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qtn2優秀都市小说 大國重坦 愛下-第八百八十五章 輕鬆解決推薦-kbdo3

大國重坦
小說推薦大國重坦
“来,来,干活儿了!”
大雨一停,众人的心情也是大好,尤其是见到了秦振华的这个特制的工具,就更是啧啧称奇了。
咱们怎么想不到?
当见到了简单的工具之后,想到了其中的巧妙之处,心中就会不由得泛出了这样一个想法,自己怎么没有想到啊?
已经到了门口,就差最后一步了!李双喜在那里感叹着。
原本,自己已经想到了用擦炮杆,装个工具,把弹头的引信给拆下来,但是就是没想到怎么怼引信,而人家呢,直接就想到了怎么做,而且还已经做好了。
虽然是简单焊接起来的,但是毕竟也算是手艺在那里,焊接的相当漂亮,当把擦炮杆装上之后,看起来更加的科学了。
“慢一些,慢一些!”此时,几个人的手里抓着擦炮杆,慢慢地向着里面塞,开始的时候,速度并不快,随着逐渐地向着里面塞,更加的小心翼翼,秦振华看着擦炮杆标志的那个位置,等到距离还有大概十厘米的时候,喊了一声:“加速,快!”
咣!所有人一起用力,死死地把擦炮杆顶到了里面,当胶皮和引信接触的时候,进行了一下缓冲,不过接着,就死死地挤压到了一起。
这种尖锥状的东西,戳进去容易,再弄出来就不容易了,所以,到了现在,已经没有别的路了,要么拆下来,要么就彻底失败。
“转!”秦振华喊道。
里面传来了嘎吱吱的声音,这个声音,可能是胶皮和引信在摩擦,也可能是,引信已经松动了!
大家在继续转动,当最初的力道用过之后,接下来,就更轻松了,炮膛里面传来的吱吱吱的声音,都在高速着大家,引信,正在松动,正在被旋转出来!
“拽出来,慢一点!”终于,彻底地转动灵活了,大家伙慢慢地把擦炮杆向外拉,向外拉,成败在此一举,所有人的心中都是有着期待的。
炮管内部伸进去的四米多长的擦炮杆,一点点地被抽出来,终于,那个带着金属光泽的尖锥状的东西,出现在了他们的眼前!
紧紧地卡在了胶皮内部,尖锥就在这个圆环的中央,被带了出来,当看着引信出来的时候,所有人都发出了一声声的欢呼!
成功了,成功了!
只要拆下来了引信,接下来还不简单吗?使劲怼进去!
引信被小心翼翼地带走,到了远处合适的位置进行引爆处理,这个前端特殊的装置被拆下来,大家伙这次连退弹器也不用了,几个人继续推着擦炮杆,咣咣咣地对着里面一通捯饬。
“出来了,出来了!”那边每砸一下,这边就退出来一点,终于,看到了黄橙橙的弹头,从炮膛里面出来了大半,项仲恺跳进去,两手抱着炮弹的弹头露出来的尾部,就把它给拔萝卜一般地拔了出来。
彻底出来了!
黄橙橙的弹头,抱在了项仲恺的怀里,作为装填手,他的力气很大,抱着这枚炮弹,就爬出了炮塔,站在炮塔上面,把炮弹举起来,向着周围人大喊:“出来了,出来了!”
四周,欢呼声响成一片。
天空的彩虹已经消失了,只有如火的晚霞,这还真是一个让人难忘的一天啊!
如果进入了夜里,再拆炮弹,就更不容易了,草原上的昼夜温差很大,夜间会更冷,现在,终于在入夜之前,完成了这个任务!
“振华哥,你这办法,还真是灵验啊。”刘大军说道:“咱们今后要把这个方法推广开来,以后大家伙再遇到这种问题,就不用捉急了。”
“以后,还遇到这种问题?”秦振华说道:“那可是指挥人员的失误。”
原本可不难,接着把炮弹打出去就行了,但是硬生生地被拖延下来了,其中,自然是有指挥人员的失误的。
“是啊,是咱们的失误,以后,绝对不会发生类似事件了!”刘大军郑重地说道。
他已经打定了主意,给上级打个报告,他们可不是普通的部队,他们是要探索新的战法,研究新的军队编制的,他们的任务很重,无法满足经常接待上级领导视察的任务!
以后再有领导来视察,恕不接待,我们就按照自己的训练进度来,该干什么就干什么,绝对不给你们额外的演示,想要看部队训练,找一般的部队去!
出了这次的事情,也是要总结经验教训的。
“你就不怕得罪了人,然后趁着这次机会,让你脱了军装?”秦振华笑呵呵地问道。
“不怕,如果真到了这一步,我回咱们一机厂去,振华哥,就咱们这关系,回去之后,总不至于把咱们拒之门外吧?”
“当然不会,你是营级干部,转业到咱们工厂上去的话,给您弄个保卫科的科长当。”秦振华拍着胸脯说道。
这并不是徇私情,现在的刘大军,已经不是以前的那个工厂的混混了,已经成长为了一名真正的战士,这样的人,转移回去到了地方上,营级干部,也是对应着一定的标准的。
当个科长,没什么问题。
哪里知道,刘大军却是摇头:“不,不,我可不当看门的,我要上,就上生产线,我要去当工人!”
当个保安,多没意思,还是当个工人好,亲手造坦克!
“没门。”秦振华直接就拒绝了:“你别想磕碜人。”
说的众人哄堂大笑,你一个营长转业,去一机厂当普通工人,这不是磕碜人吗?再说了,生产线上,你没有足够的技术,是不可能让你当干部的,这是原则问题。
“走吧,今天回去,咱们好好喝几杯!”
“你这里能喝酒吗?”
“咱们以水代酒,给你喝真酒,茅台怎么样?前几年,有个兵送的。”
“好啊,你小子,也敢搞这种事情?”
“当然没有,后来我给了钱的。”
最亲近的人,才能这样聊天,经过了今天的这场事故,两人之间的关系也是更加的亲近了,就如同是亲兄弟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