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dltg火熱連載小說 都市劍說 線上看-第1420節-請假看書-elpud

都市劍說
小說推薦都市劍說
“谢谢领导!”
白捡了四天假期,李白心情愉快。
尽管平时也没什么卵事,但是依然需要朝九晚五的上下班打卡,人可以不在岗,打卡考勤却不能少。
眼下得了假期,连打卡都省了,直接可以出营去浪,更能夜不归宿。
栾政Wei提醒道:“手续不能省。”
他只是答应了批假,却没有说光凭上嘴皮碰下嘴皮,就能把请假程序给省掉的。
“了解,我这就去!”
李白立即原地消失不见。
“等等,你又要请假,在营地里待着无聊吗?索马里到处兵荒马乱的,你就不怕碰到危险?”
看到拿着标准请假单来签字的李白,医疗队负责人黎峰一脸的狐疑。
索马里又不是什么旅游区,更没有什么像样的旅游景点,到处都是荒无人烟的原始风貌,成群结队的野兽出没,还有态度不明的土著部落和危险的地方军阀以及雇佣兵,可以说是无法无天的地带。
就算是政府军掌控最全面的首都摩加迪沙,都依然是天天枪炮声不断,还时不时来一场BOMB真人秀。
别说是外国人,就算是当地人,也是过着朝不保夕的日子,活一天算一天,随时有可能把自己的性命丢掉,天天这么没完没了的折腾,整个国家能有个好吗?
如果说起索马里究竟哪里最安全,不止是黎峰,还有栾政Wei、崔团长和全团官兵,甚至是索马里政府,都会毫不犹豫的一致认为是位于摩加迪沙郊外的华夏维和部队营地,来自世界五常No.1最强陆军的精锐陆战团,六门122毫米口径榴弹炮为真理代言,镇守索马里共和国完全是绰绰有余,只要补给充足,强推整个非洲都不是没有这个可能,谁让黑叔叔们的战斗力是负的呢?!
这样一支不去欺负别人就已经是谢天谢地的存在,再找他们的麻烦纯属是嫌命长了。
当初山泉会的波多野竜(秦羽龙)雇佣土黑武装人员来给华夏维和部队添堵,也只敢把枪往天上放,一发子弹都没有飞向军营,武装分子们在墙外面卖卖萌,仅此而已。
至于站在墙头下面张牙舞爪。
抱歉,他们还没有这个胆儿。
李大魔头过来抽他们耳刮子的时候,个个怂得一逼,将自己的外强中干完全曝露了出来。
“有个病人,脑子不好了,我去给他看一看。”
李白指了指请假单上的事由。
的的确确有一个脑子瓦特了的家伙,等着李大魔头给他看看脑子,这个事由十分恰当。
“我给你签字,记得早点回来。”
要不是栾政Wei答应的,黎峰也不会这么痛快的在请假单上签字。
至于李白究竟去干嘛?
这并不重要!
在栾政Wei那里办完请假手续后,李白就开着那辆重型牵引车,拖着拖挂式房车驶出了军营。
非洲大陆的糟糕路况对车辆的通过能力要求实在是太高,使得之前买的那辆A级房车难有用武之地,自打买了第二辆更能适应非洲地形环境的拖挂式房车后,就被丢在营地里面吃灰,偶尔会被借用去接个人,或者短距离医疗队下部落,路况糟糕的地方,依然还是去不了。
这个时候已经是中午时分,李白准备在两个妖女那里吃了中饭再走,毕竟之前答应过的。
顺带着把俩妖女给捎上一块儿出发。
“今天的大菜,红烧黄河大鲤鱼!”
眉开眼笑的清瑶妖女这方面的奇怪癖好怕是没的救了。
她最喜欢的食物之一,亚洲鲤鱼,尤其是黄河大鲤鱼。
这是跟鲤鱼要过不去啊!
李白指着盘子里一尺半长的黄河大鲤鱼,说道:“你不换点儿别的么?天天都是红烧鲤鱼,换成别的鱼也好啊,黑鱼、黄鱼、白鱼、银鱼又不是不好吃。”
不论是在家里,还是在外面,鲤鱼出现在餐桌上的概率高达33.333……%,每三天至少一条。
他当然能够理解清瑶妖女的想法,一直以来就与洪璃不对付,各种看不爽,却总是拿这条小鲤鱼儿没办法,只好把气撒在那些倒了十八辈子血霉的普通鲤鱼身上,恨不得天天吃,变着花样吃,还别说……真好吃!
要不是李白拦着,餐桌上的鲤鱼菜都快要被恒定了,又不是吃不起,也不晓得是怎么回事,这头青蛟怎么都吃不厌。
“佛跳墙来了!”
