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dzl5精华都市言情 超神寵獸店 txt-第七百十章 一劍撼世!(萬字第一更求訂求票)展示-hl3y2

Home / 玄幻小說 / 6dzl5精华都市言情 超神寵獸店 txt-第七百十章 一劍撼世!(萬字第一更求訂求票)展示-hl3y2

超神寵獸店
小說推薦超神寵獸店超神宠兽店
“来了,又来了!”
“是那个人类!”
“来得好,血翼大人在此,必将他撕碎吃掉!”
“归顺于这人类的龙种,我也要吃!”
兽潮当中,一些虚洞境妖兽远远就看到飞驰而来的苏平和他的战宠,都是既愤怒又兴奋,充满杀意。
苏平的气息没怎么掩盖,毕竟这些虚洞境妖兽也不是吃素的,其中擅长感知的虚洞境妖兽,即便是天命境妖兽想要隐藏,都有可能感知到,更遑论苏平的真实修为,仅仅只是封号境。
“数量又增多了。”
苏平望着下方兽潮,依然是乌泱泱一片,看不见尽头,先前杀得溃不成军的兽潮,此刻又聚集了一大群。
他心中的杀意越发狰狞,既然敢来,他就敢杀!
嗖嗖嗖!
一道道技能从兽潮中骤然投掷而出,刹那间,遮天的火海和冰墙蔓延而来,在前方兽潮处,地面暴射出一道道巨峰,将大地撕裂,轰隆隆作响。
这些巨峰上缠绕着毒藤,像巨蟒般朝苏平挥舞抽打过来。
#送888现金红包# 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热门神作,抽888现金红包!
其中还有鲜红欲滴的花朵盛开,从里面暴射出密密麻麻像箭矢般的毒针!
在这铺天盖地的攻击席卷下,苏平脚下的二狗蓦然咆哮,浑身星力狂暴,一道道防御技能出现,覆盖到苏平和炼狱烛龙兽的身上。
一道道各系的王级守护技,威临全场,种类之多,让兽潮中的不少王兽看得目瞪口呆,眼珠都快瞪出。
一道道技能相撞、破裂,在狂暴混乱的能量中,苏平和炼狱烛龙兽一同咆哮着冲杀而出。
吼!!!
炼狱烛龙兽仰天长啸,龙威盖压一世,威慑整个兽潮。
那狂暴狰狞的龙姿,犹如烈日当空,烙印在兽潮中每一头妖兽眼中。
在兽潮前方的王下妖兽,在这龙威波及之下,全都吓得匍匐在地,哆嗦发抖,有些没那么凶残的,甚至当场屎尿齐流,连口水都溢出,看上去几乎瘫软!
“亡界之门,开!”
苏平暴吼一声,体内澎湃的星力狂泻而出,在他背后一道古老巨大的门扉缓缓浮现,由虚转实,门扉后面,似乎隐隐有恐怖的阴影在俯视这世间。
门扉的边框处,更是有两只巨大漆黑狰狞的骷髅手爪,似乎要从门内伸出。
这是通往死灵界的门扉,能呼唤亡灵!
此刻在合体的状态下,苏平一样能借助小骷髅的力量,施展出小骷髅的技能,这便是战宠师跟宠兽合体所带来的巨大好处。
轰隆隆~!!
门扉裂开,像是在门后有什么东西在拖拽。
下一刻,浓郁的死灵气息从里面弥散而出,在苏平身后的天空,刹那间阴暗下来,似乎有乌云汇聚而来,空气都变得阴森可怖起来。
在短暂的寂静中,陡然从门扉内冲出一头头骑着巨大骨龙的骑士,这些骑士像是远古的巨人,体格巨大,咆哮着杀入到兽潮当中。
此外还有一团团暗雾幽魂,从门扉内杀出,在天地中旋转,也冲入到兽潮当中,不少妖兽被着暗雾幽魂贯穿,身体迅速弥散出暗雾,表皮枯萎,像是生命被吮吸干了!
“杀!!!”
