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5720爱不释手的玄幻小說 白首妖師-第一百五十一章 信與不信(三更)-q6d2f

白首妖師
小說推薦白首妖師
“这位方长老,本事真大……”
待到这一方讲道完毕,众弟子各自离去,但发酵才刚刚开始,就连小徐宗主与两位长老,也已经一起来到了主殿之中,望着那古旧匣子里的经义书稿,一时感慨:“脾气也大!”
“值得了……”
小徐宗主望着那书稿上的经义,良久才低声道:“把宗主之位让给他都值得啊……”
“谁能想到,谁能想到呢……”
寒石长老兀自按捺不住心间的激动,瞪圆了俩眼看着眼前这经义书稿:“之前方二公子说了这事,我还不信,就算方家人天资再高,本事再大,但谁真就有这本事,可以从疯子……额,神山长老肚子里掏出东西来呢,若真这么容易,咱们早就拿到了,可这……可这方二公子,明明只是个筑基不久之人,居然偏偏真的能够做到……居然真的将这宝身法给……”
“咦,对了,之前倒一直忘了问……”
青松长老忽地想起了一事,诧异道:“方二公子究竟是如何将这宝身经问出来的?”
小徐宗主与寒石长老闻言,也皆一愕。
他们自见到了这宝身法,便一直赞叹方二公子的本事,却还没问过具体的方法。
“他若想说,怕是早就告诉我们了!”
沉默之中,小徐宗主摇了摇头,道:“方二公子修为并不高,更不可能是神山长老的对手,但他毕竟身份不一般,手里或许便有一些异宝,不是我们可以想象的……”
青松长老不由微微点头,感慨道:“毕竟是仙师方尺的弟弟啊!”
寒石长老也忽然道:“宗主说的对,无论如何,我们一定不能主动去问……”
小徐宗主与青松长老皆看向了他。
“你们想啊,那能够从元婴境大炼气士脑海里问出东西的异宝,得有多贵呢?”
寒石长老一脸凝重:“他若是让咱们报销怎么办?”
小徐宗主与青松长老闻言皆是神色微僵,然后深表赞同的点了点头。
“只是,方长老提出来的这个规矩,倒有些……”
青松长老微微摇头,轻轻叹了一声。
这位柳湖来的方二公子,入宗门不过半个月,便忽然间为守山宗立下了这么一个决定命运前途的大功,只是立了这功劳之后,一不要钱,二不求报答,三没有借机在宗门里面扩大影响力,敲定自己的根基,惟独提出了这么一条规矩,却是让他们都有些难以理解。
因为这样做,方二公子实在是亏了啊……
一是短时间内,怕是无法传授太多守山宗弟子炼身法的经义,二是得了不少弟子的怨恨,想来凭着方二公子的家世,不应该不懂得收买人心之举,那为何又非要反其道而行?
纳闷之中,小徐宗主一直在仔细的看着那卷神冥炼身法的经义,目光停留在其中一道法门之上,留了很久,末了,却是轻轻将这一卷经义放下了,静静的看向了两位长老,道:“当初我卖出了守山宗三成灵脉时,曾说得了三百龙石与一句话,你们可还记得是哪句话?”
两位长老微怔,皆转头向他看了过来:“弄死你?”
“……”
小徐宗主脸色有些尴尬,道:“那是骗其他人的,他其实没这么说……”
低低叹了一声,才道:“他当时跟我说的是:守山宗这样的宗门,不该没落!”
两位长老闻言,倒是不由得一怔,神色显得有些认真。
“我就是为了这句话,才决定将三成灵脉卖给他的!”
小徐宗主则是轻轻叹了一声,缓缓起身,道:“守山宗的没落,本已成了定局,你我三人,皆无力回天,而世间有无数人,猜测过我守山宗的命运,不知何时便会被神王收回立道神符,甚至赐予旁人,也有无数人过来给我出过主意,一改宗门颓势,但当时我在柳湖时,找上门来的这位方二公子,却是第一个认真对我说出了那句话,说我守山宗不该没落的!”
“世人皆我吾父及诸位长老太傻,一力迎妖尊,结果落得此等颓唐,以致于宗门潦倒至此,需要我们这些后辈拼上了性命,花尽了心血,想着让宗门保命,或是死而复生……”
“但惟有方二公子,觉得反而是因为父辈长老们值得尊敬,所以宗门才不该没落!”
“这其实是不一样的!”