洪璃小妖女双手拎着一只有她半人高的不锈钢大桶,不,大锅过来。
整整一上午的功夫,她有小半的时间都在对付这锅山珍海味乱炖锅,储物纳戒和储物龙鳞里面存放着海量的食材,足够一人二妖吃上一百年。
两妖女果然不知道上午院子外面发生的热闹,一个忙着做菜,一个忙着等吃,哪儿有功夫理会那些不自量力的凡夫俗子。
好端端的想不开,非得要招惹妖女,如今等着吃挂落,最轻也是被索马里政府驱逐出境,华夏本土撤销护照,几年内禁止出境;重点儿的,一旦外国政府逮个正着,来个重判,回到国内还是要吃官司的,依旧是逃不掉。
《刑法》第七条,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在中华人民共和国领域外犯本法规定之罪的,适用本法,但是按本法规定的最高刑为三年以下有期徒刑的,可以不予追究。
法律意义就是沾边赖,别以为到了国外就可以无法无天,一旦有了记录,依然会载入个人档案,成为永久的黑历史。
在索马里这样的地方,栾政Wei最担心这两个不差钱的泰国妖女让索马里的法官给个重判,这里还真就是个认钱不认理的地方,别人只能交涉,而没有办法干涉,一旦发生这样的事情,恐怕要成为大笑话。
“下次佛跳墙里面再放两条鲤鱼进去。”
清瑶妖女也不知道是故意抬杠,还是真爱吃鲤鱼,恨不得鲤鱼菜顿顿都有。
看着小鲤鱼,吃着小鲤鱼,连皮带骨头,吧唧吧唧美滴很。
“瞎想什么呢?放了鲤鱼,这还能吃吗?洪璃,给隔壁端一盆汤过去。”
李白一个栗子弹过去,正中小巧的蛟角,这头不可一世的妖王当场抱头,打回嘤嘤怪原形。
哼,不!堪!一!击!
镇压妖女的日常操作,换成别人,你弹一个试试?
鲤鱼是出了名的刺多,若是加到汤里,土腥味还重,好吃不好吃并不知道,但是这锅汤里面绝对是杀机四伏,稍不小心就会扎上一嘴的刺。
他想了想,又说道:“再加一盘红烧肉!”
佛跳墙的嘌呤含量太高,恐怕约翰先生没有这个口福,所以再加了一份红烧肉。
洪璃小妖女准备的午餐份量极为丰盛,分出一点点也不算什么。
吃过中饭,清瑶和洪璃两个妖女跟李白上了房车。
将她俩丢在这儿,就怕生出事来。
再来一批不知死活的花美男,恐怕栾政Wei等大佬又要开始头皮发炸,所以一块儿带走更让人放心些,好歹也是眼不见为净嘛。
约翰·撒摩斯没有跟上李白的房车,而是安安心心的在院子里住了下来,他跟华夏维和部队的医疗队约好了,每天都过来体检一次。
论起医疗条件,医疗队的硬件虽然比不上撒摩斯家族在乌干达共和国的维多利亚湖畔秘密备份生物实验室,但是软件方面却有过之而无不及。
至少医生的平均水平绝对不输于国内三甲,就算是冷门的精神科,李白也是至少硕士外加国家注册催眠术大师,金光闪闪的招牌。
白袍独行者刺客基塔巴索玛口中的黑巫师罗沙所在的胡达部落位于距离华夏维和部队两天的车程。
所以哪怕一路走一路问,李白称三天后找到对方,在时间上完全绰绰有余。
希望那个被放跑的刺客能够及时赶到胡达部落,不然的话……呵呵,那就尴尬了。
照着没什么卵用的电子地图在没有路的荒原上跑了两天,先后问了十几个土黑子,顺手打赏了几罐午餐肉,李白便再也没有遇到其他的土黑子,只能照准大致的方向笔直前进。
幸好有琉璃心开着,借助了洪璃小妖女的本命法器璃珠领域,在最新款紫砂阵盘的引导下约束成扇状,投射到千米开外,哪怕野草灌木遍地,也不怕重型牵引车拖着房车栽进沟里。
非洲最危险的野兽和各种蛇虫鼠蚁,还没来得及受到紫砂白板儿平安牌的影响,就被清瑶妖女时不时释放出来的气息给吓得肝胆俱裂,屎尿齐流,晚上露营地时候,连个蚊子都看不见,四下里一片静悄悄,可以放心大胆的一觉到大天亮。
隐隐约约看到前方有人影在晃动,李白一脚踩下油门,可是很快他又松开了。
出现在视野内的人影并非是光着膀子,拿着弓箭长矛的土黑,而是几个穿着迷彩服,拿着AK的士兵。
这又是什么情况?
李白放慢了车速,想了想,并没有转动方向盘,而是迎了上去。
不论是地方军阀,还是政府军,好歹也能问个路不是?
对方的态度究竟如何,并不是问题,所以不需要在意这些小细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