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ua0v玄幻小說 夏逆 起點-第九十六章、邛崍劍仙任長生看書-5r1tj

夏逆
小說推薦夏逆
那道光柱升起的绥桃山,变化比别处更大。
早在光芒出现之前,绥桃山上已经响起了低沉的声音。这声音带着轻微的轰响,在附近的山峰之间回荡,余音不绝。
仔细听,便能听出那是一个老人在絮絮叨叨地讲如何计算求曲线的长度、曲线围成的面积、曲面围成物体的体积、以及均匀曲面物体的重心。
他说得其实挺清楚,至少潘龙一听就懂,心里暗暗点头——老爷子虽然没能把微积分都学会,但至少就这一块来说,掌握得真不错。就算去考大一的数学卷,起码这一块不会失多少分。
但其他人听起来,感觉就是在听天书。无明禅师的情况最好,虽然满头大汗,但依然在努力记忆——直觉告诉他,这是任长生所得长生之路的展现,合道之际,这些会不受控制地展现出来,大概也是外人唯一一次有可能详细了解一位仙佛的道路。
把这些都记下来,将来慢慢研究,没准能够研究出和它类似的道路。
尽管那道路可能也被任长生给顺便预定了,但以他跟老任的关系,请老任高抬贵手,把用不着的道路让给自己,想来不难。
所以只要牢记现在这些声音,事后好好理解、努力推演,自己就也有几分修成仙佛的希望。
他今年还不到二百岁,有至少五六十年的时间可以慢慢研究呢!
别的诸位真人们也在做类似的事情,只是他们的修为、见识都远不如无明禅师,除了平日都在庙里清修的粗茶道长之外,“天罡剑”、“地煞刀”和霍达都越听越迷茫,越听越头疼。
这些话分开听,每一个字都听得懂,可为什么组成和句子,就让人莫名其妙?
单独一个句子还好,这些句子组成文章,更是让人糊里糊涂,完全不明白在说什么。
三人听得越来越迷惘,渐渐觉得头痛欲裂,却舍不得这难得的机缘,只能拼命忍耐。
过了不知道多久,先是霍达终于忍不住,抱着脑袋倒在地上滚来滚去,就像是被念了紧箍咒的孙行者。然后刀剑两位真人也终于吃不消越发猛烈的头疼,对视一眼,很有默契地同时出手,将彼此直接打晕。
相比还在头疼的霍达,他们倒是简单干脆,一下子就解决了问题。
潘龙看着滚来滚去,努力咬紧牙关不惨叫,但已经从脖子到额头,大片青筋暴起,整个人看起来狰狞得像个妖怪的霍达,叹了口气,一指点在了他的穴道上,让他昏昏睡去。
在霍达的眼中,他看到了一丝解脱的轻松。
相比这些真人宗师们,先天高手们的情况则好得多。
他们的修为有限,能够听到的声音也很有限,都是一些支离破碎的零散片段,甚至于只有一言半语。
这种程度的片段,当然不能让他们用以推导完整的内容。既然推导不出来,反而就不会因此头疼。
相反,他们存着“聆听大道之音”的想法,放空心灵专心聆听,甚至于不考虑究竟听到了什么,只是用身体用灵魂感受伴随这些声音而来的韵律和震动,反而让自己沉浸在了奇妙的状态中,接受了难得的洗礼。
日后他们虽然没办法像那些真人宗师一样靠着今天的所得学习了解乃至于深入研究任长生的道路,却能够因为这一次的洗礼改善体质,修炼到真人境界的可能性大大增加。
不仅如此,还有不止一位已经修炼到先天巅峰的高手,身上的气息先激荡,然后渐渐平息,最后慢慢收回体内,从外面看去仿佛变回了普通人。