苏平怒吼,率先杀入到兽潮当中。
一人犹如千军万马,霸气盖世!
“这是什么鬼东西,他居然能打开死灵界的通道!!”
“我的天,这是什么技能,难道他是不死的亡灵生物吗?”
“该死,我感觉那门里面有恐怖的东西,在注视着这里,随时会出来!”
兽潮中,一些王兽都是惊骇心悸,被这可怕的技能给震慑到。
“哼!”
陡然,一道冷哼声响起。
这冷哼犹如重锤,敲打在兽潮所有妖兽的心口,但每只妖兽听到的轻重都不同,但却足以将它们心中的恐惧,全都震散!
下一刻,兽潮上空的蔚蓝天际,染成了血红!
从兽潮中蓦然冲出一道血红巨影,伴随着刺耳的鸟鸣般的长啸,朝杀入兽潮中的苏平迎战而去。
“是血翼大人!”
“血翼大人出手了,那该死的人类想逃也晚了!”
一些王兽看到那血红巨影,都是惊喜激动。
它们对苏平的称呼,没再说是爬虫,而是称作人类,苏平的表现,已经让它们从心底里认可了对方的种族。
“天命境?”
苏平看到前方奔腾而来的血红巨兽,感受到对方身上浩瀚的能量波动,不由得眉头一挑,心中却没什么意外和惧意。
他放话独断北方,便已经做好迎战天命境的准备。
虽说小骷髅跟炼狱烛龙兽的战力,都不是天命境妖兽的对手,但小骷髅依赖骷髅王一族的星空级血脉传承技能,几乎是不死的小强!
即便是天命境都无法斩杀它,像之前在深渊回廊里遇到的那只千目罗刹兽,就无法奈何小骷髅。
而此刻在合体状态下,他跟小骷髅的战力几乎是成倍提升,即便是不出底牌的情况下,他都能迎战天命境王兽!
嗖!
绯色的气雾中,血翼驰骋而出,它身上有四对赤红血翼,卷动灼热的高温,头顶毛发中,有三根金色羽毛,这是它凝炼的神羽,一羽可斩山断海!
生化时空 v堕落星晨
“这样的能耐,是那人类中的什么峰主么,哼!”
血翼一双金色眸子锐利无比,俯视着苏平,它蓦然展翅,几团血红的焰火飞出,这焰火螺旋滚动,像熔岩,颜色跟正常的火焰颇为不同。
与此同时,苏平陡然感觉身体周围的空间晃动,下一刻,他的身体竟直接出现在这几团血焰面前。
空间折叠!
这是天命境的能力,操控领域内的空间。
这一手令人猝不及防,但苏平却早有准备,不得不说,他跟天命境战斗的经验实在太丰富了。
“总是用这一招让敌人自己撞上技能,没点新花样!”
苏平冷笑一声,似乎预料到自己出现在这血焰面前似的,蓦然拔剑,浓烈的暗黑修罗魔气从他掌心倾斜而出,一剑断空!
嘭地一声,几团血焰瞬间破灭,被一分为二,生生斩断!
斩断的血焰,转眼就湮灭,消散,似乎里面的能量结构被破坏,无法再维持!
看到这一剑,血翼眼眸一凝,露出几分凝重之色。
“熔法,凤灭!”
血翼蓦然升空,浑身能量澎湃,身上的绯红气雾越发璀璨浓郁,下一刻竟从身上剥离而出,化作一道巨大的鸟型冲击波,这冲击波犹如实质,划过一道巨大弧度,瞬间朝苏平当头俯冲而下。
在这鸟型冲击波的翅翼席卷之处,空间扭曲,这是纯粹的高温灼烧导致。
苏平立刻感觉身体周围的空间被固定住,像是冰封,无法瞬移,在空间奥义这块,他想跟天命境掰手腕,还是逊色一些,所以只能强力破开!
但这一次,苏平没打算斩断空间脱身。
“杀!!”
苏平双眸开阖间,寒光四溢!
他浑身星力急速沸腾,节节攀升,达到鼎盛。
他来北方,不是来逃的,而是战!
