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12qt精品都市小说 全世界只有我不知道我是高人-第150章 多輸入一個零分享-uc31g

全世界只有我不知道我是高人
小說推薦全世界只有我不知道我是高人
“你的意思是……”
少女道主微微蹙眉,说道:“魔祖幽婵转世人间,也是太初和元初的主意?”
“或许吧……”崔府君轻声道“‘它’对魔祖幽婵的枷锁太过松懈,幽婵也一直向往自由,只是她身为不死不灭的魔祖,连自杀都做不到,唯有元初才能杀她,过去那么多年,元初都没有这么做,偏偏在六百年前忽然杀了幽婵,让她进入进入凡间,太巧合了点。”
少女道缓缓摇头道:“也不知道他需要幽婵转世做什么。”
崔府君沉吟了一下,说道:“不管怎么说,至少得保证幽婵的安全,如今人间部署齐全,但如果真如你所言,白月瑶有可能叛徒,那她就是最大的变数,而且暂时也不能让幽婵转世飞升天界……”
比起如今的西王母‘白月瑶’,他自然更相信上古时期的人族先辈‘杨回’。
“那……”
少女道主却是忽然说道:“我们就给白月瑶一个机会,验证她是不是叛徒吧。”
“给她机会?”崔府君疑惑道。
“林止水恐怕早就算到了这一步,画了一幅西王母的画像。”
少女道主说道:“只是那画像是上古时期的我,所以优先感召的也是我,但如今我来到了人间,主动放弃了画像的感召,那幅西王母图必然会感召西王母神位,白月瑶肯定也知道自己在人间有了化身,随时可以降临化身。”
“画卷化身?”崔府君恍然,说道:“女娲娘娘说过,林止水曾在人间为她画了一幅女娲图,让她在人间也能降临化身,只是那化身有时间限制,也无法主动降临,只能等画卷的灵性自行发动,并非如魔祖那般,不过优点就是无需付出代价。”
外道的魔祖,只要付出一定的代价,就可以随时在人间降临化身,而且没有时间限制。
少女道主微微点头,说道:“所以我有个计划,或许可以验证白月瑶是否是叛徒。”
“说来听听。”崔府君轻声道。
“很简单,外魔一方的目的,无非就是让幽婵转世回归‘它’的怀抱,并且打破万世伏龙大阵,放出封印在人间的外魔,以此联手杀死林止水。”
少女道主淡淡道:“若是让某个外魔杀死幽婵转世,让她回归的奖励,足以在人间造就出‘准魔祖’,准魔祖一出,这青城的大阵也挡不住,外道一方计划也就成功了大半,所以……外道一方若有杀死幽婵的机会,是绝对不会放过的。”
崔府君听明白了,不由得说道:“你想给白月瑶这么一个机会?”
“没错。”
少女道主微微颔首,说道:“但外道一方不知道我的存在,更不知道‘青’的存在,只要我和青潜伏在暗中,白月瑶就算降临化身,也杀不了幽婵转世,但只要她敢对幽婵转世出手,也就意味着她是叛徒。”
“不错,但得要保护好幽婵的转世之身。”崔府君缓缓道。
“那是自然。”少女道主点了点头,说道:“外道一方有如此机会,恐怕也会暴露出不少底牌,说不定还会有魔祖降临。”
“三皇、三清等大能,也在人间感应到了化身。”崔府君说道:“恐怕他又画了不少其他大能的画像吧。”
“那就好。”
少女道主轻轻点头,又低笑道:“不过,其实就算人间真的出现了准魔祖,恐怕也没什么大碍,他能够让青拥有大罗法力,他自身也是太初元初合一,难道就没有大罗法力吗?”
