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304k優秀言情小說 次元入侵現實地球 吳子雄-871.遭遇鑒賞-iq32k

次元入侵現實地球
小說推薦次元入侵現實地球
871、遭遇
三灾九难,到底是哪些,刘浩还真无法知晓,他只能对此做出一些猜测。
比如‘三皇五帝’的出现,同样是人族一个巨大的考验,也势必在这‘三灾九难’之中。
而通过这些灾难,诸天之上的圣人一点点的从中受益,如挖墙脚一般,挖取着人族的气运,使得人族的气运一点一滴的和他们关联在一起,为他们贡献着众多力量。
大禹治水,同样是其中之一,只不过到底是不是最后一个劫难,刘浩也没有太大把握,他想着日后遇到三皇五帝之时,这事必须好好问一问才行,他感觉这点对自己同样重要,非是他也想着分润人族一部分气运,而是想着如何让圣人多吐出一些气运来。
再怎么说,人族气运被他取得多些,对人族而言,也是一大利好,自己好歹是人族的一份子。
有了想法,刘浩也没有在这个问题上多加纠缠,而是继续聆听霸下之言。
“前辈,圣人挡出封禁的天河之水之中,陨落的祖巫回归大地,但盘古血脉却遗留其中,顺着着滔天洪水进入整个天地之内……”
这下,刘浩算是彻底明白为何雕像之内天地会封禁他们修为了,非是大禹做了何种手段,而是大禹治水之时收集了众多祖巫血脉封禁在这个天地之中,使得进入这里的修士必然会受这些盘古血脉的影响,自然而然的被封禁修为,或者说,非圣人、混元者进入这里,只能从头开始,但同样,也因此受到不小好处,在跟着大禹治水之时,吸收着这些盘古血脉,进化自身,刘浩如今便是如此,原本存留在他体内的巫族血脉在这些祖巫血脉的吸收之下开始提纯,使得他有了盘古血脉特有的天赋展现。
只不过,到现在为止,刘浩依旧无法明了自己血脉之中那金色丝线之内的天赋是什么?是单一的还是多种的?若是多种的,那最强的天赋又是什么?
对此,刘浩倒是看得很开,本身四象圣兽青龙血脉天赋就足以让他开发,再多一些,反而会让他精力分散,与其如此,还不如将精力投入到青龙血脉的深层开发中来。
当然,好处也不是没有,再怎么说,他的身体素质也得到了巨大提升,如今大罗金仙身体素质,虽和他本身而言,还有些落后,但却是一个极大的填补,根基上的弥补,换言之,便是提升了他未来的高度问题,这就足够了。
最重要的一点,刘浩感觉自己在这里度了一层金之后,再往地仙界去,身上盘古血脉的开发,会使得他在地仙界有了一个合法户口一般,这会使得他在地仙界得到的气运更好的运用起来。
新山脉的挖掘依旧热火朝天,人口的增大,效率也高上许多,巍峨大山一座座被推到,这般治水之功,也唯有炎黄子孙能够做到,和那什么诺亚方舟逃亡的故事要伟大太多了,也难怪大禹能够留名千古。
决堤之时,刘浩和霸下、蒲牢选择了最危险的岗位,滔天洪水之下,又不知被席卷到何方,和第一次相比,却是要好上许多,被冲击了一大段距离之后,刘浩逐渐掌控了自己的身体,开始在洪水之中游动起来,再之后,又是寻找队伍,如此反复。
时间,在这里似乎没有丝毫意义,刘浩已经不记得自己跟随队伍凿开了多少大山,不记得自己被这些洪水冲击了多少次,反反复复的被冲走、归队、挖掘;
日复一日,年复一年,一开始还想着何日结束,到后来已经完全将之忘却,机械一般重复着治水之功,什么稀奇古怪的念想早就忘得一干二净,若非这一日身体陡然传来一股轻盈之色,他都要讲自己身份忘得干净。
“准圣了吗?过去多久了?”
身体变得轻松许多,一股明悟在心中诞生,似乎到了准圣,才让刘浩明白自己血脉觉醒了何种天赋。
“帝江,空间祖巫!空间天赋吗?倒也不错!可为什么似乎还有其他天赋将要开启似的?”