杀光北方,让统一防线有一处无患的可靠后背,不至于四面楚歌!
剑出!
嗡鸣声响彻长空,下一刻,苏平身边的光线像是坍塌、熄灭一般,准确的说,是他掌心长剑周围的光线,彻底变得漆黑。
湮灭之道!
虚剑术!
“斩!!”
苏平双目抬起,直视苍穹上那只血翼神鸟,蓦然间一剑暴斩而出,剑光瞬间纵横,击穿一切!
周围冻结的空间,瞬间支离破碎,被斩出一道虚无的剑道!
而那血红的鸟型冲击波,也在刹那间被一分为二,断裂开来!
然而,这暗黑的裂痕丝毫没有停止,以瞬息间的速度,抵达到血翼面前。
“这,这不可能……”
血翼的一双锐利金目瞪得滚圆,充满难以置信之色。
它竟然在这人类手里,看到了一丝的超凡力量,那是它追求和向往的……星空境的力量啊!!
这人类,竟是星空强者?!
下一刻,它的思维瞬间断裂、湮灭!
嘭地一声,血翼的身体从中间裂开,脑袋和胸膛,全都被斩开,这一幕的画面,犹如黑白色,整个世界都失去了光彩。
紧接着,漫天的血雨纷纷洒洒,落入到下方的兽潮大军中。
在兽潮中的数十只翘首以盼的王兽,还停留在血翼施展出的那道恐怖冲击波技能的震撼中,此刻看到这陡然发生的一幕,全都呆滞了,愣在了当场。
秒,秒杀了……?
所有王兽的脑子,都有些转不过来。
这可是血翼大人啊!
天命境的王兽,拍死它们跟拍死蚂蚁一样简单,此刻居然被那个人类一剑斩杀!!
恐怖!
所有的王兽感觉心跳和思维都混乱了,脑子嗡嗡的,一片茫然。
呼!
半空中,苏平轻吐了口气,脑海中的倦意又多了一份。
他目光从那血翼的尸体上收回,转而看向下方的兽潮,没停留,急速俯身冲杀而下!
他在金乌世界领悟的虚剑术,是他结合他领悟的一丝湮灭规则加上修罗剑术所自创的剑术,这一剑的威能,苏平早已试炼过,寻常天命境妖兽,基本挡不住!
这就是他敢来独断北方的原因!
不过,如果遇到特别难缠的天命境妖兽,或是好几只在一起,苏平就没什么把握了。
毕竟这一剑不是说施展就能施展的,这里不是培育世界,能依靠复活无限恢复体能,以他目前的状态,即便是有小骷髅帮他恢复体内的星力,也只能勉强接连施展三剑!
对付这血翼,苏平选择速战速决。
轰~!!
苏平的身体暴冲而出,轻松达到超音速,身体跟空气相撞,爆发出发动机般的音障声,在他背后,那血翼的巨大身体从高空陨落,已经成了背景色!
嘭!
苏平杀入兽潮,一脚踩踏出一个千米大坑,地面塌陷,周围的妖兽尽数震死,苏平刚落地,便横冲而出,一个箭步瞬息千米,将沿途的妖兽尽数撞爆!
杀杀杀!
苏平犹如一头暴龙,在兽潮中横冲直撞,不停斩杀!
他浑身沐浴鲜血,披头散发,手里提着剑,像盖世魔神,让这乌泱泱一片兽潮中的群兽,都看得肝胆俱裂,毛骨悚然!
“跑,跑啊!”
“怎,怎么会这样,血翼大人居然被一剑斩了,这人类难不成是……”
“别挡我道!!”
兽群中的王兽全都崩溃了,四散而逃,再无战意。
苏平那一剑的威慑力实在太强,一剑便斩断了它们的敬仰,斩断了它们的凶残,也斩断了它们的胆气!
在它们眼中,那个渺小的人类身影,比地狱中的修罗还可怕!
顷刻间,兽潮溃散了,四处逃亡!
那些王兽也在拼命的夺路狂奔,它们发现苏平专挑王兽杀,至于那些王下妖兽……只是被他顺道踩死或直接撞死罢了!