他们却是借着这难得的机缘,突破了先天境界的极限,返璞归真踏入了真人境界,从此既能够乘风飞行,又能够延年益寿,一下子就走到了每一位先天高手都梦寐以求的高度。
但他们的机缘也就到此为止了。踏入真人境界之后,他们很自然地关闭了所有的感知,整个人陷入一片混沌,开始对自我身心完善和修补。
这个过程往往需要好几个月,在那之前,他们无法从外界接受任何讯息,什么机缘都跟他们没关系。
任长生的低吟维持了大概一炷香的时间,最后低吟声渐渐消散不见,然后便是光芒从闭关室里面发出,照亮了绥桃山,照亮了四面八方,还朝着天空上升,变成一道光柱,上升到看不清的虚空深处。
不知道过了多久,那光柱突然一震,像是和什么东西碰撞了一下似的,然后整个光柱上便裂纹密布,仔细一看却是数不清的符号和文字。
这些符号和文字不断从光柱上散逸,光柱变得越来越小,光芒也越来越黯淡,可空中却渐渐泛起奇妙的香气。
香气并不浓烈,淡雅而悠远,从绥桃山朝着四面八方传播。所有闻到香气的人,都觉得心旷神怡、身轻体健。一些生病的、虚弱的、体内有宿疾暗伤的,更觉得身体情况大大好转。
甚至有一些原本生了重病,在床上奄奄一息的人,都在闻到这香气之后重新恢复了精神,身体虽然没有完全恢复,至少也重新焕发了生机。
这香气一直向外传播,传播到三百里外,才算是消失。
负责主持封锁线的大夏皇朝高手们自然也闻到了这香气,其中一个俊俏少年更是微笑不语。
这少年叫帝半夏,是太子帝河东的次子,今年才十四岁。
和兄长帝早春不同,帝半夏的目标不是当皇帝,而是修成一身绝学,最好能够长生不死,如同武成王帝苍穹、武英王帝项尤一般。
他来之前就已经得到秘密情报——仙佛成道,天降异象,其中一个异象便是蕴含无穷生机的氤氲香气。这是一个难得的机缘,可以借助它修炼那些会大损元气的霸道武功。
而他之所以被派过来,正是因为所修炼的“天妖屠神法”入门阶段有“损尽元气”这一关。一般人往往通过灵药滋补,一些邪门的流派更是会通过吞噬活人的气血让自己恢复,但这些方法其实都等而下之。
天妖屠神法入门这一关正确的做法,便是借助仙佛成道的氤氲香气补充元气,趁机洗毛伐髓、脱胎换骨,让自己变成非人的存在。
只有用这个方法入门,日后才有希望修成不老不死的天妖,拥有和妖神匹敌的寿命。
尽管后面的路还有很长,难点也有很多,但入门这一关,却是最难的,根本没得选择。
他原本打算借助阵法凝练天地元气为灵液,走过入门这一关,修成次一等的“天灵子”,虽然不能直接长生,但想要修成真人,却远比别人容易。日后想要修成妖神的话,也多几分希望。
可此刻修成天妖的机缘在眼前,谁还折腾什么天灵子!
心念一动,他身上的气息就飞快地降低和消散,整个人也顷刻间变得枯槁瘦削,几乎只剩下皮包骨头。
但随着那氤氲香气传来,他几乎变成干尸的身体却慢慢恢复了血肉,等到大概半刻钟之后,氤氲香气完全消失,他除了脸色还有些苍白、身体还略显消瘦之外,看起来已经跟之前没多大区别。
谁也不知道,就是这短短的半刻钟,这位天子帝壬辰的孙子,已经跨过了修炼之中最大的难关,从此虽然还有不少困难,却天高地阔,前途无量!
(我起点如此之高,相信用不了多久就能超过二叔。到时候必定要让天下人都知道,父亲帝河东一系也有虎子,不让旁人!)