这个感觉,刘浩认为不是空穴来风,只不过似乎更难开启,亦或者还没有到时候一般。
“算了!收获已经足够大了,无需强求,或许等到身体阶位再次提升之后就会出现,顺其自然吧!”
一年又一年的凿山开水生涯,将刘浩棱角磨平了许多,最大的一点便是他身上原本斩去恶念所遗留的若隐若现的杀气已经消失的一干二净,如同一个老农一般祥和自然,这个时候,便是一个普通人站在他身旁,也丝毫感觉不到他身上的气息,只会将他看成一个毫无修为的百姓。
这种状态,也是他彻底消化斩去一尸的修为,到了如今,才算是真正可以尝试第二尸的斩去,也可以说,善念得到了极大的提升,几乎大圆满之局。
也是出于这个心态,便是身体修为再次踏入准圣,刘浩也不过停顿一下,手中的动作再次开启,朝着眼前大山凿去,似乎方才的突破不过是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一般。
也不知过去了多少个念头,凿开了多少山脉,行走了多少距离,这一日,终于然刘浩看到了大海,看到了大海之上偶尔翻滚的龙影,这些龙影,似乎在等待着大禹将滔天洪水引入其中,又或者还有着其他意图。
等到队伍当真将洪水引入大海之时,刘浩才发现他方才的感念没有错误,当洪水入海之时,东海之上,浮现出数百条神龙,他们压制着每一股涌入大海的洪水,可即使如此,依旧使得东海掀起了滔天巨浪,咆哮着朝远方翻滚而去。
“这似乎是在保护东海海眼吧?”
到了这时,刘浩才依稀感觉出东海龙族的目的,也才让他察觉出眼前洪水的不同之处,这些洪水一进入大海,就膨胀了百倍不止,就好似此前的洪水本被压缩了一般,如今一股脑的释放了出来。
“天河之水,当真不凡,地仙界不周山残脉之内那些天河之水,为何那么普通?莫非真正的精华已经流失了不成?”
思考间,之间大禹将手中定海神针朝着东海一抛,玄黄色的定海神针便化作天柱一般,直插东海之内,他的进入,一下就将东海之上滔天巨浪压制了九成九,似乎遇到了天敌一般,只得乖乖听话。
“孙猴子这跟金箍棒看来绝不简单!以我修为,哪怕是结合水之法则,想要做到这点,也需要耗费众多心力,哪能如此轻描淡写?”
他对这跟金箍棒的来源产生了兴趣,到底是不是大禹所炼制还真难说,亦或者这个天地之中的定海神针和孙猴子手中那一根根本不是同一个?
“还是世界问题,这个答案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揭开?”
刘浩朝着大禹方向看去,却发现对方似乎也朝着自己看来,脸上还带着一丝笑意,等他想要确认之时,却发现场景已经完全不同,哪里还有什么大禹,哪里还是什么雕像内天地?在方才那一瞬间,他已经被传送出局,眼前更是大变,高山已然消失无踪,来到了一处草原之上,更是空旷无比。
身体同样有了许多变化,被封禁的一切瞬息回归,最大的不同,却是自己身体素质提升了许多,依稀摸到了准圣中期的瓶颈。
“力量变得更强了,对空间的掌控度更高了,这是亲和度的本质提升!”
熟悉了自身,刘浩脸上才露出笑容,伸手将悬浮在身前的‘蒲牢鼎’收取,神念探入其中,发现蒲牢之魂已经现如沉睡之中,他有不纠结对话,将之收入自己识海天地之内,这才朝着草原探出神念来。
“狼群!修为还真够高的!”
神念扫过,刘浩在一群草原狼身上停留,同样也被对方狼群兽领发觉,一个呼唤声音响起,趴在地上的狼群如军队一般快速集合,在头狼的带领下朝着刘浩呼啸而来。
“不过三十几只狼妖,就有着三个准圣,领头那个,更有着准圣中期修为,这昆仑祖脉之中的妖族当真就这么强大吗?”