这家伙,是想要“斩首”啊!
王兽的集体撤退,将不少妖兽践踏踩死,兽潮一片混乱,哀嚎声处处响起,这一幕让人恍惚,似乎正在面临浩劫的不是人类,而是它们!
苏平没给这些王兽逃跑的机会,全速追赶,一些瀚海境的王兽被他轻松追上,毕竟瀚海境还没领悟到空间奥秘,无法瞬闪,即便有一些逃命技,但在瞬闪面前还是太慢了。
“饶……”
有掌握人语的瀚海境王兽看到浑身浴血追来的苏平,吓得匍匐在地上,瑟瑟发抖,想要哀求。
但苏平直接从其身边掠过,下一刻,这王兽的脑袋直接爆裂开来,切面整齐!
苏平相信,等这些妖兽破城时,看到城内的无辜平民和妇女,也只会兴奋,而不会怜悯!
异族必诛!
在苏平后方,炼狱烛龙兽和二狗也在兽潮中大开杀戒,配合亡界之门里冲出的死灵生物,对这浩荡的兽潮竟形成碾压的局面!
这一幕极其不可思议,但却真实的发生着!
……
十分钟过去。
战斗声停歇了。
苏平站在一头毛发全都被鲜血染红的妖兽身上,这妖兽体格巨大,有数十米,浑身的毛发像钢针一样,此刻身体裂开,毫无生息。
抬头,苏平望着前方,已经看不到兽潮声音了。
以他的身体为中心,方圆十几里地,全都是尸山血海!
伏尸数十万!
初阳的光芒,照在苏平身上,照在地面的鲜血上,竟熠熠生辉!
苏平微微喘息,将剑随手插在这头妖兽身上,一屁股坐下,虽说是单方面的屠杀,但想要在这么短的时间里斩杀这么多妖兽,也是颇耗精力。
嗖!
他身上的白骨消退,化作一道光芒,出现在旁边,是小骷髅。
维持白骨覆体的状态,对苏平跟小骷髅都颇有消耗,虽然小骷髅能用血灵术将鲜血转化为星力,但战斗的体能却没那么轻易恢复,还有精力。
呼!
苏平轻吐了口气,将手在已经黏糊糊沾满鲜血的衣甲上擦了擦,这身衣甲是老龙王的秘宝,防御力强悍,还有颇为不错的特殊效果,算是虚洞境级别的秘宝。
手上的血迹稍微擦掉一些后,苏平掏出通讯器,将自己的位置坐标发了过去,道:“这是我现在的位置,北面距离我最近的兽潮在哪?”
总指挥室内,正调动基地内的封号大军支援传奇的顾四平,收到苏平忽然打来的通讯,顿时愣住,等看到苏平的坐标后,不禁挑眉道:“你这位置就是之前那兽潮所在的位置,你跟它们接触了?”
“它们已经被我杀退了。”苏平语气平静,听不出疲惫。
顾四平怔了怔,瞳孔微微收缩,他立刻给旁边一位传奇使了个眼色,让他查看目前的北方兽潮情报。
很快,情报地图出现。
看到北方兽潮目前聚集的位置,顾四平脸色变了,居然真的没了!
这么说,苏平真的凭一己之力,将先前那里的兽潮给击退了?!
他记得,那里之前聚集的兽潮,可是足以评为超9级的兽潮!
这家伙……顾四平深吸了口气,心中对苏平越发忌惮,不过,此刻正是用人的时候,他还没收到从峰塔总部传回的消息,此刻苏平越强,对他和对全人类都更有利。
“干得不错。”
顾四平夸赞了一句,语速飞快地道:“你现在状态如何?如果还能战的话,在你目前位置的左侧七百里左右,有一个8级兽潮在前进,等你赶过去的话,估计它们的位置会有所变化,但你应该能找得到。”
苏平听完,没说什么,挂断了通讯。
这该死的家伙……顾四平听到通讯器里的盲音,眉头微微皱了一下,眼中闪过一抹阴沉,但转瞬即逝,他的心思立刻回归到先前讨论的事情上。
……
挂掉通讯后,苏平从屁股下的妖兽身上站起。
噌地一声,随手将倒插在旁边地上的神剑取出。
“走了,赶下一场!”苏平对旁边趴着休息的二狗说道。
二狗听罢,立刻摇晃着身体,施展龙形术。
苏平看了眼小骷髅,小骷髅立刻领会,化作一道白光,贯穿到苏平身体当中,刹那间,狰狞的白骨再次从他身上增长出来。
嗖!
