张文宇不是一个人?而是很多人的代称?”
“恩,那些病人外观、年龄、从事的职业各不相同,但是他们有一个共同点,那就是全部都叫做张文宇。”陈歌很认真的看着张雅:“你尤其要注意来鬼屋参观的游客,如果他们还保留着以前的记忆,那应该有人知道我和鬼屋之间的联系,他们有很大的可能主动去寻找你。”
“我不太明白你的意思。”
“你不用明白,你只需要询问出他们是否记得真实的过去,打听清楚和我有关的信息,然后想办法将那些信息传递给我。”保险起见,陈歌又嘱托了一句:“如果我出了意外,连续好多天都没有在这里出现,那你可以去寻找一个叫做左寒的人,他很聪明,应该懂得如何最大化利用张文宇的记忆。”
“我怎么感觉你像是在交代后事?”张雅觉得眼前的这个精神病人真的很奇怪,他嘴里说着各种奇怪的话语,但是自己却没有产生任何不耐烦的情绪,仿佛对方说的都是实话。
“今晚我要去做一件很危险的事情,我也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再跟你见面。”陈歌说完之后就准备离开:“记住我的话,张雅。”
“等一下。”张雅突然开口,她走到了围栏旁边,第一次距离陈歌这么近:“这几天我一直跑来等你,其实是想要问你一些东西。”
“想要问我?”
“我们那天见过面之后,当天晚上我做了一个梦,梦见和我住在一起的父母其实并不是我的父母,我真正的父母出了车祸,那天是我的生日,他们的车上还装着送给我的生日礼物和刚买的蛋糕。”
“张雅的生日礼物……”脑海角落里一块很不起眼的记忆碎片被翻动,陈歌脱口而出了几个字:“是一件芭蕾舞裙?”
说完之后,陈歌和张雅都愣住了,他俩互相看着彼此。
“你怎么知道?这个梦我没有告诉过任何人!”张雅的手也抓住了围栏:“那个梦太真实了,我醒来的时候脸上还都是泪痕,那明明不是我的人生,但我却控制不住的流泪。”
“我也做过类似的梦,只不过梦里我的父母是鬼屋老板,他们在某一天突然失踪,只留下了我自己。”陈歌握住了张雅抓着围栏的手:“你现在经历的一生,是我曾经的梦,我现在想要逃离的现实,其实是你的过去。”
“不可能,我和我父母在一起生活了二十多年……”
“不要着急,你先按照我说的去做,那些叫做张文宇的人当中,应该有人知道真相。”陈歌松开了自己的手,在这里呆太久容易引起别人注意,他拄着腋拐转身离开了。
……
太阳落山,夜幕笼罩了病栋,窗外一片漆黑。
陈歌不知道高医生说的治疗是什么,他只能默默调整自己的呼吸,尽量让自己处于一个不错的状态。
“前几个晚上高医生都有事,他每天晚上都在忙什么?”
“我还是第一次听说治疗要放在凌晨以后进行的,难道说白天的高医生和晚上的高医生也不相同?”
看着窗外,陈歌正在思考,一道闪电划过了夜空。
那一瞬间,电光切碎了天空,随后轰隆隆的雷声响起,潮湿的风吹入病室,将窗帘刮到了陈歌的脸上。
“变天了?”
陈歌自苏醒以来,外面的天空一直都是晴朗的,每天早上晒一会温暖的阳光,这是他最幸福的事情。
“今晚可能会有暴雨。”
浓浓的乌云堆积在夜空之中,一股压抑不安的感觉在每个病人心头出现。
方医生背靠着墙壁,咬着自己的手指,他嘴角满是血迹,但他却好像没有发现一样,一直在嘀咕着什么。
午夜零点,病室门被推开,高医生独自一人走了进来。
平时高医生来找陈歌大多会和护工一起,今夜他独自前来,陈歌反而是感觉更加的不安了。
“治疗室在五楼。”高医生话语中少了一丝温和,他声音里没有包含任何情感,就好像所有情绪都被抽离了似得。
“五楼?”陈歌去过五楼,那里只有一间间囚禁着重症病人的病房,根本没有什么治疗室。
高医生将陈歌的双手用束缚带捆住,没有让陈歌使用腋拐,他亲自搀扶着陈歌朝病房外面走去。
快走出病房的时候,高医生又回头朝方医生说了一句:“你也跟着一起来吧,你的病也拖得够久了。”
今夜的医院跟平时比好像不太一样,所有病房的灯都关掉了,值班室和护士站里空荡荡的,陈歌走了一路,连个人影都没有看到。
“到了。”高医生从口袋里拿出了一大串钥匙,每把钥匙上都写有一个编号,这些钥匙应该对应着病房的门牌号。
打开病房门,高医生仿佛故意一般,随手将那一大串钥匙挂在了房门旁边的挂钩上。
“你俩随便找个位置坐下吧。”
屋内没有开灯,陈歌皱眉扫了一眼,不大的病室里摆放着七把椅子,其中三把椅子上都坐有人。
他们身上全部穿着病号服,应该也是医院的病人。
方医生肩膀轻轻的颤抖着,他在黑暗中摸索,坐到了一号椅子上。
陈歌看了一圈,最终选择了距离房门最近的七号椅子坐下,七把椅子当中还有三号和六号椅子没有人。
“有两位要接受治疗的病人失踪了,所以他们空缺的位置由我和另外一位夜班医生来替代。”高医生坐到了三号椅子上:“等那位医生过来,我们立刻就开始治疗。”
十几分钟后,走廊上响起了脚步声,随后病房门被敲响。
“咚咚咚咚咚咚!”
房门被人连续敲击了六下。
“门没锁,你直接进来吧。”
病房的门被推开,一个穿着白大褂的医生进入屋内,他看见陈歌旁边的空座位后,直接坐了下来。
“这位新来的夜班医生姓孙,你们叫他孙医生就可以了。”高医生简单的介绍完后,从口袋里取出了一瓶药:“治疗过程中无论发生什么事情都不要离开这个房间,如果某位病人突然犯病的话,我希望大家能合力控制住他,然后喂他吃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