崔府君也流露出一丝笑意。
确实,以太初的境界,倘若有大罗法力,即便是准魔祖,也不过是笑话罢了。
但……外道一方并不知晓此事。
所以,几乎可以说,人间已经安全无忧了。
……
……
次日。
偏僻小巷内的字画店之中。
“呼,终于画完了。”
林止水放下画笔,待这幅‘共工怒触不周山’图风干之后,便将其装裱起来,像以前那样挂在了屏风后面。
此时,屏风后方正挂着一幅幅神话人物的画像。
三清四御,三皇五帝,三世佛,六大胁侍菩萨,后羿,酆都大帝,崔判官,十殿阎罗……一个个神话中的人物,只要是小蛇的书里出现过的重要角色,几乎都挂在这里了。
最近他的画工长进了不少,绘画速度也比以前快得多,自从心爱毛笔解锁新功能之后,这几天时间里,他就一直在画这些神话人物。
小蛇书里的角色大多是神话人物转世,他算了算,除了一些龙套和普通角色之外,在《三界之变》中的知名神话人物里,也就只有西王母这个神话人物没有出现在小蛇的书里。
至于其他几十个重要角色,这些天以来,他也已经画了不少了。
不过,其中的太初天帝送给了萧穗的女儿。
“不错嘛。”
林止水抱着双臂打量着这些画,不由得满意地点了点头,啧啧感叹道:“金手指画出来的就是不一样,这色彩和明暗变化,简直绝了。”
虽然最近他没怎么练字,但画工提升了不少,尤其是用心爱毛笔画出来的,更是鲜活。
“对了。”
林止水忽然摸了摸下巴,“金手指进化之后,还没怎么用它写字呢,好像更有韵味了。”
这些画卷也就落款了林止水的名字而已,还没真正试过书法,但仅仅落款那么几个字,就能看出来与过去不太一样了。
“等会儿就试试。”
林止水暗自决定,“练上两天字之后,再画外道盘古好了,反正小蛇才刚刚开始更新这个角色,也不急。”
这时,屋外忽然传来了一个略微忐忑的悦耳女生声音:
“请问……林先生在吗?”
林止水绕过屏风走出去一看,发现是一个十七八岁的妹子,身材高挑,容貌清美,一看衣着品牌就不是普通人。
“你是?”林止水站在门口,打量着她。
“林先生您好,我叫皇甫夕。”
那高挑妹子连忙说道:“早就听闻您的大名,仰慕已久,所以才如此冒昧的登门拜访,还请您海涵。”
她,自然就是无生帝尊了。
“皇甫夕?”
居然还真有人姓这种玛丽苏的姓氏?林止水暗自嘀咕一声,问道:“你知道我?难道是东延奇、小十一告诉你的?”
皇甫夕犹豫了一下,点头道:“算是吧。”
“果然。”
林止水瞥了这妹子一眼,轻轻点头,微笑道:“进来吧。”
“多谢您。”皇甫夕心中微微松了口气。
幸好来之前去拜访了小十一、陆剑仙几人,知晓了这位林前辈的喜好习惯,她才特意装作现代凡俗的样子,前来拜访。
毕竟,这位林前辈可是疑似太初天帝的转世啊!
她自然不敢有丝毫怠慢,尽量适应现代生活和习俗,只是说话还有点适应不过来。
“你和东延奇、小十一,关系很熟吗?”林止水随口问道。
皇甫夕犹豫了一下,也只敢实话实说:“不算熟,只能算是刚刚认识。”
“哦?”
林止水这回明白,笑道:“看来和小蛇的事情没什么关系,是有其他人向你推荐了我这间字画店吧?而且……是个女人,我说的没错吧?”
前些日子,萧穗和东延奇一起来拜访他的时候,东延奇还送了他一瓶用来解封无字天书的药水,当时他有点感动,还谈到了传统文化的没落和其他国家的外来文化。
当时他就答应东延奇和萧穗,愿意为传统文化的国风出一份力,宣扬传播传统文化。
所以,当时他也说了,只要是东延奇和萧穗推荐的人来他的字画店,就能以不超过十二万九千六百元的价格,得到一幅字帖或者画卷。
做出了这个承诺,即便他将来成为知名的书法家画家,也不会涨价。
不过,也就只有萧穗和东延奇这种喜爱国风的大佬,朋友圈里才更容易找到真正喜欢国风的爱好者。
关键是,愿意掏钱。
既然这妹子不是因为小蛇的事情来得,又和东延奇不熟,那自然是萧穗介绍来的了。
‘竟然知道?’