苏平跳到二狗身上,驾驭它,带着炼狱烛龙兽朝左侧飞去。
七百里的距离,他五分钟左右就能抵达。
虽说只是几分钟的路程,但彼此的间距还是很远的,所以苏平没法自己感知到这相隔的兽潮。
……
在苏平赶赴战场时,统一防线内,各处都在忙碌。
“A级封号第三团,跟我去西北,那里有传奇需要咱们接应!!”一个中年封号站在一头九阶龙鹰背上,发出铿锵而响亮的声音。
在他前方的封号集结广场上,这里密密麻麻都是人影。
而这些人,都是封号!
这里汇聚了各个基地市,包括其他大洲援救过来的封号,是人类所剩的全部封号战宠师!
A级封号是封号后期,B级是中期,此刻这中年人身上佩戴着一枚族徽,这是如今亚陆第一大家族,唐家的族徽!
而此人是唐家族长的二弟,也是一位封号极限强者!
在他的号令下,广场上立刻便有二十道身影飞驰而出,全都是封号后期强者!
“随我,出发!”
中年人扫了他们一眼,确认无误,低吼道。
“是!”
二十位封号统一响应,此刻他们不再是平日里养尊处优的大人物,而是像战场上的普通士兵。
中年人当即率领二十位封号离开,赶赴战场。
没多久,又有一个老者飞驰而来,同样是封号极限修为,他扫了一眼广场,苍老的双目开阖间,犹如苏醒过来的雄狮,大吼道:“B级第一团,随我出征,协助传奇杀敌!!”
“是!”
茅山 抓 鬼 人
“是!!”
广场中,一道道身影飞驰而出,又是一个二十人的封号小团。
与此同时,在总指挥室内,几位军事参谋都是神色沉重,这深渊兽潮的来势太凶猛了,各地都需要派人前去阻杀,如今防线之内的传奇,已经尽数派出了!
只剩下顾四平,以及旁边陪同他,负责传话的传奇。
如果有非常急切的情报,就需要这位传奇去传递,毕竟顾四平需要坐镇防线,不能轻易出征,除非是兽潮攻击到了防线的视野之内。
“虽然北方没有压力,但其他三面,已经快挡不住了!”
“刚又有两位传奇受伤,还有一位传奇陨落了!”
“后续兽潮登岸的速度越来越快了,目前咱们布控在其他地方的哨兵站和微型通讯站,基本都快被摧毁了,大半地图都是暗的!”
望着情报地图,几位参谋的脑筋在全速转动,想着应对之策。
目前的情报地图上,除了北方依然明朗外,其他地方的外围处,几乎都是暗的,已经无法得到里面的情报,也不知道那里集结了多少兽潮。
“峰主,实在不行的话,要不让北方的那位传奇先回来,派其他传奇去阻击北方,这样替换一下。”
有一个中年参谋开口,紧张地道:“其他地方的压力实在太大了,北面的几波兽潮,都被那位传奇给剿灭了,现在北面后续登岸的兽潮,都还远没来到阻击线内,等那位传奇缓和了其他战线的压力,再让他返回北面如何?”
“胡闹!”
旁边,另一个年迈的参谋顿时喝斥起来,愤怒道:“那位传奇孤身一人镇守北面,将兽潮杀的溃不成军,那位传奇虽强,但他毕竟也只是传奇啊,难道不会疲倦,不会累的吗?你让他现在赶去别的防线,难道他不要休息,不要喘息?!”