他心中暗暗发誓,眼睛明亮如星。
就在氤氲香气消散的时候,绥桃山上空的光柱也完全消失,那些奇异的符号和文字同样渐渐消散,只有最后一些似乎被什么人控制着似的,突然凝聚起来,朝着远处的桃林飞去。
过了片刻,闭关室的石门缓缓升起,任长生走了出来。
此刻的他依然白眉白须,可脸上的皱纹却消失大半,看起来不像是一个老人,倒像是一个少白头的中年。他的身姿挺拔,腰背笔直,就像是一柄用足了精钢的沉重大剑,能够开山裂石,自己宁折不弯,他身上更有一股锐利的气息冲天而起,然后渐渐收敛,恢复成寻常时候的模样。
最后,他看起来除了年青一些之外,似乎和过去并没多大区别。
但谁都知道,他已经和过去完全不同。
他环顾周围,微微一笑,先是手一挥,让晕倒的三位真人重新苏醒,然后仿佛谈家常似的,用很平和的语气说:“诸位同门,任某不才,修炼至今,总算是名副其实,得了一个长生。”
欢呼声随即响起,声震云霄。
任长生微笑着等大家欢呼之后,才又说:“多余的话就不说了,我等一下需要闭个关,整理思绪、稳固境界——大家若是有什么疑难需要找我询问,还请到这绥桃山山顶来。放心,我只是暂时不方便外出而已,跟人说话交流,绝无问题。”
“不知师兄要闭关多久?”无明禅师问。
“大概三五年吧。”任长生笑道,“放心,不会耽误去找空空儿精精儿算账的事情的。大家正好这几年也埋头修炼,等我彻底稳固了境界,咱们邛崃派就大举出动,找那两个没脸没皮的仙人麻烦去!这次一定要把他们赶出英杰峰!当年的邛崃旧山门,就算我们现在不用,也不能被两个外人占了去!”
以凌云峰的武道强者们为首,邛崃派弟子们纷纷哈哈大笑,神情振奋。
任长生说完这些,手向桃林的方向一招,只见夜色之中浮现出点点粉红,然后一个个大桃子从桃林里面飞了出来,落在众人面前,恰好一人一个。
潘龙看向自己面前这桃子,它应该是仙桃树的子孙所产。个头相当的大,一个怕是一斤都不止。
之前他也吃过这桃子,肉厚水多,口感绝佳,可谓水果之中的圣品。但今天这桃子却和往常有些不大一样——桃子皮上,明显可以看到一个散发着微光的符号。
看来,刚才控制那些即将消散的符号文字飞进桃林,却是任长生借助这些东西,为这些帮他护法的邛崃同门、自家子弟,准备了一份礼物。
“此桃蕴含一丝大道余韵,虽然不能用来帮助修炼,却能够补益元神、增长魂魄。”任长生说,“大家都知道,外修身、内修魂,对于我们武道中人来说,魂魄壮大也是极有好处的事情。只可惜我刚刚成道,手段有限。此桃蕴含的大道余韵只能存在一时半刻。大家不要客气,快点吃了吧。”
说着,他忍不住又笑了:“按照民间习俗,这也算是——沾沾喜气。”
众人大笑,接下来自然三两口把桃子吃完。
潘龙吃了桃子,只感觉一股无形的力量在身体里面散发,渐渐渗入魂魄之中,的确是颇有滋润之效。因为他的魂魄远比常人强大的缘故,这桃子对他来说也就是滋润魂魄,稍稍有一点不明显的效果——甚至在角色面板里面都没体现出来。
但从其他人惊喜的表情,就知道此桃绝非凡品,效果不同凡响!
任长生见众人吃了桃,转头又看向桃林,却轻叹了一声:“可惜这机缘只得一回。我刚才还以为能够借助大道余韵,让那些桃树返本归元,也能生长出可以改善资质的仙桃来,现在看来,却是不行。”
话音未落,树木倾倒的声音从远处传来,却是那些桃树承受不住大道余韵,纷纷折断倾塌。
任长生倒也不介意,就算仙佛也不能事事顺心,随缘就好。
他微微一笑,说:“诸位,任某有些累了,要去休息两天,就此道别。”
说完,他飘然而去,回到了木屋之中,关上了门。
众人议论纷纷,既感觉奇妙,又兴奋不已。
邛崃派终于也出了一位仙佛,从此便是九州最顶尖的名门之一,扬眉吐气自然不在话下,就算面对大夏皇朝,也有了足够的底气。
不仅如此,大夏千年以来,虽然妖神出了不少,但新的仙佛却一直没有诞生。
这其实倒也并不影响大夏的强盛,可大夏高手闯世界的时候,遇到天竺高手,谈起传承有序仙佛不绝,总归有些没底气。
天竺神朝有自己的仙佛,大夏却没有。
而今天,任长生修成仙佛,便是开创了大夏武道历史的新篇章。
他既是邛崃派的骄傲,也是大夏的骄傲。
从今天开始,邛崃派有了自己的仙佛,大夏也有了自己的仙佛!
这位仙佛,便是邛崃剑仙,任长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