刘浩眉头微微皱起,他从狼群身上感觉到一丝威胁,按理不过区区准圣中期而已,他还真不需要放在眼里,然刘浩心中依旧升起一丝绷紧之意,似乎在告诉刘浩莫要轻敌一般,更是在提示刘浩,眼前的狼群绝不好惹。
等到狼群出现在刘浩眼前,这才让刘浩明白威胁来自何方,并非那个准圣中期的头狼,而是他身旁那头银白色、准圣初期的家伙,这头银色巨狼,在这群灰色草原狼之中显得格格不入,鹤立鸡群一般,不管是灵动还是智慧,都远超了其他巨狼。
狼群看到刘浩,便在头狼的带领下停下了脚步,遥遥和刘浩对视着,似乎在衡量着什么,过了大约半炷香时间,才看到一头灰黑色巨狼离开狼群,朝着刘浩缓步行来。
这头灰黑色巨狼身上布满了疤痕,半边脸上一条尝尝的爪痕从眼帘穿过,一直延伸在犬齿位置为止。
只不过一个大罗金仙等级的巨狼,刘浩根本没放在眼里,他反倒看着那头银狼反应,在灰黑色巨狼走出狼群之时,刘浩清晰的看到银狼根本没有阻止,反而在脸上挂出一个讥讽的笑容。
“这头银狼,莫非并非昆仑祖脉本土生灵?”
也难怪刘浩多想,从这个单纯的表情变换,就能看出银狼似乎和这群草原狼并非一伙的。
“这些昆仑祖脉本土生灵似乎智慧上有些落后,也是,这里还没看到文明,缺乏交流,智慧的开发势必要落后许多,算计之流还真要欠缺一些,只不过,修为上,却不能小觑,区区一群狼妖就有着准圣中期的兽领,深入草原之内,日后遇到更强者也不会奇怪!”
刘浩依旧没有看向缓步走来的灰黑色巨狼,许是察觉到刘浩的轻视,那巨狼脚下加快了步伐,从悠闲前进,到现在有了奔跑,再到全力朝着刘浩冲刺而来,最终更是发出呜呜的声音,两旁的犬齿也系数暴露出来,微微张着大嘴,那情景分明是撕咬之力。
“速度倒是不错!可惜这个试探弱了一些!”
眼看着灰黑色巨狼就要咬向刘浩脖颈,他才将眼神收回看向对方,朝着对方轻轻挥动一下手臂,就将咆哮而至的灰黑色巨狼打飞。
“似乎身体素质更高一些,是环境使然吗?这种素质,便是在地仙界也不多见吧!”
虽只是轻轻挥手,但其中力道反馈却让刘浩有些吃惊,也同样坚定了昆仑祖脉比洪荒世界等级更高的想法。
“也不知能不能交流!”
刘浩再次抬头看向狼群,他将试探的棋子打倒,这个狼群也没有丝毫在意,似乎和他们一点关系都没有一般,既不出声不说,所有的巨狼表情都没有丝毫变化。
“狼群和军队还真有些异曲同工之妙!只是数量有时候却对我没多少作用,也不知道这些家伙会不会阵法之流?”
这个念头刚刚升起,就看到眼前狼群有了变化,几十头巨狼微微升起头颅朝着天际嚎叫一声,所有巨狼的气息开始关联起来,甚至那头被刘浩打倒昏迷的灰黑色巨狼也不例外。
这个气息一相连之下,那头昏迷的灰黑色巨狼就清醒了过来,身上被刘浩打断的肋骨也熟悉痊愈,气息更是提升了许多。
“不仅是气息,连生命也共享吗?似乎又不对!这也算是一种阵法的运用吧!倒是和儒道至圣的妖蛮军队有着很大的相同点,唔……和三国世界的军队战阵也有些异曲同工之妙;做为中心点的头狼既有着领军之能,还有着图腾的作用,一下子还真不好对付啊!”
除非一击必杀,否则这些群狼的进攻将会源源不断,使你纠缠不清,一旦你露出些许破绽,就会被在外冷静观察的头狼注意到,说不得到时候就会成为你的滑铁卢,况且,头狼的身边,还有着一头银狼的时刻觊觎,也同样不可小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