那中年参谋微微张嘴,却是说不出话来。
先前他们以为传奇都像北方那位传奇一样可怕,但随着其他几面战线的压力传来,他们才发现传奇是有极大差距的。
其他防线派遣了至少五位以上的传奇,都依然处于弱势,反倒北方,一人镇压,没有丝毫压力给他们。
“的确,传奇是会累的,传奇又不是神,我这话不是冒犯,是实话实说!”旁边,另一个中年参谋也开口道:“虽然能者多劳,但也不能让能者活活累死!”
那中年参谋无言,没再说什么,他也不想将北方那位传奇给累死,毕竟对方能缓口气恢复状态,在接下来的战斗中能发挥更大的作用。
顾四平听到他们的对话,微微摇头,道:“北方的那位,是天命境传奇,修为跟我一样,他驱逐的那些兽潮,对他来说不算太费力,我回头问问他,看他愿不愿意从北面撤回,去增援其他地方。”
累死?
顾四平才不在乎苏平累不累死。
既然你不当指挥,想要在前线,我就让你战个痛快!
对他来说,苏平能活下来,他也有好处,能帮忙多杀一些妖兽,如果死了,他也无所谓,省得将来难对付!
“天命境?”
“跟您一样?”
几位参谋听到顾四平的话,都是愣住,有些震惊,没想到那位北方的传奇这么强悍。
难怪……难怪能一人独断北方!
他们都有些释然了。
顾四平没理他们,迅速给苏平发去消息。
“在么,东面兽潮聚集了好几群,已经整合成超9级兽潮,他们挡不住,需要你的帮忙。”顾四平飞速留言,没有直接语音交流:“北面的兽潮暂时还没到阻击线,后续有兽潮的话,我会安排别人去守。”
……
北方。
嘟嘟!
苏平刚解决一群兽潮,正在地上休息,听到通讯器的提示声,打开一看,微微挑眉。
发私信?这老狗在想什么……苏平眼中闪过一抹冷意,如此紧急的事情,却不直接通讯打过来,别告诉他是怕打扰他战斗。
即便他在战斗中,没法接,他也能知道有消息找他,能在结束战斗后第一时间回过去。
如果是在战斗时,发这私信提示,他压根听不见,如此重要的消息直接就错过了。
思索少顷,苏平直接用通讯回了过去,道:“东面需要增援是吧,我可以赶过去,北面你给我盯紧了。”
顾四平接到苏平的通讯,脸色微变,有些事他不想说出来,让旁边的人听到,但既然苏平直言,他也没法再隐瞒什么,直接道:“没错,你目前的状态如何,还能再战么?”言语中颇为关心。
嘟嘟。
他话说完,便听到一阵盲音。
!!
顾四平强忍着愤怒,将通讯器收起。
……
“走吧。”
苏平收起通讯器,摸了摸身边沾满鲜血的二狗,翻身跳到它背上,轻轻拍打它的后背,同时将旁边的炼狱烛龙兽和小骷髅收进宠兽空间,让它们先在里面休息,能休息一会儿是一会儿。
二狗没有吼叫,连续的战斗,对它的体力也消耗颇大。
此刻身体一晃,直接卷飞而起,朝苏平指引的方向飞去。
二十分钟左右。
苏平来到了东面。
刚来到这里,苏平便看见此地的混乱战场。
半空中,数百上千的鸟兽在盘踞,鸟兽背上载着一到两位战宠师,都是八阶战宠大师的修为。
此外,还有一些封号身影呼啸而过,在远程组成星阵,释放技能。
在前方的战场中,黑压压一片兽潮,勉强能看见尾端尽头的荒漠,这兽潮至少有七八十万之多,里面气息混杂,大多都是高等妖兽。
“薛云真!”
苏平立刻在里面看到一个熟悉身影,薛云真此刻深陷兽潮当中,身边有四头战宠,全都浴血。
在她周围,八只王兽包围,还有大量的九阶妖兽,在不停释放远程攻击,轰炸到薛云真站立的地方。
在薛云真不远处,兽潮中还有两个包围圈,圈子里的是叶无修跟井深!