皇甫夕心中微微一惊,只好无奈地说道:“您说的没错,只是她的存在需要保密,我也不敢随便透露。”
她本来还想隐瞒那位神秘的道主姐姐的存在,但没想到竟然被这位前辈一语道破,难道这位太初天帝转世早就算到了吗?
“放心,我懂,我和她也认识很久了。”
林止水摇头一笑,又说道:“不过,你也要记得保密,知道吗?”
昨天早上萧穗忽然带着孩子过来,还让他忽然当爹,变成其乐融融的一家人,关系有点暧昧不清,所以他也有点慌。
万一被大明星的粉丝知道,该不会爆破他吧?
“那是自然。”皇甫夕连忙点头道:“您放心,我知道事情的轻重。”
“那就好。”
林止水笑着点了点头,又说道:“你来我这里,是为了什么我也知道……我先问问你,你是喜欢字,还是画?”
皇甫夕微微一怔。
字?
画?
在人间的传闻中,这位林前辈的字帖似乎只是混元奇宝,而画似乎至少是至尊神物,也可能是太一境的无上神物。
那位神秘的道主姐姐留给她的那幅西王母图上,落款就是林止水,也告诉过她,这画卷能够在危险的时候自行发动,让西王母在人间降临化身,救她一命。
所以,皇甫夕犹豫了一下,说道:“画。”
林止水笑了笑,说道:“屏风后面的画,或许你会喜欢,去挑一幅吧。”
皇甫夕怔了一下,当即感激地说道:“多谢您。”
“没什么。”林止水半开玩笑地提醒道:“要付钱的,规矩你应该知道吧?”
“明白。”
皇甫夕连忙点头,见林止水笑着点头,她这才转身走向屏风的后方。
然而,当她看到屏风后方挂着的一幅幅画卷时,却是愣住了。
“这……”
女娲、伏羲、神农、太清天尊、上清天尊、玉清天尊,三世佛……诸位名震三界的天道大能几乎都能在这些画卷上看到!
每一幅画上,都画着一位天道大能,而落款无一例外也都是林止水!
“不会吧……”
皇甫夕震撼地看着这些画卷,有些不敢相信:“难道……所有的天道大能,都能够借助这些画卷降临人间吗?”
她犹豫了半晌,又看了在诸多天道大能的画像之中,看上去并不是那么起眼的一幅——十殿阎罗之中的‘转轮王’画像。
那位神秘的道主姐姐说过——
西王母的画像之中,其实是蕴藏了西王母神位所代表的那方面天道的至理所在,但她修炼的是‘转轮王’神位的生死轮转之道,只差半步就能步入生死轮转方向的天道,也参悟不了西王母神位的天道。
“生死轮转天道……”
皇甫夕看着转轮王的画像,不禁迟疑了一下,又看向了其他画像。
女娲娘娘、太清天尊、大日如来……
这三位天道大能,乃是三方道统的领袖,堪称是天道一方最强大的三位领袖!
