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8gth寓意深刻小說 大唐俏郎君笔趣-第1221章 痛斥魏徵看書-nzvjx

大唐俏郎君
小說推薦大唐俏郎君
“累,不稀罕,满意么?”
王浪军坐在沙发上,端着茶杯品茶,面对魏老头激动的跳起来质问自己的举措,淡然处之。
无形装逼,很雷人的。
魏征像吃了苍蝇似的卡壳了,难受的嘀咕:“哈哈,可笑至极啊!
别人奢望不到的帝位,在你眼你一文不值。
好一个累,不稀罕啊!”
“你能选择相信我的话,说明你还没老糊涂。”
“你少来讥讽老夫,看不上老夫那点看家本事,也不至于不给老夫一家人留条活路啊?”
“魏老头,你又错了。
这世上若说有人不给别人活路,那就是帝王权贵一党定下的制度,限定,控制,掐断了别人的活路。
不是么?”
“几个意思,你把话说清楚了?”
“这还用说么?
好吧,我就给你简单的讲一讲,人有擅长梦想,迥然有异的影响力。
人上一百,各有各色。
这不仅仅是面貌肤色不同的问题,而是内质思想与追求都不同。
可是你不觉着帝王霸权制度,限定了人们的思维模式,生生斩断了梦想么?
若是换成百家争鸣,不分贵贱,只讲利国利民,树立功勋典范,弘扬修行科技等开放式的制度,国家是否会迅猛发展?
门路广,思路活。
人们的追求无止境,谁又会成天瞅准皇位权势争的头破血流呢?
说白了一句话:人贵自知,成就自我才是幸福!
人们在追求这条幸福的路上,未必不能荣耀今生,载入史册,乃至成就无上造化。
说再多你听不懂,就比如我,完全具备蹂躏帝王的实力,你觉着我会选择做帝王累成狗么?”
王浪军大肆讽刺帝王制度,弊端太多了。
因为帝王要掌控百官,笼络权力,霸占江山社稷,不得不限制子民的发展。
若是民众自发的研究出数不胜举的高科技。
再被有心谋逆的势力所用,岂不是要危机帝王的一切?
所以帝王要限制子民的发展。
反而要提倡血统高贵引人敬仰膜拜,大行礼孝制度约束子民的行为。
这都是为了巩固帝王权势的手段。
别提什么执政惠民了。
就算有,那也是为了巩固地位,造福子民,笼络人心的手段。
更有载入史册,打捞子民声望,彰显帝王仁义名声的手段罢了。
作为帝王不给子民办点实事,谁会拥护这个帝王?
说白了那都帝王该做的事情,工作?
若是李二是一代明君,可他弑兄杀弟,逼父上位的狠辣,纵有情非得已的理由,也是一个冷血无情的人。
何况他霸占兄弟的女人,都是诟病。
仅李二干出这等不仁不义,不忠不孝的丑事,他不做点政绩出来,拿什么去平息罪过,证明他是对的,是一位明君呢?
一饮一啄,诚不欺人。
可别把李二当善人看待。
王浪军早把李二的肝胆看透了,不屑一顾。
魏征越听心里越凉,但思维活络了,觉着王浪军说的很有道理,可又与帝王制度相冲,接受不了。
关键是危机到切身利益与生死,难以接受啊!
毕竟身份地位摆在这里,没少做错事害人。
更有维护族人害人的事迹。
这等事一旦被分夺权势的民众得知,结果很凄惨的。
其实哪个权贵子弟不明白,民怨沸腾最恐怖?
这种事帝王都害怕。
莫说下马的官员子弟了,那是作死的节奏!
魏征直觉着不能接受,接话说道:“你说得都对,但你真要把满朝文武逼上绝路吗?”
“你这是在恐吓我么?”
“你知道就好,别忘了军权物资财富全都掌握在拥有权势的人手中。
一旦双方闹僵了,你认为民众会占上风吗?”
“会,只要我插手,民众就是天!”
“你这是欺负人……”
“别逗了,你们这些个帝王权势圈子里的人,欺负民众的时间还不够久么?
有脸反问我么?”
“不,不是这样的,你不能整死打下李唐江山的功臣,给你自己脸上摸黑啊?”
“切,你威胁不成改名望攻心战,不觉得太幼稚么?”
“这是事实,怎么幼稚了?”
“哈哈,你还真是自欺欺人啊!
那我问你,李二一家人取缔了隋朝,世人会说什么么?
会说李二一家人狼子野心,是窃国贼么?”
“我,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是么,那我就明说了。
新旧时代的更迭,那是大势所趋,为此牺牲一些有名有姓,有头有脸的人,那也是政见不同,死有余辜罢了。
时代在进步,人心亦在思变,向往自由!
别守着你们歪曲祖宗传承文化的真谛,整出限制人们追求和谐繁荣时代的梦想与使命。
那样只会显得你们短视,无知,幼稚,毁人不倦的行径!”
王浪军眼瞅着魏老头食古不化,给予当头棒喝,往死里嘲讽,鄙视教训。
说实话,王浪军不屑打理天下的烂事,嫌累。
但是为了更好的对付狄溥,打造征伐世界的强军,他不得不维护民众的利益,打造和谐社会,组建强军对外开战。
这也是为了防御敌人进犯的必然措施。
不然呢?
总让敌人渗透进来挑拨离间,祸害苍生?
其中的因果,罪过只怕都会落在他头上,他不想被人诬陷,唯有被动反击罢了。
可惜李二不识好歹,扶不上墙。
哪怕是他整出隋朝在浮空山一代建国,刺激李二的神经,也没取到效果。
反而把李二刺激反了?
李二开始跟狄溥合作,对付他了。
虽然没有实证证明这些事,但是时局与失态的发展,显示出李二向狄溥出卖他的征兆。
于是,王浪军痛定思痛,才决定剪出李二这个祸患。
若非他看在俩公主的面上,不能杀了李二以绝后患,早就抹杀李二了。
也不至于促成李二联合百官罢工,逼宫与整出魏雅兴师问罪的丑闻了。
这一切的一切,磨尽了王浪军的耐心,才决定铲除异己,扶持民主制执政了。
魏征总算听明白了,无言以对。
乃至羞愧难当。
可是想到魏氏家族可能会灭亡的命运,魏征不甘心的说道:“你说的在理,都是对的!
可是你就不能给我们留条活路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