他一边说着,一边看向了旁边的一道书贴,这上面写的正是方寸定下来的规矩,虽然宝身经炼法,乃是方寸寻回来的,而方寸的规矩,也已当着众弟子的面讲过,甚至众弟子们都已经接受了,可毕竟他是宗主,也只有当他在这上面签了押印,这条规矩才算定下来了。
“我当初信他,才卖了三成灵脉!”
小徐宗主笑了笑:“那又何妨再信他,真能让我守山宗恢复昔日荣光?”
说着话时,法力落在书贴之上,凝作了一方灵气氤氲的印记。
两位长老面面相觑,眼底倒是露出了几分沉思出来,青松长老忽然道:“仙师死后,世间人皆觉得柳湖方家,必然没落,早晚便会被某一道大浪卷来,粉身碎骨,不知有多少人提前押注,选择站在了不看好方家的那一面,便如九仙宗,便如郡府里的那位范……”
“确实,看起来方家的确像是得不了好,毕竟方尺仙师只有一个……”
寒石长老呵呵一笑,拍拍胸口,身上的金银饰物,哗啦啦响:“但赢面大的注,本来就只有那些活的好的人才能下,咱们这种已经穷途末路的,还管他什么,有注便下就是了……”
青松长老严肃的点头,看向小徐宗主:“你可知道,为何这么多长老离宗而去,惟有我二人留下?”
小徐宗主倒是一怔:“难道不是因为二位实在没有宗门可去么?”
寒石与青松两位长老脸色都微微一红,大义凛然道:“当然不是,主要是我二人看好守山宗!”
“不错,在没有宝身法时,我们便看好守山宗,更何况是现在?”
“……”
“……”
“我已看过了这卷神冥炼宝身,其间法门,倒也不难理会,我会尽快将自己的五气炼宝身,提升为神冥炼宝身,并全心参悟神冥秘典,有了公子赐予的龙石,应该不会太慢……”
“只不过……”
而在此时的玉境峰上,已经拿到了一卷完整神冥炼宝身修行法门,及神冥秘典的雨青离,目光呆滞了半晌,然后不动声色的将两道法门整整齐齐的收了起来,自己也像是经过了一番思索,然后认真的看向了方寸,道:“方二公子,你确定不会有人想到别的一些可能?”
微微一顿,又补充道:“毕竟一卷四品宝身的修炼法门,太珍贵了……”
方寸正歪在了太师椅上揉着眉心,小狐狸在身后给他捶着肩。
这段时间推衍神冥炼宝身的修炼法门,太疲惫了,不但自己消耗精力不少,小狐狸也一直跟着记录,整理,累的不轻,所以方寸让她给自己捶肩,也是为孩子好,多活动活动。
听着了雨青离的话,他笑着看了他一眼,道:“你看出什么来了?”
“心里多少有一点疑惑……”
雨青离想了想,似乎也有一些儿犹豫,但还是坦然道:“我没有任何凭证,但总是会有些疑心,而既然我有,旁人也有可能会有,这样的事情,总是需要提前提防一些的……”
望着雨青离那张似乎随时有可能出卖人的脸,方寸笑了。
能够主动说出心里这个疑问,便说明自己没有白交这个人。
“其实提不提防,都没关系!”
继续揉着眉心,方寸慢慢道:“我倒觉得,有些事情,不必定要人信,因为你便是说了实话,也一定有人怀疑,所以,只需要他们愿意相信,又让他们拿不准某些确切的点就行了,至于守山宗的那位小宗主还有两个长老……唔,轻点……两位长老估计会信,毕竟他俩看着实在有些不聪明,至位那位小徐宗主,如果我所料不差,这时候他已经明白了什么……”
雨青离神色微凝:“那后事如何料理?”
“莫慌!”
方寸忙道:“你一皱眉头我就感觉你是想去灭口……”
“……”
雨青离:“我确实有考虑这件事!”
“……”
方寸笑着解释道:“正是希望他明白过来,惟有他明白过来了,才知道我方家究竟还有没有底牌,也会被逼着在内心里做出一个选择,选择究竟是不是要在我身上赌一把……”
雨青离忙道:“公子这么确定他会选择我们?”
“当初买下他这宗门时,我曾经对他说过一句话,你可知是什么?”
“此间没有外人,公子可以不必卖关子……”
“哦,抱歉,习惯了……”
方寸笑着,道:“其实当时我给他说了不只一句,不知道最后是哪句打动了他,第一句是,守山宗这样的宗门,不应该没落,你若是愿意给我一个机会,那我便会给你一个机会!”
雨青离道:“很惹人心动,第二句话呢?”
方寸淡淡的道:“你若是不答应,那我就弄死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