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erws人氣都市小说 港綜世界大梟雄 愛下-384 不給新處長面子!看書-1g0fc

港綜世界大梟雄
小說推薦港綜世界大梟雄
庄世楷目送英航专机驶出泊位,缓缓开上跑道准备升空,今天对于他和葛白都是生命中值得纪念的一天,因为葛白也许某天就会成为中国人民的好朋友……
而葛白嘴里的“安全会议”便是新任警务处长“韩国理”,即将在今早九点举行的首次安全会议。
这是“韩国理”以警务处长在总署大楼内首次召开的一场会议。
今天也是“韩国理”搬入警务处长办公室、以及半山警务处长官邸的第一天。
“轰隆隆。”
十分钟后。
飞机开始爬升。
一阵剧烈的引擎声传来,庄世楷收回目光,转身拉开车门坐上轿车后排。
“啪嗒。”车门关紧,庄世楷出声讲道:“去赤柱!”
“庄sir,您不去总署开会?”周华标坐在驾驶位,双手把着方向旁,表情有些错愕。
今天可是新任处长的首次安全会议!
不去开会就过份了啊!
庄世楷把手搭在车门上,抬起眼皮看向他重申道:“去赤柱!”
“是!长官!”周华标肃声应命,连忙启动轿车,驱车前往赤柱监狱。
蔡元琪、李树堂两人也开车跟在身后。
待到车队驶出机场,穿过九龙区路段,拐上前往赤柱方向的道路时,蔡元琪、李树堂两人都有些惊讶,旋即连忙开车跟上,全程一句话都不敢多说。
半路上周华标小心翼翼,试探性问道:“庄sir,您真不去开会?”
他倒不是怵一个警务处长,只是害怕长官因情绪作出错误决定。
庄世楷倒是面色轻松,浑然不觉得会有什么影响。
只听他满脸不爽的答道:“我身体不好行不行?”
“请假休息不行?”
“是你有意见,还是韩蝈蝈有意见?”
此刻他冷笑两声,周华标马上就意识到他是故意要给韩处长难堪,以报韩处长在机场扫他面子之仇。
果然!庄sir还是那个庄sir!有什么仇抓住机会马上报,真是一点都不落下。
呵呵,想必韩处长在看见庄世楷以及蔡元琪、周华标等人都不与会,恐怕表情会变得极为精彩。
要知道,现在周华标、蔡元琪三人都已是宪伟层,有资格前去参加安全会议。
而他们四人就是安全会议里的全部华人面孔!
想想看,韩国理作为新任警务处长首次召开安全会,宪伟层的全体华人便不参与会议、外界该会怎么想?会不会觉得他能力不行?一定会!
“呵呵。”
“没意见,没意见。”
“我和阿琪、树堂的身体都不太好…”周华标连忙打着哈哈附和,心里则琢磨着新处长的外号。
“韩蝈蝈?”
庄sir可真行!
新处长才来就取上外号了!
而且还真有那种调调。
“嗯。”庄世楷听见周华标的答案点点头道:“没错,感冒是会传染的。”
他倒是把一切都说的非常合理。
可鬼才会信呢!
周华标随后开着车问道:“庄sir,那咱们去赤柱干嘛?您该不会都安排好了吧?韩蝈蝈上任第一天就赤柱大动乱,搞一批罪犯出去给他上眼药?”
庄世楷当即翻起一个白眼,出声讲道:“你想什么?是你不想干了,还是惩戒署长不想干了?”
“还搞赤柱大动乱!你真以为十几年前洛哥在的时候啊!”
“接人!去接个兄弟出狱!”
庄世楷说完以后,一脚踹在周华标椅背上,周华标连忙挺直身子,傻笑两声,开启装傻技能。
不过装傻也要适度,周华标随后便不再讲话,只是一边开着车,一边在心里默默盘算着:“究竟该是什么样的大人物出狱才能让庄sir亲自去接?”
“庄sir说是兄弟…可庄sir屋头的人全被大火烧着了……”
“难道是道上某个猛人?”
周华标心中思绪万千,猜来猜去,可都猜不到答案。
以庄sir今时今日的地位来讲,能够让庄sir亲自接风的人,恐怕只有关乎“情义”二字。
周华标猜测一番,索性便不再去猜,专心开车。
到赤柱监狱不就能知道那人是谁了?
二十分钟后。
三辆轿车抵达赤柱湾、赤柱监狱门口。
车辆停在一块绿色的公交站牌前,四人推开轿车们齐齐下车。
“叮铛。”正好这时一名穿着军装的狱警打开旁边小铁门,省去大佬们亲自进赤柱捞人的时间。
这扇小铁门是监狱的释放通道。
刑期已满的服刑人员,会在办理完释放手续,领取私人物品,签字确认后…
通过小门走出监狱。
狱警们偶尔也会从这里出入。
上午。
旭日初升。
一个穿着老款西装的男人走出监狱。
年长狱警掏出烟盒,面带微笑,抽出根烟递给他。
男人深吸口香烟,眯起眼睛,露出个笑容道:“多谢晒。”
“不用谢。”
“不用谢。”中年狱警摆手笑容,身上没有一点架子。
一名年轻狱警拿起警棍,指向男人出声道:“别再进来了啊!再进来我一定好好教训你!”
