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ykcu火熱連載都市异能小說 美漫喪鐘討論-第2051章 紛至沓來讀書-cw8dj

美漫喪鐘
小說推薦美漫喪鐘
要前往曼哈顿区的巴克斯特大厦,飞过去明显是最快的方法,然而韦德抱着丧钟的大腿苦苦哀求,说自己有恐高症,受不了那种连栅栏都没有的‘飞毯’。
不过解决办法也很简单,那就是不用斗篷了,苏明直接像是拎垃圾袋一样抓住表弟的皮带,自己飞过去。
几乎是下一秒,两人就到了大厦所在的街道。
此时抬头向上看去,能看到摩天楼的火光和浓烟遮蔽了月亮,许多自动无人机正像是蜜蜂一样绕着大楼飞舞,不断喷出灭火剂一类的东西。
这里稍微有点问题。
隐形女苏珊的能力其实是可以拿来灭火的,她只需要形成闭合的力场来隔绝空气,就能一块块分割火场使火焰熄灭。
然而现在这样,是说明她暂时没能力处理了么?
副官所谓的没有造成物理层面的伤害,指的是对地球产生损害的程度,实际上大厦周围的道路上一片混乱,许多车辆发生了连环车祸,惨叫声和各种求救声不绝于耳。
不过雇佣兵两兄弟都站在街边一动不动,根本没有救人的意思,韦德还舔舔手指试了下风向:
“唔,今晚是东南风啊,那这些人死的时候应该挺舒服的,如果有一天我要死,我也希望是吹着海风,有美女相伴死掉。”
丧钟的面具下发出了阴沉的笑声,像是对表弟的笑话给予肯定:
“那你只需要住一所海边的医院,美女护士哪里都有,不过这些人里死于爆炸的最舒服,而死于失血或者烧死的则肯定挺痛苦的。”
韦德挠挠屁股,脑袋像是雷达一样旋转,嘴里还配上嘟嘟的声音:
“哎,那边有一辆标着化学警示标志的卡车,里面的绿水流出来了,被它卡住的那辆车里困了个小姑娘,我能去救人吗?”
“想去就去呗,腿长在你身上,不过人家还小,你可别犯错误。”
苏明看了一眼那边的情况,按理来说运输化学危险品的卡车不该出现在市区中,但它偏偏出现了。
也许是在巴克斯特大厦爆炸时,司机吓了一跳,车辆失控撞上了路边停着的快餐车。
这造成了一系列的追尾事故,在卡车后面的是一辆小轿车,此时车头已经完全塌陷了下去,驾驶座和副驾驶上的两个成年人已经变成了馅饼,卡车车斗上黄色油桶里装着的绿水,就从破裂的车顶流进了小轿车的车厢里。
后面的车也怼上了轿车的尾部,这样使得轿车车门变形卡死了,形成了一个类似浴缸的结构。
在轿车的后排座位上,一个男孩已经撞死了,而一个小女孩正在绿色液体里扑腾着,拍打着玻璃,像是在喊救命。
但她的声音在这么混乱的环境下传不出多远,死侍能发现她,八成是因为他幻想出来的‘美女雷达’。
“放心吧表哥,我怎么说也是光伟正的主角型人物,在我的故事里,是不会有任何儿童和动物遭遇不幸的。”韦德潇洒地摆摆手,从小书包里取出了一个指甲刀准备去救人。
指甲钳的原理其实就是杠杆,韦德觉得只要找到合适的支点,它也是可以当撬棍用的。
之前的破案之旅中自己被表哥鄙视了,现在就要好好表现一下自己高绝的智慧。
一开始被困在车里的小女孩还是挺激动的,毕竟还是被人听到求救了嘛,然而当看到好心人拿着指甲刀过来的时候,被水淹没的她,眼睛变成了死鱼状,透露出‘你是认真的?’这样的疑问。
死侍跟车门较了一会劲,发现指甲刀真的撬不开卡死的车门,又和看不见的观众们说了一大堆废话后,最后他还是拿出手枪,打爆了轿车的后窗玻璃,把奄奄一息的女孩捞了出来。
苏明怀疑女孩其实是被气晕的,任谁遇到这种情况都是气急攻心吧?
而死侍开枪也造成了连锁反应,经历过911的人们以为这又是一次恐怖袭击,刚才勉强还算是有些准备救人的热心人,现在都差不多被吓跑了。
“唉,救了个人也没报酬,以后不能做这种亏本事了,赔了一颗子弹,2美分呢,话说有没有记者在附近来采访我一下啊?”死侍把女孩放在路边公交站的长凳上,双手开始拧自己的制服,上面的绿水滴滴答答地淌了一地:“还有这究竟是什么废水?也没有腐蚀性,喝起来还有点甜。”
“你喝它干嘛?”