据那位神秘的道主姐姐所说的三界秘闻——
天道,无穷无尽,包含一切。
生死可入天道,极阳可入天道,极阴可入天道,阴阳可入天道,五行可入天道……一切都在天道范畴之中,任何角度和方向,只要超越太一境,皆可步入天道。
上古大劫之时,天道残缺,这些本来就是顶尖的上古仙神,有幸见到了破碎的天道,更容易一步登天。
但步入天道,也并非是圆满,前方依然有路可走,所以天道大能也有高下之分。
过去的六方道统领袖之中,酆都大帝,作为永暗魔狱的领袖,其实是六位道统领袖之中最弱的,只是在阴冥天道上走到了圆满,大概和三皇、三清、三世佛不包括领袖的另外两位,以及后羿相当。
但也算是天道大能的最顶尖层次,最少是在某条天道上走到了圆满,可以算是第一梯队。
而女娲娘娘、太清天尊、大日如来这三位,在数条天道上都已经圆满,并且完美结合,实力更强一筹,属于第一梯队的顶尖。
西王母则是太阴天道、金行天道上都走到了圆满,还结合了劫难、杀伐等天道,实力也是堪比这三位的,也勉强算是第一梯队的顶尖。
五帝、四御、六大胁侍菩萨、崔府君等等,即便没有走到顶点,但也走得极深,属于第二梯队。
再往下,如秽土建木十二神、无间天庭诸神君、十殿阎罗等等,实力参差不齐,大多都只是勉强步入天道,属于最常见的天道大能,也即是第三梯队了。
至于太初天帝……并无掌握圆满的天道,但掌握了十万八千道!
按理说,不同的天道只是角度不同,即便多条天道结合,也只是手段越来越多,但对于实力的增幅也不大,像女娲娘娘、太清这几位,即便掌握了多条圆满天道结合,但也只是第一梯队,并没有碾压性的优势。
就算掌握一千条一万条天道,实力比起掌握两条天道而言,也没有提升多少。
只有在天道之路上走的越来越远,越接近圆满才越强大,一旦圆满,那就是全新的层次,犹如站在顶点,会当凌绝顶一般,近乎窥视天道全貌,能够有一个飞跃性的提升。
但太初天帝不一样。
在一条圆满的天道都没有掌握的情况下,十万八千条天道结合之后,竟然发生质变,比圆满天道还要可怕,成为天道一方第一人。
传说中,太初盘古便是生而懂得完整的天道,掌握十万八千条圆满天道,所以才能开天辟地,演化出完整的天道。
也难怪太初天帝被传是盘古托生。
所以第一梯队之中,最难缠的便是太初天帝。
皇甫夕也隐约能够明白,为何这位疑似太初天帝转世的林前辈,能够为诸位天道大能准备化身了。
这位太初天帝也是堪称懂得一切天道,自然能够为不同的天道大能,准备合适的化身。
想到这里,皇甫夕不禁有些犹豫:“该选谁呢……”
……
“哦?选好了吗?”
林止水见皇甫夕从屏风后走了出来,不由得笑吟吟地问道:“选了谁?”
“转轮王。”皇甫夕轻声道。
林止水感觉有点诡异,这妹子怎么回事,没选大众漂亮的女娲之类的女性神话人物,也没选英俊的男性神话人物,反而选了个转轮王?
这是什么脑回轮?
“决定好了?”林止水也不管客人怎么选,随口问了一句。
“是。”皇甫夕恭敬应道。
她心中则是暗叹一声。
虽然转轮王不如道统领袖那般强大,只是普通的天道大能,但毕竟是她所修的法身之道的源头,若是能够参悟一二,或许有可能让她再进半步,感悟天道?
即便可能性极小,也至少有那么一丝机会。
更何况,她已经有了西王母画像,西王母同样是道统领袖,也是第一梯队顶尖的大能,只在那三位和太初天帝之下,堪称是天道一方的第五强者。
有西王母画像护身,已经足够了。
“林先生,那我现在给您转钱?”皇甫夕忽然想起了这间店的规矩。
林止水尽量平静地点头道:“都行。”
皇甫夕拿出刚刚摸索出用法的手机,有些笨拙地输入数字。
她手机屏幕上还有着一块裂纹,之前学习使用手机的过程有点烦躁,她不小心用力大了点,把屏幕给捏碎了一块,触屏不仅不太灵敏,竟然还挡住了一部分金额数字。
过了好一会儿,她才输完了‘129600’这个数字,随即抬起头,说道:“林先生,钱给您转过去了。”
林止水听到书桌上的手机嗡的震了一下,保持着大师风范,也不去看数字,只是微微点头道:“每一个客人都只能从我这里得到一张字帖或者画卷,不过……你我若是有缘,说不定我可以再送你一幅。”
皇甫夕有些惶恐地说道:“能得到一幅,就是我的荣幸了,不敢再多想。”
林止水没说什么,只是问道:“还有其他事吗?”