三人此刻的情况都是岌岌可危,在他们包围圈的上空,有数十位封号在结阵,试图干扰周围的王兽,但却又不敢靠得太近,导致牵制得十分勉强。
吼!!
一头王兽蓦然咆哮,紧接着,在其头顶暴风聚集,化作数道飓风长鞭,这飓风长鞭没朝薛云真杀去,反而骤然横扫向高空,想要将那空中的封号全都杀绝!
对这王兽来说,这攻击手段就像抬手拍死蚊子一样。
这些封号在它眼里就是烦人的蚊子。
“不好!”
这封号阵型前面,一个墨绿长袍老者看到这王兽的攻击,顿时脸色大变,急忙大吼道:“快分散!”
但飓风长鞭卷动极快,转眼就来到他们面前。
在远处,正在跟妖兽厮杀的这些封号的战宠,感应到主人的危险,全都发出愤怒的咆哮,但想要赶去帮忙已经来不及。
一些战宠急得狂暴,不惜施展出难以驾驭的技能,浑身燃烧出生命之焰!
嘭!!
陡然间,一道举世耀眼的璀璨金光,照耀世间般,驱散了一切黑暗,轰然映入到所有封号的视线中。
那是一颗极其硕大的金色巨拳!
一拳横扫,将那几道飓风长鞭轰然打散!
众多封号全都呆愣住了,在他们错愕时,一道浑身浴血犹如魔神般的身影,含怒冲杀而来,直接从众人眼前掠过,杀入到下方的兽潮中。
“出来吧!”
苏平双目森然凌厉,背后两道漩涡浮现,小骷髅和炼狱烛龙兽的身影从里面冲出。
吼!!!
炼狱烛龙兽刚一出现,便爆发出威震百里的龙吟长啸!
这长啸瞬间覆盖整个混乱的兽潮战场,所有人,所有妖兽,都感受到一道无上的龙威君临现场!
那一刻,正在厮杀的兽潮中,众多王兽不自禁地朝此处投来目光,看到了那头浑身沐浴炼火火焰,脚踩雷霆的耀眼龙兽!
合体!
另一边,悄无声息出来的小骷髅,直接跟苏平合体。
狂暴的气息刹那间弥散开来,白骨覆体,罪恶缠身,苏平手里提着剑,披头散发,犹如复苏过来的魔神!
“杀!!!”
苏平发出咆哮,蓦然朝那只施展飓风攻击封号的王兽冲去。
这王兽只是瀚海境,此刻感受到苏平身上如魔渊般恐怖的杀气,顿时惊恐地瞪大了眼睛,这人类,怎么会有如此狂暴的杀气!
轰!!
苏平瞬闪而至,一脚抬起,猛地践踏而下。
这王兽的脑袋当场被生生踩爆,地面塌陷,方圆数百里都凹陷了进去,旁边的几头王兽都还没反应过来。
这一幕太突然,苏平的忽然出现,加上那震撼的龙吟,完全出乎它们的意料。
“苏平!”
“是苏老板!!”
兽潮的包围圈中,浑身伤痕累累的薛云真,看到一脚踩爆王兽的苏平,美眸顿时睁大,这一幕太震撼了。
小山般巨大的王兽,竟被苏平踩爆了脑袋,那股巨大的力量,将其身体都压得爆裂开,简直骇人!
另外两处包围圈中的叶无修跟井深也看到了苏平,他们这是第一次看到战斗状态的苏平,在惊喜之余,都是震撼无比。
此刻的苏平,披头散发,状如魔神,让他们都感觉到心悸。
“死!!”
苏平暴吼,踩爆那头王兽后,他迅速冲向附近另外一头王兽。
这只王兽是虚洞境,看到苏平攻来,顿时惊怒,咆哮道:“过来帮我,先解决这只!”
它从苏平身上感受到了极大的压力,还未接触,就已经知晓单凭自己,不是这人类的对手!
兽潮中立刻传来几道空间之力,这几道空间力量层层叠叠,将苏平周围的空间彻底冻结,并且还要借此镇压住苏平,直接将他的身体封住!