苏明无语地摸摸女孩的脖子,脉搏还在跳动,嘴角也没有冒水,说明没有溺水的情况。
果然是情绪造成的昏迷么?父母和哥哥都在眼前惨死,遇到的救命稻草又完全不靠谱的样子,大概是绝望后导致的假死吧。
“有水流到嘴边,总会下意识地尝一下吧?”韦德挠挠头,他好像打算摘面罩。
“正常人可不会去尝标注着化学危险品的绿水。”表哥阻止了表弟摘去头罩的动作:“她没有什么事,一会会有人把她送到医院的,我们现在该上楼去了。”
死侍直起腰来左右看看,在不远处发现了一个没有跑开的孩子。
男孩推着一辆自行车,车后架上还有几盒外卖,此时正担心地看着女孩,只不过死侍手里有枪,他没有敢过来。
韦德时而清醒时而糊涂,他此时表现得又好起来了,他收起了武器朝男孩招手,喊道:“过来吧,你认识她吗?现在需要有人送她去医院,如果一会我们把楼弄塌了,她可能会被压死。”
小男生把自行车靠在一个邮箱上,鼓着脸走了过来,他明显很紧张:“是的,先生,我认识她,她是我的同学,我们都在皇后区的中城高中上学。”
韦德面罩上的白眼睛眯了起来,随后用拳头一敲自己的手心,热情地搂住了男孩的脖子,伸出小拇指在孩子面前勾勾:
“我懂了,其实她是你马子对吧?挺行的嘛,咻,咻。”
他像是小学生一样开始起哄,弯下腰用肩膀去顶男孩的肩膀,挤眉弄眼地怪笑。
男生显得十分纯情,低下了头:“不,不是这样的,我有喜欢的人,我和她只是普通朋友。”
“行了,这么晚了你们这么大的孩子还在外面闲逛,全是不良少年,别掩饰了,我也是过来人,你今年应该有十四五岁了吧?我今年也才……算了,记不清我今年几岁了,反正比你大不了多少。”
韦德转身抱起了长凳上的女孩,准备帮男孩放到自行车上去:
“不过为了防止你在她昏迷的时候做出这样或者那样的事情,我需要知道你们的名字,方便万一出了什么事后我能更快找到你并杀你全家,希望你能理解一下。”
“我才不会那么做!我叫彼得·帕克,她是我的同班同学杰西卡·琼斯,先生,你叫什么呢?!”彼得又一次脸红,但还是鼓起勇气询问死侍的姓名。
目前这次大楼爆炸的事故究竟是怎么造成的,彼得不知道,他只是今晚打工送外卖经过这里附近,结果一来就看到了自己的同学遭遇车祸。
这个穿着红黑衣服的男人手里有枪,不远处那个黄黑盔甲的人光是坐在公交站里就让人毛骨悚然,但聪明的彼得还是想记住蒙面人的姓名,如果真是他们干的坏事,自己可以事后告知警察。
男孩设想过很多种结果,比如男人心虚后勃然大怒,或者是像各种蒙面人一样拒绝说出姓名,却没有想到对方清了清嗓子,拿出当年托尼召开记者会时一样的官方发言腔:
“摊牌了,我是韦德·威尔逊,一个帅气迷人的雇佣兵,我就是死侍!”
而也就是这时,一具金红相间的盔甲从天而降,那道红光‘哐’地一声落在死侍和彼得中间,半蹲着的装甲在地面上留下一圈蛛网状的裂纹。
伴随着滋滋声和明亮的蓝光,站起来的铁人举起双手对准了死侍,那掌心炮开始充能:
“放开那个女孩,动作慢一点,我刚从酒会上赶过来,今晚喝了好几瓶,现在恐怕一激动就会炸掉你的头。”
“唉,果然是好人没好报,黑暗,太黑暗了,这些超级英雄就喜欢误会别人然后开打,这也太老套了吧?”死侍叹了口气,把女孩丢给了钢铁侠,扭头朝一旁车站遮阳篷下说道:“表哥,钢铁侠他欺负我!”
黑黄色的盔甲从黑暗处走出,红色的目镜骤然亮起,一个恶魔般的沙哑声音幽幽响起:
“托尼,好久不见了,你为什么这么严肃?”
“嗝!”
上一次托尼还是在绿巨人闹事时见过丧钟,当时这黑黄色的面具下是霍华德那七孔流血的脸,把托尼吓得落荒而逃。
虽然事后渐渐回过味来自己是被耍了,可托尼一点也不想这次看到死去母亲的脸。
一紧张,他就发出了打嗝一样的怪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