“没了,不敢打扰您的时间。”
皇甫夕连忙说道,随即又从上衣的大口袋里拿出了一本发旧泛黄,略显古朴,封面上也没有字迹的古书,放在了书桌上,说道:“听说您喜欢字画古书,这本古籍也是出自凌烟阁,虽然不值钱,但也算是一点心意。”
凌烟阁古籍?
林止水愕然,顿时想到了那本《三界之变》,便说道:“好吧,那我就收下了。”
皇甫夕这才拿着画卷,恭恭敬敬地离去了。
待她离开之后,林止水这才飞快地走到书桌前,期待地拿起桌上的手机,这妹子也没说给了多少钱,看衣着气质一看就很有钱,也不知道给了多少呢?
他打开手机短信一看——
“十二万九千六百?萧穗介绍来的客人就是不一样啊,真是……嗯?”
林止水脸上的笑容还没绽放开,就忽然一愣。
怎么感觉数字有点不对劲?
他仔细地看着余额变动的数字,一个个数过去,不由得有点傻眼:“三个零?”
“不是吧……”
林止水又有些不信邪地重新数了一遍,“个、十、百、千、万、十万、百万……握草?一百二十九万六千?”
他腿一软,顿时有一种冲出去把妹子叫回来然后当场跪下来感谢金主爸爸顺便献身陪睡的冲动。
受不鸟,这也太阔绰了吧?
“这是不小心输错了?还是故意的?”
林止水深吸一口气,勉强平复着暴富后的喜悦,开始有点担心,会不会是对方不小心多输入了一位,多打了一个零呢?
毕竟,对方知道129600这个数字,明显是懂规矩的。
按理说,应该是知道他最多收129600的才对。
难道真是不小心多输入了一个零?
我靠……一百多万啊,再粗心,也不至于不小心多给一百多万吧?
“不至于不至于……”
林止水尽量安慰着自己:“肯定是因为太过崇拜我,想趁机结交我吧,嗯……就算是想对我图谋不轨,我也可以假装无法反抗……而且一看就是豪门大小姐,就算不小心多给了一百多万,应该也不至于要回去吧……大不了下次我多送你几幅画嘛……”
他自我催眠了一会儿,这才拍了拍胸口,让自己安心下来。
“先看看这本古籍。”
林止水拿起桌上的古籍,看材质与上次陆剑仙送的那本估计差不多,果然是凌烟阁出品,也不知道是真的古籍还是仿造的。
依然是无字天书。
材质上一样,看来也是需要用那壶药水进行显色反应。
幸好,上次东延奇送来的那壶药水,还有一大半没用完,不然还得摆脱东延奇再帮忙弄点。
他将这本无字天书般的古籍在书桌上摊开,又从书桌的抽屉里拿出那只玉壶,打开瓶盖之后,微微倾倒玉质小壶,让其中的深红色半透明液体缓缓漫到壶口,这才小心翼翼地让壶中的液体流淌下来,任由这深红色的半透明液体,一滴一滴地落在这奇特古书上。
很快,这泛着深红色,看似如胶质的半透明液体,就缓缓渗透进了纸内。
这纸面就像是干燥的海绵遇到了水分一般,不断吸收着这深红色的液体,不一会儿,一滴滴深红色的液体便完全渗入了纸面之中。
直到林止水发现这深红色药水无法渗透进去之后,才停止倾倒其中的药水。
不一会儿,这第一页纸面上就开始出现了新的变化,只见一道道犹如水痕般的痕迹不断浮现而出,由淡而深。
片刻过后,纸面上就出现了大量的图画和字迹。
“什么玩意……”
林止水暗自嘀咕一声,开始从第一页翻看这本古籍。
过了半晌,他总算明白了,不由得翻了个白眼,看了一眼这本古籍的封面名称——
《三界根源》
“靠,难怪材质一样……”
林止水嘴角微微抽搐了一下,无奈地叹了口气,“古代人民还真是无聊,这怕不是同一个作者,或者同一个宗教的教徒弄出来的……”