好几只虚洞境妖兽同时出手,而且还是有配合性的,跟苏平先前解决北方兽潮时明显不同。
这层层叠叠的数道空间力量,几乎不逊色天命境的妖兽施加的空间封锁,苏平感觉动作明显变慢了,而且以他掌握的空间奥秘,也无法在这封锁之下,强行瞬移。
“给我破!!”
苏平蓦然挥剑,既然封锁住了,那就破开!
虚剑术再次现世!
带着湮灭气息的规则之力,融入到剑术中!刹那间,一道黑色的裂痕出现,紧接着,这裂痕以闪电般的速度,撕裂足足半个兽潮战场!
在苏平前方,那呼救求援的虚洞境王兽,身体瞬间一分为二,断裂开来!
与此同时,在它后方的数只王兽,也都躲避不及,被黑色裂痕触碰到,身体同样裂开,看上去就像是一幅画,被生生撕裂,像是来自另一个维度的攻击!
这裂痕纵横数十里,在裂痕的这条线上,有七八只王兽,此刻都被同时劈开!
而王下级的妖兽,更是密密麻麻,数不胜数。
一剑出,尸山血河!
这一幕,让整个喧闹的战场,都有片刻的寂静。
所有人都看呆了,难以相信眼前看到的景象是真的!
而兽潮之中,众多王兽也都傻眼,眼珠子鼓起,布满血丝,满脸不可思议!
这是传奇的力量?!
仅仅一剑,就撕裂了整个兽潮战场!
太恐怖了!
在后方的高空中,有不少监控的飞鹰,徘徊在战场之外的高空上,因为它们没有生命的气息,在此刻大战时,也没什么妖兽会去关注它们。
它们负责监控各个战场的情报,将视频实时直播到防线内的各个基地市中。
除了苏平坐镇的北方外,其他几面的战场上,都有这飞鹰监控。
在基地市内的,无数的普通居民和一些在战备区,还未上战场的战宠师,都在电视前紧张观望等待,为前线的战士献上祈祷。
此刻,这一幕直接出现在直播的电视中,霎时间,整个忙碌的防线内,彻底沸腾了!
望着电视上那道如魔神、如战神般的身影,所有人都震撼得说不出话来,先前几位传奇陷入兽潮中苦战的战斗,让他们看得紧张不已,甚至有不少人已经绝望,将家里的煤气罐都拧开了,准备自杀。
但这一刻,那道背影犹如从天而降的希望,破开一切障碍和阴霾,让无数人震撼,看到了希望!
一些原本准备寻死自杀的人,也都拧紧了煤气罐,止住了跳楼的念头。
“他,他就是这么镇守北方的么……”
总指挥室内,几位参谋也从旁边一面直播各处战场的荧幕中,看到了东面的情况,全都惊呆了。
他们先前看过苏平镇守北方兽潮的战斗,但当时的苏平虽然强悍,敢孤身杀进兽潮,在里面横冲直撞,却并没有施展出如此恐怖的剑术!
“这家伙……”
顾四平的目光也聚集在了视频中,眼中露出几分震撼,那一剑覆盖的范围之广,威力之大,让他都感到可怕。
从那一剑的威能,他立刻便感觉到,自己有可能……不是这家伙的对手!
在他的眼皮子底下,居然成长出了如此恐怖的一个怪物!
“他应该是天命境极限,隐隐摸到星空的修为吧……”顾四平目光闪动,心中迅速对苏平这一剑的战力,做出判断。
战场上。
短暂到只有一秒的寂静,很快再次被喧闹打破。
兽潮的嘶吼依然响彻不休,但在苏平附近的妖兽,却全都熄声了,包括正在包围攻击薛云真的王兽,全都惊惧地看着苏平。
这是来了个怪物啊!
嗖!
一个虚洞境王兽,身体骤然一缩,竟凭空消失,是撕裂空间逃跑了!
其身体再次出现时,已经在兽潮后方,刚出现便压死一片妖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