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qjg火熱都市小說 魔君你又失憶了討論-第一百三十二章 墨大公子喝醉啦熱推-7dfzo

Home / 言情小說 / 56qjg火熱都市小說 魔君你又失憶了討論-第一百三十二章 墨大公子喝醉啦熱推-7dfzo

魔君你又失憶了
小說推薦魔君你又失憶了
回到房中,凰久儿将墨君羽按到椅子上,叮嘱他,“你坐在这里不要动,我去给你找干净衣服换上。”
绝品捉灵师
墨君羽乖巧的点了点头,“好!”
凰久儿有一瞬间的愣神,怎么这会儿这么听话了?但是她也没有多想,赶紧找衣服先换上,要不然淋了雨很容易感染风寒。
就在她转身的瞬间,原本醉眼微熏,一脸迷茫状态的墨君羽,双眸猛然清醒,迸射出一道火热的光芒,直愣愣的看着凰久儿。
逆天修羅妃:魔尊請閃開
衣服被雨水淋湿,紧贴住身体,将身材勾勒的淋淋尽致,还有那若隐若现不可描述的部位。
墨君羽看的身体都僵了,喉结艰难的滚动。他是个正常的男人,喜欢的女子就在眼前,要是没点反应,那他就可以去当和尚了。
他并不觉得这样可耻,反而更加坚定了“等久儿成年立马拐上床”的念头。现在,他可以勉为其难的忍一忍。
凰久儿很快在衣橱里找到了几件叠的整整齐齐的衣物,青一色的白色,只在最下面压着一件黑色长袍。
凰久儿看着那件黑色长袍愣愣出神,那时他受伤穿的就是黑色束袖长袍。鬼使神差的将它拿了出来,放在桌上。“衣服我给你拿出来了,你赶紧换上。”
谁知,墨君羽却双手将她抱住,抬起委屈的脸蛋,猛摇头,“不,我要久儿帮我换。”
凰久儿险些沒将自己舌头咬断,让她帮他换?她会手抖的。猛吞了一口口水,将他拉开,“我还是去叫墨护卫来给你换吧。”
崩坏世界的修真者
墨君羽将她搂的更紧了,想也不想的拒绝,“不要!”
本公子的身体可不是什么人都能碰的。
人族大道
由于,他用力过猛,沒把握好情绪,一丝冷气不小心自他眼中溢出。
凰久儿狐疑的歪着脑袋,是她的错觉吗?怎么感觉刚刚他那眼神有点阴森森的,不像是喝醉了的样子。
墨君羽看见她怀疑的小表情,心中警铃大响,赶紧转移她的注意力。“久儿,我好冷。”
说完,很配合的打了个冷颤。
凰久儿将手探上他的额头,温度正常,应该还没发烧。不过还是得早点将湿衣服换下才行,但是看他这个样子,显然是不会自己换。让她替他换?她又怕管不住自己的手。
最后,凰久儿哄小孩似的对他说:“我们来玩个游戏,你闭上眼睛,我就替你换。”
墨君羽微微垂着头,遮住了眼里一闪而过的得逞,喉结默然滚动了下。又在一片迷茫又疑惑的表情下乖乖的闭上了眼睛。
久儿这是害羞了吗?其实他也是挺害羞的呢。如此一来,久儿可是唯一一个看过他身子的人,那他是不是可以让她负责。
想着嘴角不自觉的勾起一抹似有若无的弧度,很轻,很淡。
以至于凰久儿还以为是自己眼花了。修长莹润的手微动,捏了个决打了个清洁术在他身上。随后又将自己一身弄干净了,才开口道:“好了,你可以睁开眼了。”
墨君羽是懵的,满头问号。
他等了半晌沒等到小女人动手,只感觉一阵清爽的感觉伴着花香拂过,如置身在花海里,沐浴在春风里,浑身舒爽。
然后,就听到凰久儿说好了。
好啦?就这?
夺运之瞳
新妻上任:隱婚老公,要二胎 若丟丟
墨君羽睁开带雾的眸子,撇着嘴唇,控诉着她。
凰久儿轻咳一声,指着他身上的衣服,“换好了,你看衣服是干净的。”
我在江湖做女俠 弓誠
骗人是她不对,但是她也是被逼的。
希望他明天能将这一切忘的一干二净,对谁都好。
墨君羽的脸上是迷惑茫然的点头,“噢!”内心是无语的抽搐。
他只是喝醉了酒,不是个傻子。这衣服不就是刚才那件,哪里换了?这么忽悠他,真的好吗?
只是,她到底使的什么术法,这么快就将衣服弄干净了。
久儿真是个迷,等着他慢慢探索。
墨君羽瞳珠微微转动,快速的将凰久儿从上到下过了一遍,心里又默默的加了句:从上一直探索到下。
凰久儿见墨君羽并没有起疑,心里暗暗庆幸,果然喝醉酒的人就是好骗。
“既然沒什么事了,那你早点休息。我先走了。”
然墨君羽又怎会让她如此轻松的离开,小心翼翼的拉着她的袖子,“久儿,我还是好冷,你抱抱。”
凰久儿抓过他的手,触感冰凉,想来应该是有些着凉了。当即毫不犹豫的展开双臂,将人拉入她温暖的怀抱。
墨•狡猾•羽暗暗勾唇,得意的笑。沒想到这招居然这么管用,好机会不能错过。
得寸进尺的再次提出要求,“久儿,我要洗澡。”跟你一起。
“咳咳!”差点被口水噎死的凰久儿真是不忍直视在自己怀里撒娇的墨•小孩•羽,眯着眼,试探性的问道,“洗澡啊,你自己能洗行吗?”
他喝醉了酒,要是不小心掉水里淹死了怎么办啊?
自己给他洗?
脑中又不自觉的回忆起某次撞见他沐浴的瞬间,他的身体还不小心被自己给瞧了,不得不说那身材确实有料。
抿了抿唇,又将眼神投到眼巴巴瞅着自己的墨•小孩•羽身上。瞧他拧巴着眉宇,一副委屈又不敢说的弱小样,心里真是天人交战,纠结的脸都要红了。
恰巧这时,墨林敲门的声音响起,“公子,久儿姑娘。”
凰久儿舒了口气的将墨君羽推开,“我去开门。”
妈呀,来的正好,她差点就要被美色冲昏头脑,脱口答应,还好刹住了。
被强行推开,还保持着抱人姿势的墨君羽,脸色一冷,如巍峨雪山,万年不化。机械的转过头,森森的盯着外面的墨林。
最好是有什么重要的事,要不然这脑子可以拿去喂狗了。
墨林被某雪山盯着也不慌,因为他觉得这事,他绝对做对了。他刚刚可是在外面特意偷听到他家公子说要洗澡,才敢敲门的。
丢给墨君羽一个“公子,你就放心吧”的眼神,转头对凰久儿说:“我是来给你们送洗澡水的。”
随着话落,墨林终于看见了他家公子缓缓的勾起一丝浅浅的弧度,对他露出这两日来的第一次笑。
凰久儿满脸懵逼,刚说要洗澡,就有人送洗澡水过来,怎么感觉像是串通好了的呢。不过这个念头也就一闪而过,毕竟她可是一直跟在墨君羽身边,在她眼皮子底下串通,当她瞎的吗?