这本《三界根源》,与那本《三界之变》是同一系列。
如果说《三界之变》是‘历史’。
那么《三界根源》就是‘地理’了。
《三界之变》是编造了从盘古开天辟地,太初之地的发展,三界的变革,一直到那什么外道盘古冒泡。
而《三界根源》,则是编造了支撑三界的根源之地,比如九大根源,通天建木、天庭、太阳星天宫、太阴星月宫、灵山、阴曹地府、太初之井、混沌鸿蒙、天心。
后来,因为外道盘古的入侵,这些三界的根源之地也有了变化,九大根源分别变成了秽土建木、无间天庭、太初天宫、太阴天渊、极夜灵山、永暗魔狱、元初魔井、外道之巢、魔心。
“名字编得不错。”
林止水不以为然地笑了笑,又仔细看了看这本《三界根源》地理书上的地貌风情,描绘得确实不错,风景很有特色韵味,宫殿也很恢弘气魄。
他满意地微微点头,“古代人民搞这些虚无缥缈的神话就是厉害,特别是画师,真厉害。”
这下,他总算不用一直画那些人物图了。
这里面有些风景地理,与小蛇的小说里倒是比较一致,正好可以用到。
“先画什么呢……”
林止水摸着下巴想了想,决定先画太阴天渊。
因为这些所谓的根源之地的图画,几乎都是分散开的,一部分一部分介绍,细节很多,每一个根源之地,都可以分成好几张画。
“算了,先画完仙神和外道盘古,再画这些风景画吧。”林止水暗自想着,便将这本《三界根源》收了起来。
……
很快,时间便到了晚上。
林止水提心吊胆了几个小时之后,发现那位妹子客人始终没有找回来,也没有发短信过来让他退还,总算是安心下来了。
看来,对方是真的故意多输入了一个零啊。
靠,这什么人啊。
对于这种明知道规矩,还要违反规矩,而且假装不知道自己违反了规矩的客人,他只想说——多来点吧!
“唉,难怪当时她一直看我……”
林止水不由得叹了口气,有些苦恼地想道:“恐怕那妹子发现我又有才华,长得又这么帅,所以才故意用这种手段,想趁机和我拉近距离吧?可恶,就会针对我的弱点!”
他敢保证,最迟明天或者后天,那妹子就会再上门的,要么请他出去玩,要么就是其他莫名其妙的理由,反正就是想待在一起。
目的不言而喻,自然是馋他的身子。
对于这种想挖小蛇墙角的妹子,就算长得漂亮,他也是绝对不会理会的,就凭美色也想诱惑他?
不可能。
但……她给的实在太多了!
“不行,宁可送她十幅画,也不能失身。”
林止水暗自下了决心,“当然,她要是用强,那我就没办法了……”
这时——
“林止水?”
屋外忽然传来了一个熟悉的呼唤声。
林止水一听,就知道是金主小姐姐……咳,是那个违反规矩的客人的声音。
看吧,说什么来着,这么快就回来了!
而且这妹子这次还直接叫‘林止水’了,刚刚还林先生林先生的,现在就这么自来熟了,不就是一百多万嘛,干嘛不直接叫‘止水’亲热点?
林止水咳嗽一声,收敛着嘴角的笑意,保持着比‘礼貌’稍微友好一些的笑容,说道:“进来吧。”
果然,那身材高挑,容貌清美的豪门大小姐走了进来,只是几个小时不见,她又换了一身更有女人味的衣服,一头如墨的长发挽在脑后,气质也有了改变,看上去更像是豪门大小姐变身女强人的感觉,骄傲而尊贵。
来了来了……
林止水一看就明白,这妹子估计是为了刻意对付他才改变的造型!
不用想也知道,这妹子肯定是把他当成了天才书法家画家,认为他极为傲气,所以她才特意变了造型,变得更傲气,想要压住他。
“来了?”