“嗯?”中年狱警扭头瞪向后生仔一眼,年轻狱警连忙收声闭嘴,表情惺惺。
“呼。”男人吐出一口烟雾,毫不介意的笑道:“放心吧!我不会再回来了!”
随后男人叼着香烟,抬起头看向走去。
但他跨出铁门,看见公交牌下的几个人影时,整个人顿时定在原地,不敢向前寸进。
“庄庄庄…”
“庄仔。”
“啪嗒。”一根香烟从指缝中滑落掉在地面,男人的眼眶泛起泪光,不敢相信多年已后,功成名就的故人还会出现在眼前,专程前来接他出狱。
而在监狱铁门内,今天值班的年轻狱警面露不解,出声嘀咕道:“江叔!你为什么对他一个土狍子这么客气啊?”
“不就一个罪犯吗!”
“哼!”
江叔侧头看着年轻人,语气沧桑的解释道:“后生仔,别张狂!”
“每个人都风光的时候…他曾经也是个大人物…”
“你知道为什么几家社团的人都很尊敬他吗?你看那边!看看来接他的人是谁!”
“只要他想当狱霸随时都行!他想整死我们也随时都行!只要他好说话而已……虽然我们不用怕里面蹲过的人,但是也没必要惹麻烦对吧?“
年轻人顺着江叔的手指看向远方,只见一个在报纸上看过熟悉面孔,正在对刚刚走出监狱的男人露出微笑,张开双臂。
“庄…庄…庄爷!”后生仔满脸震惊,人生又被上了一课。
而此刻庄世楷用力拍了兄弟肩膀两下,两人拥抱在一起讲道:“细九哥!别来无恙!”
这是一个时隔多年的拥抱,里面道尽人间百态,世事变迁!
虽然,这几年庄世楷有放话关照陈细九,但是却没去看过陈细九一次。
他没必要去看陈细九!
陈细九出狱时候来接就够了!
这是连陈细九都没想到的事情。
“庄仔,不对,庄爷,听说你都升级高警司啦!”
“还有你阿标,阿琪,你们也都是警司了对吧?”陈细九松开庄世楷的肩膀,破涕为笑,出声话道。
周华标、蔡元琪两人站在旁边,面带笑意的答道:“是的,陈探长。”
他们对陈细九都态度都非常尊重,丝毫没有任何倨傲。
因为他们在陈细九面前只是晚辈!
当执晚辈礼!
何况,陈细九是“廉政风云”当中唯一选择自首、留在港岛的辖区探长。
这份故乡情更是让人钦佩。
至于刑期问题?当年陈细九有自首情节,是从犯,贪污罪本身不重,再加上把违法收入上缴,服刑表现优秀减刑等等原因…算算时间一天不多,一天不少,正好是今天出狱。
而这几年过去陈细九除了胖一些,土一些,看起来像一米五以外,并没有什么特别之处。
穿上西装照样是当年那个鲍鱼探长!筲箕湾大佬!
“后生可谓,后生可畏。”陈细九望着周华标、蔡元琪两人连连感叹,李树堂则是与陈细九不熟,陈细九没和他搭关系的想法,他只能站在旁边,第一次感受到了庄sir情深义重的一面。
十几年前的同僚老兄弟出狱,庄sir都能记得住前来迎接,你说庄sir不把义字挂在心间?不值得替这种大佬卖命?
今天庄世楷没有主动收拢人心的想法,只是顺道把李树堂捎上,但偏偏这种打心底里透出的气质最能折服人心。
李树堂现在愿意替庄sir拼命了。
周华标自然也在陈细九出场的那一刻…明白庄sir是来接谁了。
不得不说,他还真不记得陈细九出狱的时间,甚至快把陈细九这个人给忘了。
也就庄sir这种重情重义的人会记住。
这时庄世楷轻轻锤了一下陈细九的胸口讲道:“陈大探长!别羡慕这群小的了!”
“你当探长不比他们当警司差多少,弄得自己没威风过似的!丢人!”
“对了,嫂子煲了汤。”
“你先回家洗个澡,有大餐吃,我们几个中午也去你那蹭饭!”
庄世楷摇摇车钥匙又指向周华标等人,中午前显然是不准备回警署了,而他嘴里“嫂子”自然是陈细九的老婆。
没想到,此刻陈细九嘿嘿笑道:“你嫂子?我老婆这么多,你说的是哪个啊?”
庄世楷哈哈大笑,语气挪揄道:“你还真以为你还是探长啊!还老婆那么多!你现在就一个老婆!”
“走啦!我提前跟她说好了,不然她肯定会来接你!瞧你刚出门那幅失落的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