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gk1v精华玄幻小說 不合理真相 ptt-第272章 代價看書-1yo7s

不合理真相
小說推薦不合理真相
“然后你就逃了?”苏平抿唇问道。
陶毅先是点头,接着又立刻摇头。
“你这啥意思?说清楚!”苏平皱眉。
他赶紧开口说道:“我刚开始没想逃,我就在附近开了间宾馆,想着冷静冷静,然后一待就是两天,结果也没人来抓我……
我的小心思一下就起来了,寻思着,这么长时间过去了,你们警察肯定把该查的都查过了一遍,难不成没有发现我?修云没把我透露出来?
说实话的,如果能不付代价,当做这事情没发生过,那当然再好不过了,我还犹豫过要不要回家里面去瞧瞧,而且我都行动了,开车往平宽这边开,但快到了之后,心脏又砰砰砰直跳……”
说到这儿他顿了顿,见祁渊和苏平似乎没插话询问的意思,就又继续说:“就那种很患得患失的心态吧。我就想着,先前你们是一直没来抓我,应该是还没发现我有作案嫌疑。
因为我知道如果你们查到我的话锁定我很简单的,一个是通过车,一个是通过宾馆,我住宾馆是用的我自己的身份证。
但是……万一之前没发现,现在忽然发现了呢?比如你们查到我的车在案发前后路过过现场?又或者修云承受不住压力向你们说了?
这两个方向太明确了,所以我心里一直有个声音告诉我,你们随时都可能锁定我,说不定就是在下一秒。
而你们如果发现了我的话……其实守株待兔是最轻松的选择,那样的话我一回去说不定就被你们逮了,相当于自投罗网。
更要命的是,我越想就越觉得这种可能性特别大,甚至恍惚个一两秒,就在恍惚当中看见了我兴冲冲的回家,然后被你们逮个正着的画面。
所以在即将下高速的时候,我犹豫了两秒,还是没变道过去,而是决定继续直行,然后兜了个大圈,跑到了隔壁县城。”
苏平终于嗯了一声,然后问:“没想过跑更远的地方?”
“想过,但是……能跑哪去呢?”陶毅苦涩的叹了口气,摇头说:“要往前推一年,或许趁着你们还没发现我我先逃出国是比较妥当的选择,但现在出去岂不是等于自杀么?
而其他地方……没用的,一旦被你们列为追逃人员了,用不了多久就会被抓,能跑哪去?更别说,其实我也没个一技之长,也卖不了力气,吃不了苦,真过上那种颠沛流离的日子,用不了多久就能把我逼垮。”
“也就是说,你知道自己逃不掉,没希望,但也不甘心就这么乖乖自首,对吗?”苏平问道。
他颓然的点点头。
“倒是常见心态之一。”苏平呵一声,随后也不在这个问题上继续深入,换了个问题,说:“驾车撞人、挟持受害者逃逸、将受害人扔进我们刑侦支队附近的居委村角落的垃圾桶里之后,你给娄修云打了个电话,对吗?”
“嗯。”陶毅再次点头,随后皱眉问道:“这个我刚刚才说过吧?”
“对,你是说过。”苏平面无表情道:“但你没说,这个电话也是你对外的最后一个电话了。”
陶毅别过头去,说:“那以后,我就把我手机卡掰断了。”
“为什么?”
“不想被你们通过手机信号直接追踪到。”他说:“总归还是有点侥幸心理吧,或者说不想被抓的那么直接。”
接着他又说道:“不过这年头,对手机的依赖程度是真的高,所以没坚持多久我就连上了宾馆的wifi,把我各个金融软件里的钱都提现了,然后又去银行把钱都取出来,这样就算没手机倒也不至于没法生活。”
说到这,他又叹了口气,接着说:“日子真的不好过,虽然我下载了不少小说,不少单机游戏,但还是难熬。
原本我觉得自己只要有游戏、小说、电影和音乐这些,就算完全没社交也无所谓,但事实证明我错了。
有些东西只有失去了,无法接触无法触碰了,才知道自己付出的代价究竟有多大,这些平时并不在意的东西,在我们的生活中占据了多少多么重要的地位。”
苏平淡淡的看着他。
他讪讪一笑:“见丑了,不好意思,忽然有些感慨……”
“嗯。”苏平应一声,接着问:“所以你七号到了邻县后,就一直待在了那儿,对吧?”
“对。”他点头说:“当时也还开了间宾馆,睡了一天,第二天早上去退房,然后就跑电玩城了,一直玩到昨天下午被抓,期间一直没休息,一直在等着你们来,但你们一直都没来。”
苏平又嗯了一声,然后瞥了眼祁渊做的记录,寻思一阵子,在脑海中整理总结了下思路,又问道:“娄修云第一次告诉你她哥她嫂在‘虐待动物’,是什么时候?”
“就那天下午,接近傍晚。”陶毅说道:“我一听这事儿火气轰的一声就上来了,我罪看不得这样子的事儿,当时的第一反应就是,要么报警要么曝光他们,修云一开始阻止我我还特别不理解……
好在那个时候我还有点儿理智,想到她还在她哥她嫂家,然后我就立刻冷静了下来,说让她先找个借口离开,我先去接她走,她当时同意了,让我过去一趟,然后我就立刻动身了。”
说到这,他忍不住攥拳道:“真的好后悔,警官,你们说我为什么会这么冲动?我干嘛就要去撞那么一下?忍一会儿,回头把修云接走了然后直接报警或者曝光他们不就好了么,现在好了,这么大的代价……
这代价真的太重了,我完全承受不起,我爸妈就我一个儿子,我还和修云计划着明年结婚……现在,完了,全完了,什么都没有了。”
苏平静静的看着他。
等他情绪稍微稳定些许,安静下来了,苏平才忽然开口说:“告诉你两件事儿。”
“你说。”陶毅抿抿嘴,用手背擦掉脸上的泪痕,然后抬头看向苏平。
苏平平静的说道:“第一,这里头误会,娄忠云夫妇并没虐待动物,相反,他们是在救助被虐待动物。”
陶毅双眼一瞪。
但还不等他开口,苏平又继续说:“其次……看你的反应和供述,你竟然还不知道受害人吴依妹已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