林止水波澜不惊地微微一笑,仿佛早有预料。
少女道主看着林止水,不由得一怔,问道:“你知道我会来?”
“当然,我早就知道你会来见我的,不过,没想到这么快就又见了。”林止水笑了笑。
少女道主不由得叹了口气。
是啊,当初这位不就是希望她转世下凡,所以才将计划告诉了她吗?
才六百年时间,她就真的转世下来了。
少女道主不禁无奈地微微摇头,说道:“看来你很了解我?”
“不算了解。”
林止水瞥了她一眼,说道:“不过,你要是不来,又何必多费事呢?”
少女道主不由得沉默了下来。
确实。
自从她被围攻而死,从神位上跌落下来,只有元神遁逃之后,她一直蛰伏在天界,不就是为了确定白月瑶是不是叛徒吗?
这一天,是早就注定的。
少女道主微微摇头,又露出一丝笑意,问道:“那你准备好了吗?”
林止水闻言,不由得嘴角微微抽搐了一下。
准备?
这是打算用金钱攻势,还是打算用强?
霸道女总裁?
他忽然觉得这妹子嘴角的那一丝笑容,充满了传说中的邪魅狂狷。
等等……是不是角色反了?
林止水咳嗽一声,连忙说道:“你想怎么样?不要乱来啊。”
“乱来?”少女道主看了他一眼,摇了摇头,说道:“我已经计划好了,你看着便是,只要你配合一下就行了,而且……这也是你期盼的吧?你能得到的更多。”
计划好了?只要我配合?
林止水忽然觉得气氛变得有点霸总般的暧昧和尴尬。
这妹子……连怎么追他都已经计划好了吗?
配合?
配合着躺平直立吗?
嘶……怎么就是他也期盼了?
他摸了摸嘴角,没有口水啊……
不过,看在一百万的面子上,林止水还是决定给这妹子一点面子,稍微配合一下,只要他不变心,让这妹子知难而退就行了。
他有这个信心。
不管多少钱,不管怎么诱惑,也无法得到他的心!
……最多得到他的皮囊。
“咳。”
林止水轻咳一声,说道:“丑话说在前,你别太过分,否则就休怪我无情了。”
“不会很过分的。”少女道主怪异地看了林止水一眼,“我自然知道你这人一向无情。”
这太初,与元初合二为一之后,性格果然变了不少,该不会道心错乱了吧?
“好吧,那你说吧,反正是我欠你的。”林止水耸了耸肩,“你打算让我怎么配合你?”
“你确实欠我的。”
少女道主轻哼了一声,白了他一眼,这家伙当年欠她的人情还没还呢。
想到这里,她忽然心头一动,玩笑似地说道:“要不你娶我?”
林止水脸色一僵。
就知道这家伙没安好心!
他摊开双手,说道:“那太遗憾了,我完全无法配合你。”
少女道主切了一声,冷哼道:“我开个玩笑而已,你多给我一些画就行了。”
“画?”
林止水微微一怔,没想到居然这么简单?
该不会是她想要自己当模特,玩人体艺术什么的,趁机诱惑他吧?
为了艺术献身……不太好拒绝啊。
他有些不信邪地问道:“难道……你是想让我画你?”
“不用了。”少女道主微微摇头,又看了一眼屏风后,说道:“那里不是有很多吗?让我挑几份可以吗?”
“就这?”林止水有点失望。
“不然呢?”少女道主看了他一眼。
“没什么。”
林止水咳嗽一声,说道:“那你随便挑吧,想拿多少都行。”
反正都是一些画而已,又不值钱,这位豪门大小姐可是给了一百多万呢,就算是全拿走,他都没什么意见。
“你还挺大方嘛。”
少女道主笑了,说道:“不愧是你,我倒是越来越欣赏你了,真可惜。”
“不可惜。”林止水不想和她纠缠,担心她等会儿选完就顺势扑上来,便说道:“你慢慢挑吧,我先走了,你挑完之后,记得帮我锁上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