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9cim爱不释手的都市小說 仙聲奪人 起點-第847章 迷心展示-fgohu

仙聲奪人
小說推薦仙聲奪人
容娴要以最快的速度铲除东晋,震慑人心,让想要混水摸鱼的爪子都缩回去。
国家机器一旦认真起来,那可就没别人什么事儿了。
白太尉的命令一下,各个军团带着军队迅速从四面八方出击。
至于军阵以及作战计划?
抱歉,这些军团长他们不配有。
率先领头的不用说便是飞羽军。
白慕惊领军的众多将士一个个见到敌军像是见到了美女似的,双眼放光的……抡起大锤就锤了上去。
飞羽军所过之处,残值断臂铺就一条血腥之路。
白慕辰的风云骥与卜辞大军兵分两路,默契地朝着左右两翼包抄而去。
紧随其后正中央的便是岳战的‘正义之师’,堂皇正义,让人一见便心生肃然敬意。
而兵家的‘儒家’士兵跟在岳战兵团身后,显得特别正规。
监军的儒家儒生脸色都很是一言难尽。
尤其以季游大学士、颜睿儒士等人。
他们表情都像是吞了苍蝇一样难看,毕竟那一个军团的人可都是兵家子弟穿着儒家长袍的。
这简直就是挑衅。
兵家与儒家本就不对付。
儒家讲究的是仁义礼智信,富于入世理想与人文主义精神,提倡教化和仁政,轻徭薄赋,抨击暴政,总希望实现大同社会,礼乐秩序。
兵家:你是想屁吃呢。
兵家那讲究的便是斩草除根,为君王扫平障碍,行事必须冷静睿智,纵观全局,统筹安排。
雷厉风行与法家更配哦。
然儒家看来只有一句话:你冷酷无情无理取闹。
儒家对于兵家意见很深,他们认为兵家的存在就是战争的本身,那是礼乐崩坏的凶器。
背道而驰的不仅仅是道的根本,还有处事态度。
举个栗子。
儒家讲究一个‘信’字,而兵家呢,说的是‘攻敌无备,出敌不意。’
正如孙圣所言,兵者,诡道也,
而在儒家,你失信于人就不配为人。
这也是为何打仗的都是兵家子弟,监军的往往都是儒家子弟了。
儒家想要往军队安插人手,除了监军还真没别的地儿了。
他们若真敢往军队中派人,几场仗打下来那人绝对转头就拜了孙圣的道了。
别问为什么,问就#道不同不相为谋#。
风岚大军依旧与邵景寻大军为伴,二者撒欢了一样跑。
将那里需要往那跑的救火团队执行的彻彻底底。
有邵景寻敌我不分的牵制着,风岚大军也不再#撒手没#了。
刘元辰大军永远是最后的那个,他们战队的战斗力也是挺强的,偏是为了扒那点儿钱财硬生生将自个儿给搞成了收尸队。
除过这些正规军队外,咳,正规的容国军队外,还有一队奇形怪状的队伍。
那是由容国境内各大势力组建而成,四大世家、山海道场和紫云道场、其他各个隐藏的势力,以及傅羽凰等人都在其中。
他们不听从调派,也谁都不服谁,打起仗来各自为战。
值得一提的是,这些人里面还有容娴的化身。
这化身可不是在天道那儿查无此人的如同傅羽凰那般的化身,而是天道打眼一看就知道是容娴的化身那种化身。
说起来可能有些拗口,简单理解下就是这里的化身没有半点掩饰自个儿就是容娴。
白师并不知情,他对这队各个势力组成的队伍看都不多看一眼,毕竟将这群人看多了,连他自个儿手底下那些奇奇怪怪的兵种都觉得眉清目秀了起来了。
他也并不强求那些人能起到什么作用,那些人心中也清楚自个儿是干什么的。
不过就是自家势力派出代表人物过来表示一下立场罢辽。
当中也有想要立功后在容朝就职的。
这类人是容娴要拉拢庇护的人,另一类就是用来坑的。
边境打起来后,东晋女帝第一时间收到了消息。
大朝会上,司马姮君大发雷霆,同时心中还满是不解。
她与煦帝早先保持默契,短时间内是不会开战的,边界怎么会突然打了起来。
糟糕的是,国内也并不稳定。
奸细找出来一堆,都是小打小闹。
若煦帝为棋手,她不认为那些小虾米就是她手底下的棋子,那些人不配。
那么煦帝布下的暗子究竟是谁!
越是查不到想不明白,司马姮君便越是焦躁。
她也清楚自己已经攒了牛角尖,但就是没办法心平气和起来。
赵、江二国败的太快太出乎意料了。
突然反水的大将简直就是噩梦。
因此女帝将边境所有副将以上的将军都查了一遍又一遍。
开始可以信任的资料在后来也越来越怀疑。
这是不是煦帝布下的障眼法,越是没问题的人越有问题。
陷入这个怪圈的司马姮君不复以往的英明睿智。
简单来说,就是被谜障迷了心。
身在局中之人怎么都逃不开。
因为这不是阴招,而是正正经经的阳谋。
容娴也明确告知她在东晋有暗子了,若真查不出来也只能是女帝手段不够,且东晋命数已尽。
随着战争的越发激烈,女帝脸色也越来越难看,她开始怀疑每一个人。
执掌军队的常胜将军她怀疑是与容国打配合准备给东晋下套,惨败却宁折不弯的先锋军将军她怀疑那人与容国做戏为了取信她达到更大的目的,中间不温不火的将军是找机会就投降的叛徒。
总之就是没有一个可信的。
这行为容娴十分看不上。
你若是信就放心大胆的用人,若是不信就全杀了换一批可信的。
若不能完全信任就继续杀。
别人难道还能不顾亏损一直往里面填人不成?
能当暗子的都是特别厉害的韭、咳,人才,每每损失一个都让人心痛不已,怎么可能明知会死还派人去呢。
司马姮君没有这样的魄力,她看谁都像奸细,却谁都舍不得杀,万一杀错呢。
明明以前女帝还算睿智的。
当然这也怪容娴逼得太紧了。
为了用有限的人力对付容国,司马姮君求贤若渴,渴望人才眼睛都红了。
也正是碰到这样的时机才造就了女帝这样的缺点,天时地利人和的就怪不得容娴去利用了。
一剑砍翻敌人的容娴化身似乎察觉到了什么,目光落在对面的东晋军队上,感应到那种冥冥中若有似无的压制削弱了很多后,她意气风发的一笑。
东晋要完了。
大夏皇城。
得知王朝开战的消息后,还在争吵该不该信任东晋女帝出兵的各位大臣都沉默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